不惜枪伤自己,就是想置秦彦于死地。不曾想,竟然会是这般结果,这不得不让曹云心中感到憋屈。他也算是胆大妄为,否则,又岂能做出这样的事情?固然是因为独孤家族的吩咐,更重要的是,他清楚放过秦彦会有什么后果。可是如今,事态的发展已经不能按照他预想的去走,他只能听命行事。

    “怎么?你这样站着岂不是比我还高?”秦彦轻蔑一笑,说道。

    曹云愣了一下,狠狠的瞪了秦彦一眼,意欲发难。然而,胡正德却是狠狠的盯着他,示意他不要意气用事。曹云不得不压住心头的怒火,单膝跪下,说道:“对不起,是我冒犯了您。”

    秦彦缓缓起身,笑了笑,说道:“我早说过,你玩不过我的。这次就这么便宜你,下一次你可没有这么好运气,就算我杀了你,你也奈何我不得。”的确,国安局的人拥有着杀人执照,就算杀了曹云,他也无可奈何。虽然秦彦并非国安局的人,可他如今所做的事情却是以国安局的身份做事,自然,也同样拥有着生杀大权。

    曹云心中憋屈,却又无可奈何,脸色难堪非常。

    转头看了胡正德一眼,秦彦说道:“胡书记,你也不要以为事情这么简单就算了,你必须给我一个满意的交代。否则,你也应该清楚会有什么后果。”

    “放心,我一定给你一个满意的答复。”胡正德说道。

    或许,国安局下属成员的职位和级别并没有胡正德高,然而,因为国安局的特殊性,胡正德也对秦彦恭敬万分。秦彦虽然不知道段北是如何跟胡正德说的,但是,以他对段婉儿的了解,估计段北说的身份是秦彦是国安局的人。

    淡然一笑,秦彦堂而皇之的走出警局。事情既然已经摆到明面上,纵然胡正德跟曹云也是一伙,也绝对不敢冒冒然的公然派人枪杀他,因为这样的后果是他所无法承担的。

    看到秦彦离开之后,胡正德狠狠的瞪了曹云一眼,斥道:“你干的好事。”

    “胡书记,就真的这样放他走?他可是黑社会组织天罚的人,又涉嫌谋杀。”曹云仍然做着最后的挣扎。

    “你还想跟我装糊涂吗?他是国安局的人,别说人根本不是他杀的,就算是,咱们也动不了他。”胡正德说道,“你心里怎么想的你以为我不知道?这些年你做的那些事情,我也都清楚,我一直睁只眼闭只眼没说那也是希望你可以醒悟。如今,你却变本加厉,难道你不清楚国家对反腐有多么重视吗?”

    顿了顿,胡正德叹了口气,接着说道:“罢了罢了,我也不想跟你说那么多了。这次中央没有派中纪委和反贪局的人出马,还是动用了国安局,这说明金陵的事情已经到了刻不容缓的地步,到了必须解决的时候。你还是主动去纪委把事情交代清楚,争取宽大处理吧。”

    “胡书记……”

    曹云愣了愣,本想说些什么却被胡正德挥手打断。“什么也不用说了。你应该比任何人都清楚你做的事情根本没有可能瞒的过去,事发只是迟早的事情。别想着逃走,无论你逃到哪里都会把你引渡回来受审,也别想着有人会替你求情,国家在反腐上的重视度你应该清楚,没有人会在这个时候替你求情。主动交代自己的错误,把自己的事情老老实实的说出来,其他不知道的就不要说,你孩子我会让人好好照顾的。”

    胡正德的话分明就是话中有话,曹云又如何会听不出来?只是如今事已至此,他根本无可奈何,根本没有其他的选择。

    走出公安厅刑警总队的大门,便见段婉儿的车子停在门口,段婉儿靠在车上嘴角含笑的看着他。

    “怎么样?没事吧?”段婉儿问道。

    摇了摇头,秦彦说道:“没事。不过,倒是差点闹出事情来。”

    段婉儿愣了愣,问道:“怎么回事?”

    “边走边说吧。”秦彦说着打开车门坐了上去。段婉儿也不再犹豫,上车,驱车驶离。

    路上,秦彦简单的将刚才发生的事情说了一遍,段婉儿不禁一怔,心有余悸。她也没想到曹云竟然这么狠,若非是胡正德来的及时,真不知道会有什么后果。冷冷的哼了一声,段婉儿说道:“这个曹云也太胆大妄为了,这样的事情也做得出来。”

    呵呵的笑了笑,秦彦说道:“人在绝境的时候往往也是胆子最大的时候,为了自保,会不惜一切代价的。”

    “亏你还笑得出来,刚才我听了都替你捏把汗,若是胡正德来的不及时,恐怕你就死了。”段婉儿瞪了他一眼,责备的语气中却满是关怀之意,“看你下次还敢不敢这么玩,差点玩出火了吧?”

    “我不是暗示你不要跟你父亲说吗?这么一闹的话,我担心他们有了防备,再想调查的话会有很大的难度。”秦彦说道。

    “我如果不说的话,你现在恐怕就已经死了。一句谢谢都没有,反倒埋怨我。”段婉儿嗔了他一眼,埋怨道。

    “哪有,我这不也是担心他们有防备会让我们的行动更加不顺畅嘛。”秦彦讪讪的笑了笑,说道,“不过,也许这是一件好事也说不定,或许这么一闹的话,一些人知道事情的严重性,会主动交代错误。”

    “希望如此吧。”段婉儿说道,“不过我们还是不能寄希望在这里,还是要从独孤家那边打开突破口,只有拿到他们那边的证据,事情才可以更加顺利。本想抓住独孤家的杀手,从他口中问出一些东西,没想到独孤家竟然来这么一手,看来独孤家的确是人才济济啊。”

    顿了顿,段婉儿又接着说道:“我们收到最新的消息,美国黑手党史密斯家族族长最疼爱的孙女来了金陵,应该是跟独孤家族的人接头,也许是有什么行动。我爸让我们盯紧些,千万不能出什么纰漏。”

    “史密斯家族?”秦彦愣了一下,脸色有些怪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