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乐虎国际娱乐乐虎国际国际 > 辣手神医 > 第333章 古董拍卖会(四)
    接下来的几样古董,白衣男子没有再叫价,反响虽然也都很不错,却也不再有刚才“复仇”那般激烈的角逐。拍卖会,也渐渐的走向尾声,而秦彦也同样没有再出手。除了“复仇”之外,也的确没有其他东西能够如此的吸引秦彦。

    现在很多所谓的古董收藏家,根本就是只懂些皮毛,仗着自己有钱买下来然后哄抬价格,赚取高额差价。就好像独孤啸天一样,他虽然很喜欢收藏古董,对古董所知并不多。否则,他又岂会不知道“复仇”的真正价值所在?

    拍卖会结束之后,人也都渐渐的散去。白衣男子给冷艳使了一个眼色,径直离去。

    秦彦和段婉儿也起身准备离去,远远的看了琳达一眼,没有上前招呼。琳达依依不舍的看着秦彦,眼神中满是少女的相思之情,倒是有些让秦彦不忍直视。

    “真是个花心大萝卜。怎么样?要不要在她临走之前把她给正法了?我看她肯定是十分乐意的,反正我也不会太介意,想做就去做呗。”段婉儿似真似假的挖苦道。

    “你当我是种马啊?相见不如怀念,有时候突破了那层关系反而会让大家觉得尴尬。再说,她在美国我在华夏,以后岂不是害了她?”秦彦白了她一眼,说道。

    不屑的撇了撇嘴,段婉儿说道:“吆,你还真当自己是情圣呢?你上了她她就要为你守寡一辈子啊?别做梦了,国外比你帅的男人多的去,指不定人家只是图个一时欢愉呢?”

    “那你呢?你是不是也图个一时欢愉啊?”秦彦说道。

    “我?你,我还没有玩够呢,指不定哪天等我玩腻了就甩了。”段婉儿一副女流氓的架势,让秦彦有些哭笑不得。好在秦彦已经习惯段婉儿的说话方式,否则还真吃不消这丫头的疯狂。

    “别动,跟我们走,我们老板要见你。”忽然,两把枪分别顶在了秦彦和段婉儿的腰上,冷声的威胁道。

    秦彦眉头微蹙,说道:“小心点,可别走火了。”

    “别废话,跟我们走!”枪手斥道。

    两人的目光短暂对视,段婉儿瞬间会意,身子微微一撇。与此同时,秦彦一手抱著段婉儿,转身一脚狠狠的踢在段婉儿身旁的那名枪手身上。“砰”的一声枪响,枪手的身体倒飞出去,不自觉的扣动扳机,射中不远处一名女人的胸口。

    刹那间,会场变得一片混乱,人们纷纷的往外挤。这里的人,哪个不是身家过亿?越是有钱越是胆小啊,可不舍得无缘无故的在这里丢掉性命。

    秦彦没有任何的停顿,反手扣住另一名枪手的手腕,用力一拧。枪手吃痛之下,手枪跌落下去,秦彦顺手接住,顶在他的脑门。“你老板是谁?”秦彦冷声问道。

    枪手愣了愣,趁秦彦不留神之时,脑袋微微一偏,顺手一拳狠狠的砸向秦彦的胸口。“找死!”秦彦冷哼一声,后发先至,一拳重重的砸在他的身上。清脆的骨骼断裂声传来,枪手一下跪倒在地。秦彦反手扣住他的脉门,冷声说道:“带我去见你们老板!”

    “秦彦……。”段婉儿愣了愣,担心的看了他一眼。

    “我没事,你先走!”秦彦给她一个宽慰的眼神。

    段婉儿愣了一下,还是依言离去。她知道,自己即使留下也根本帮不上什么忙,反而会成为秦彦的累赘。离开,反而是最好的帮忙。

    白衣男子瞥了一眼,若有所思的皱了皱眉头,冷声说道:“小心一点,不要被他发现咱们的事。”

    “首领放心,我知道该怎么做。”冷艳说道,“首领,这里太危险,你先走!”

    微微点点头,白衣男子举步离去。

    对于这样的事情,他并不十分的热衷,打打杀杀的事情对他而言,若无必要,他是绝对不会亲自动手的。况且,他的眼里如今只有“复仇”,哪里还容得下其他的东西?这件事情跟他没有半点关系,完全没有必要掺和进来。

    另一边,独孤啸天看到这般情形,眉头微蹙。瞥了一眼脸色担忧的琳达,说道:“琳达小姐,你还是先走吧。我的人会送你去机场,我就不亲自送你了,代我跟老爷子问声好。等我到美国之后,再亲自登门拜谢。”

    “好。”琳达皱了皱眉头,隐隐感觉到事情似乎有些不对。不过,眼下她也帮不上什么忙。秦彦和独孤啸天大战在即,自己离开反而是最好的选择,如果可以,在美国帮秦彦解决独孤白辰,这也算是帮秦彦一个大忙了。

    独孤啸天也不再多言,挥了挥手,示意手下送琳达去机场。

    路过秦彦身边的时候,琳达投去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小声说道:“小心!”

    秦彦微微一笑,点了点头。手指用力,顿时,枪手疼的一阵龇牙咧嘴。“走,带我去见你老板!”

    若非秦彦担心枪手乱来,会伤到段婉儿的话,刚才他根本不会反抗,任由他们带自己过去就是,也不必这么麻烦。但是,让自己的性命交托在别人手里,秦彦可不放心。保不准枪手一时不小心真的走火,自己岂不是死的冤枉?

    枪手哪里还敢反抗,乖乖的领着秦彦到了会场后台的一个巨大包厢内。里面堆满了人,除了刚才负责组织拍卖的拍卖公司人员,还有十几人站在那里,却不见有什么领导的人物。当看到秦彦挟持着枪手进来,拍卖公司的人一阵慌乱,其余那十几个人却是纷纷警惕的盯着他。

    “是谁要见自己?还动用这么大的阵仗?”秦彦的脑海中不由的浮现出那个白衣男子的身影。该不会是他吧?刚才自己那样抬价,他肯定怀恨在心。

    不过,看刚才的情形却又不像是他。刚才在会场看到自己制服枪手时,只是淡淡一瞥,并未有其他任何反应,这足以说明根本不是他指使的。那……,剩下唯一的解释只有一个人了,独孤啸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