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

    喧嚣的城市归于寂静。凄冷的夜风摇曳着树枝,宛如一个个张牙舞爪的魔鬼,仿佛要吞噬掉这世间最后的一丝光明。

    收到李长生的消息,洪胜今晚就会跟东北虎凌云霄的得力助手旬超交易,具体地点不知。不过,按照他们之前的估计,应该是在郊外一处偏僻的废弃化工厂。这家化工厂原是洪胜的一处产业,后来响应政法的号召,主动停业,之后就一直废弃在这里。不是洪胜不想用这块地皮重建新的企业,而是他发现这里不吸引人的视线,反倒是绝佳的交易地点。

    秦彦和邢天也预先的埋伏好,静等着洪胜等人的出现。直到此刻,秦彦想起洪胜依旧有些替他感到惋惜,这样的人才却偏偏行差踏错,否则将来必会有一番功绩。只可惜,如今他所做的事情根本不能留情。就连天门执法堂的白虎邢天都盯上他,事情哪里还有挽回的余地?

    除他们二人之外,邢天也调派了执法堂的人手配合。秦彦亲自参与行动,邢天可不敢有丝毫的大意,若是他出了什么意外的话,邢天可就万死难辞其咎。

    等!

    等待,是一件十分考验耐心的事情。

    “门主,一会我会给暗号,我的人先动手,等一切都搞定之后你再现身。”邢天小声的说道。

    愣了愣,秦彦微微一笑,说道:“怎么?你是怕我应付不来吗?”

    “当然不是。你是天门的门主,身上责任重大,若是万一你有什么闪失的话,我承担不起,到时我真是万死难辞其咎。”邢天说道。

    “我又怎么能让兄弟们冲锋陷阵,而我却躲在后面?大家既然都是兄弟,自当同生共死。若是我真有不幸,那也只能怪我无能和运气不好,怨不得任何人。”秦彦说道。

    “可是……。”

    邢天本还想继续争辩,却被秦彦挥手阻止。“什么也不用说,就这么决定。”

    邢天愣了一下,说道:“门主,你真的很不一样。”

    “哪里不一样?”秦彦微微笑道。

    “身为天门门主,拥有至高无上的权利和数之不尽的财富,若是换做其他人恐怕不会冒这个险。就算是墨老门主,恐怕也会选择等事情摆平后再出现,而你,却甘愿冒这样的风险。邢天由衷的佩服。”邢天敬佩的说道。

    呵呵的笑了笑,秦彦说道:“也许是我初生牛犊不怕虎,什么也不懂。其实,在很多人看来也许我是至高不上的,然而,我却觉得高处不甚寒。做人最开心的是可以拥有一帮可以过命的朋友,那样的人生才更有价值,如果让我守着这些所谓的权利和金钱而置兄弟的生死于不顾,那我宁愿不做这个门主。在我心里,你们并不仅仅只是天门的人,更是我秦彦可以仰仗的手足,没有你们,我什么也不是。”

    邢天怔了怔,没有言语,心中却更是敬佩不已。能跟着这样的人做事,是一种幸运,一个不把他们当作棋子手下的门主,是难得的。

    “他们来了,别说话。”秦彦低声说道。

    邢天不由转头看去,只见几辆车从两个不同的方向驶进工厂。

    车门打开,旬超从车内走了出来。而另一边,却并不见洪胜的身影,从车内走出来的只是洪胜的一名手下。秦彦见过,是当日开会时其中一个区的负责人袁勇。秦彦不禁愣了一下,眉头微蹙,按照钱国山的说法,洪胜应该会亲自参与交易啊?而且,根据事实推测,洪胜为了巴结东北虎凌云霄,也应该亲自交易才对。可是,却不见他的人,这让秦彦有些疑惑,难道是洪胜知道了什么?

    “怎么不见洪胜?怎么办?”邢天愣了一下,问道。

    “先看看再说。也许洪胜在外面什么地方躲着,没有现身而已。他做事向来小心,这么做倒也不奇怪。”秦彦说道。

    邢天点点头,不再言语,暗号通知手下的人留意周围有没可疑的对象,看看是不是能找到洪胜的踪迹。

    旬超瞥了袁勇一眼,愣了愣,眉头微蹙,说道:“洪胜呢?他怎么没有来?这次的交易可是一笔大买卖,他不来有些不合适吧?”

    “洪堂主临时有要事在身,所以脱不开身,让我跟您说声抱歉。”袁勇说道,“而且,最近天罚总部派了特使下来调查,洪堂主也担心会被他们发现,连累你们,所以也不好出面,还望多多谅解。”

    不屑的笑了一声,旬超说道:“洪胜的胆子也未免太小了吧?山高皇帝远,就算他们知道又能怎样?我们老大一直很欣赏他的能力,如果他能够投靠我们,天罚又算的了什么?”

    秦彦眉头微蹙,心中暗暗的冷哼一声,这旬超果然够猖狂,竟然连天罚也不放在眼中。这也难怪,东北虎凌云霄在东北一家独大,就连天罚在那边也没有什么势力,被压制的根本抬不起头。当初杨昊也曾经试图发展东北的势力,只可惜,一直未能如愿。

    “不知道上次我跟洪胜说的事情,他考虑的如何了?我们老大可是一直在等着回复呢。”旬超接着说道。

    “这个我就不清楚了,洪堂主的事情不是我们可以过问的。不过,我想洪堂主一定会认真考虑的。旬先生,我们还是先交易吧。”袁勇说道。

    旬超也不再多言,点点头,挥了挥手示意自己的手下把钱拿了上来。“这里是两千万现金,全部都是不连号的。货呢?”

    袁勇挥了挥手,吩咐手下把货拿了过来。“都是正宗的泰国货,品质一流。要不要验验货?”

    呵呵的笑了笑,旬超说道:“不用,我相信你们。而且,我也相信洪胜没胆量骗我们,否则天涯海角他也休想可以逃得掉。”

    “洪堂主让我问你们,打算怎么把货运去东北?如果需要帮忙的话尽管知会一声,我们会尽力协助。这虽然是我们第一次合作,但是洪堂主却十分的重视,不希望出现任何的意外。”袁勇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