淡淡一笑,洪胜说道:“在金陵,我能和独孤家族、李长生三足鼎立,你以为靠的是运气吗?独孤家族有独孤白辰这样的高手坐镇,李长生也有罗立和黄沾,他本人更是高手中的高手,如果我没有实力的话,我能在金陵生存这么久吗?”

    “我知道,我也很有兴趣知道你到底凭得是什么,你可别告诉我你其实是隐藏的高手。”秦彦调侃的说道。

    “你现在就能知道。”话音落去,洪胜拍了拍手,顿时涌进来约莫百来人,将秦彦和邢天团团围住。年纪都不大,约莫二十出头的年纪,面容冷峻,每个人的身上都散发着浓浓的肃杀之气。

    秦彦愣了愣,细细的扫了他们一眼,这就是洪胜的底牌?

    “如果是单打独斗,或许他们不是独孤白辰或者李长生的对手,但是这个年代已经不流行单打独斗了。他们都是我在东南亚收养的孤儿,很小的时候就在雇佣军公司接受过各种暗杀的训练,也曾请过泰拳和华夏武术高手教过他们真正的杀人之术。我敢说,即使是独孤白辰面对他们,也没有任何的胜算。”洪胜嘴角勾勒出一抹森冷的笑容,“怎么样?你现在还觉得我没有能力杀你吗?”

    “的确很让我意外。”秦彦说道,“只可惜,你对我了解的还是太少,我的世界不是你可以理解的。”

    眉头一蹙,洪胜冷哼一声,说道:“好,那就让我见识见识我们的特使究竟有多大的能耐。”接着,扫了众人一眼,说道:“动手吧,死活不论!”

    伴随着洪胜的话音落去,百来人很自觉的分成两组,分别围攻秦彦和邢天。刚一交手,秦彦就知洪胜刚才的话不假,这些人也许功夫并不是很高;但是,他们招招都是杀人之术,是一种融合了各种武术在一起的最简单直接的搏击之术,务求以最快捷最简单的方式杀死对方。

    而且,他们显然接受过很好的配合刺杀训练,相互之间的配合无懈可击,每每当其中一人有危险时,其他人的攻击便随之而来,迫使的秦彦不得不放弃,这也在一定的程度上使得他们的攻击力陡增。

    洪胜的话没有错,如果单打独斗,他们甚至在罗立的手里都过不了五十招;然而,在这样的配合之下却是占尽上风,让人根本无法找到破绽。在强大的无名真气引导之下,秦彦尚且可以应付,不至于限于十分被动的局面。可是,邢天就有些苦不堪言,被逼的步步后退,不断的躲闪,根本没有任何的还手之力。若是这样继续下去的话,恐怕用不了多久,就会败下阵来。

    洪胜悠然自得端坐一旁,一副胜券在握的模样。他对这帮手下信心十足,这也是他可以仰仗的资本,是他足以跟独孤家族和李长生三足鼎立的原因。这帮东南亚的孤儿很多在很小的时候就接受过当地一些格杀训练,参与黑市拳赛,本就视生命如儿戏。再经过系统的培训之后,更是如虎添翼。

    秦彦眉头紧蹙,如果继续这样下去的话,他和邢天都会有危险,这可并非是长久之计。转头看了邢天一眼,二人短暂的对视,心领神会,同时拔腿向外逃去。

    “想走?进的来就别想离开!”洪胜冷哼一声。

    分而袭之,这才是上上之选。若是让他们继续团结在一起不停的围攻,任凭秦彦身手了得,只怕也撑不了多久。

    “砰砰砰!”

    接连几记重拳干翻几个!

    二人根本不跟他们正面相抗,采取游击的战术,看准机会,直接秒杀。以秦彦和邢天的强大,完全可以在有机会的前提下,一招秒杀对手。这些人团队协作能力很强,配合也无懈可击,可是单打独斗可就差的太远太远。

    没有多长时间,已经倒下了二十多人。秦彦和邢天出手自不会留情,一旦出手,势必所向披靡,挡着必死。

    洪胜脸上的表情渐渐变的凝重,不再像先前那般轻松。他也很清楚眼下的形势,真的继续这样下去的话,只怕自己的人会一个个死在他们手里。冷哼一声,洪胜说道:“如果你们在这般四处躲闪的话,别怪我对他们不客气。”

    话音落去,洪胜瞥了一旁的手下一眼,后者会意,手中的匕首散发着森冷的寒光抵在杨嫣和段婉儿的脖颈之处。

    秦彦愤愤哼了一声,却又无可奈何。邢天很配合的走进秦彦身边,二人相互协作,若是分开让他们围攻的话,必然会败的更快。这样,倒是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增强他们的战斗力。虽然他们并没有联系过合击之术,但是凭借着高手之间的那份默契,倒是也配合的天衣无缝。

    不消片刻,又有二十多人倒下。对方虽然失去了人数上的优势,但是,互相之间的配合反而更加的默契,秦彦和邢天身上的压力并没有丝毫的减弱。

    “老大,我来吸引他们注意!”话音落去,秦彦根本来不及阻止,邢天已然冲到前方。“砰砰砰”,身上连中几拳。秦彦怎么肯错过邢天不惜牺牲自己换来的机会?身上无名真气陡然间爆增,大喝一声,冲上前去。双手飞舞,拳势宛如惊涛骇浪一般席卷而去,刹那间倒下数人。

    “你没事吧?”秦彦关切的看了邢天一眼。

    邢天擦了擦嘴角的血渍,摇了摇头。

    “不准你再这么犯傻,若是你有什么事情的话,我的压力岂非更大?我还要靠你帮我呢。咱们兄弟,生不能同生,但愿同死!”秦彦说道。

    邢天愣了愣,重重点了点头。一直以来,在天门有着很严格的等级制度,历代门主的眼中他们都只是手下,绝对不会跟他们称兄道弟。而如今,秦彦的这番说法做法,无疑让邢天感动不已,更是心甘情愿替他卖命。

    好在邢天的伤势并非很重,不过,却也在一定程度上让他动作慢了下来。这也使得秦彦身上的压力越发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