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先生,久仰大名了!”

    伴随着一阵带有些许嘲讽味道的话语落下,独孤啸天缓缓走了进来。

    秦彦并未觉得奇怪,这本就是意料之中的事情,淡淡一笑,说道:“独孤家主想见我的话知会一声就好,何必弄这么大的阵仗。不好意思,不知道这是你养的狗,否则我下手也轻一点啊。”

    话音落去,秦彦松开枪手,一脚狠狠的踹了出去。下手可没有留情,直接踢晕了过去。

    独孤啸天眉头微蹙,冷笑一声,说道:“像这样没用的奴才,一点礼数也不懂,冒犯了秦先生,死了也是活该。”接着,转头扫了一眼拍卖公司的人,淡淡的说道:“剩下的是我们私人的事情,不关你们的事,走吧!”

    拍卖公司的人自然是求之不得,他们可不想掺和这样的是非之中,忙不迭的逃了出去。

    “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独孤家主是刻意引我来拍卖会的,对吗?”秦彦淡淡一笑,说道。

    不置可否的笑了笑,独孤啸天说道:“这些古董对我而言可都是宝贝,若不是为了秦先生,我又怎么舍得拿出来卖呢?不抛一个大的诱饵,秦先生又怎么会送上门?以秦先生的智慧,一定想弄清楚我的目的,肯定是会来看一看的。哦,对了,说起来刚才还要谢谢秦先生,若不是你帮忙抬价的话,那把复仇也卖不了那么高的价钱。”

    “不用谢,怕就怕那反而会使敲响你丧钟的锤子。”秦彦微微笑着,说道,“早就听闻独孤家主无论才智武功皆是上上之人,带领着独孤家主创出如今这般辉煌。只可惜,也是你的谈乱给独孤家敲响了丧钟啊。”

    “是吗?我并不这么觉得,我相信人定胜天。只要杀了你,我就有足够的时间离开华夏,到时天大地大,还不任由我翱翔吗?”独孤啸天得意的笑着,仿佛一切尽在掌握之中。

    “你就那么肯定我一定会来?”秦彦问道。

    独孤啸天轻蔑一笑,说道:“当然。我特意给琳达小姐邀请函,就是让她给你的。虽然我不清楚你们之间到底有什么样的关系,但是我敢肯定她一定会把邀请函给你。而你,自作聪明,想要弄清楚我的目的,也必然会来。先下手为强,这个道理我想你不会不明白吧?我想,即使我不对你动手,你也很快对我动手了吧?与其如此,我倒不如先动手解决你,至少还可以掌握主动。”

    秦彦愣了愣,不得不佩服独孤啸天的心机,一切的确如他所料。“既然你知道我和琳达之间的关系匪浅,那你可曾想过,如果我有什么事情的话,史密斯家族还会收留你吗?没有了史密斯家族这棵大树替你们遮风挡雨,到了美国,你独孤家族也只有被别人吞掉的份。”

    “我当然清楚。但是,我更知道只要你死了,史密斯家族不会为了一个死人而放弃在他们眼前的利益。史密斯家族在美国的地位日渐降低,他们需要有更加强劲的实力注入,帮他们对抗外敌。而我独孤家族无疑是最合适的人选,史密斯家族又怎么会因为你的死而放弃跟我们的合作呢?”独孤啸天自信的说道。

    秦彦皱了皱眉头,不得不承认独孤啸天的话说的很对。的确,自己虽然跟史密斯家族有些交情,但是,也说不上十分的深厚,更别谈是可以生死相托的那种。为了家族的利益考虑,琳达的爷爷又岂会真的因为自己死在独孤家族的手里而不惜报复独孤家族替自己报仇呢?只怕,即使是说服他放弃对独孤家族的合作,也是因为琳达在其中不断的说合吧?

    淡淡的耸了耸肩,秦彦说道:“即使这样,那又如何?独孤家主不会天真的以为凭你这些人就想杀了我吧?”

    不屑的笑了笑,独孤啸天说道:“我知道你身手了得,但是你不知道的是,这十几人都是我独孤家最精锐的弟子。不仅作战经验丰富,而且,每一个都愿意为独孤家而死。更重要的是,他们十几人联手,就算是我在他们手里也过不了十招。你自觉你的功夫能胜过我多少?”

    秦彦眉头紧蹙,独孤啸天既然设下这样的局,肯定有很大的胜算;否则,决计不会冒这样的险。跟自己估计的一样,独孤啸天即使不想争夺天罚的地盘,也一样会除掉自己,给他们争取更多的时间转移资产。

    “秦彦,我们独孤家与你无冤无仇,可你却偏偏与我们为敌。若非是你的搅局,独孤家又何至于要走今天这一步?若不杀你,焉能让我出了心中这口恶气?”独孤啸天愤愤的说道。

    “多行不义必自毙。”秦彦冷笑道,“独孤家走到今天这一步完全是你们自己酿下的恶果,即使没有我,你们也一样法网难逃。再说,咱们也并非是无怨无仇。事到如今,我也不怕告诉你,独孤啸林和独孤风林都是我杀的,我也知道迟早有一天你们会找我报复。与其如此,我倒不如先下手为强。这可是你说的。”

    独孤啸天愣了愣,面容因为愤怒而变得扭曲,狠狠的瞪着秦彦,冷声说道:“真的是你杀的,真的是你杀的。好,很好,倒算是条汉子,敢做敢当。你也算是江湖人,应该清楚血债血偿的道理,今天我就杀了你,替我二弟和儿子报仇。”

    淡然一笑,秦彦说道:“你不必着急,很快你和你其他两个儿子都会下去陪他们,黄泉路上也好有个伴,不至于太寂寞嘛。”顿了顿,秦彦冷笑一声,接着说道:“独孤家族,哼,我看你们是得意忘形的太久,忘记这个世界上还有你们不能得罪的人。”

    天王令出,众派皆服!

    凡是古家族门派传承弟子,谁能不记得这样的严令?只是,时间太久,天门久不出江湖,已被人淡忘。而他,更不知秦彦乃天门门主。

    “这么热闹啊?怎么能少得了我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