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算了,反正我也没指望你帮我什么。我之所以答应帮你,也仅仅只是因为婉儿的关系。”秦彦摆了摆手,很是“大度”的说道。

    顿了顿,秦彦接着说道:“你刚才推测也不是不可能,也许独孤家的背后真的是有人在暗中策划。如果真的有这样一个人,我相信无论是城府还是功夫都相当了得,你想查到他估计很难。人家既然敢杀了独孤啸天,就一定不怕你会查到。”

    “我知道。不过,不管怎样还是要调查,总不能置之不理吧,希望会有好的消息。”段北说道。

    脑海中忽然浮现出一个身影,秦彦说道:“我倒是觉得还有另一种可能,会不会是因为对方是独孤啸天的仇人,所以从我们手中救走他只是为了想亲手报仇呢?在古董拍卖会的时候,有一个男人竞标复仇之刃,此人绝不简单。你可以想办法调查一下。”

    “哦?好,我回头找人查一下。”段北愣了一下,点点头,说道。

    “对了,我收到美国传来的消息。约翰家族的长子乔治被杀,应该是独孤白辰动的手,如果我没料错的话,他应该已经知道独孤家的事情,很快就会回国。”段北接着说道,“你要小心一些,独孤白辰知道这件事情跟你有关,绝对不会善罢甘休。”

    “你不是已经安排好了吗?只要他一回国,立刻将他拘捕。”秦彦淡定自若,没有任何担忧之情。

    冷静,越是混乱的时候越要冷静。并非是秦彦盲目自大,而是他很清楚即使担忧也没有任何用,只有冷静的安排好一切,才可以真正的坦然迎接对方的挑战。

    “虽然我都已经安排好,但是,谁也不知道独孤白辰会在哪里入境。如果他不是从金陵入境,想找到他恐怕不是那么容易。而且,发生了这样的事情,独孤白辰必然会更加小心谨慎。我只是提醒你一句,于公于私,我都不希望你有事。”段北说道。

    点点头,秦彦说道:“放心吧,我不会有事。”

    犹豫片刻,段北小心翼翼的问道:“那……,那个……,秦彦啊,上次让你帮忙联系段南,有没有他的消息?”

    “嗯。已经找到他的下落,把你的话也转达给他了。至于他要不要回来,那就是他的事情,我也帮不上什么忙。”秦彦耸了耸肩,说道。

    其实,秦彦的心里还是希望段南可以回去见见,无论过去怎样,终究血浓于水。有什么比家人更重要呢?况且,天门的规矩也的确有些不通人性,秦彦也正好可以借此机会废除。让一个人完全的忘记家人朋友,那是一件很没有人性的事情。

    “他在哪里?你告诉我他在哪,我去找他。”段北激动的说道。

    尴尬的笑了笑,秦彦说道:“这个我不能告诉你。其实,我觉得他也是想回来的,只是可能过不了心里那一关,多给他一点时间,我相信他可以想通。”

    段婉儿愣了一下,问道:“你认识我二叔?听你刚才的话,你肯定认识他,对不对?”

    “啊?那个……,那个……。”秦彦讪讪的笑了笑,说道,“的确认识,在岛国的时候见过一面。”

    “你们真的认识?既然认识,那就更好办了。你把他的住址告诉我,我即刻过去找他,无论如何,我都会劝他回来。”段北激动的说道。

    “告诉你也没有用,你的身份根本出不了国。”秦彦说道,“况且,我答应过他不能告诉你,男子汉一言九鼎,我不能不守诺言。相信我,我会尽力说服他,你给他一点时间,我相信他可以想通的。”

    无奈的叹了口气,段北也没再强人所难,“那你有他电话吗?把他电话给我,我给他打个电话。这样总行了吧?”

    秦彦没再拒绝,点点头,把段南的电话告诉了他。段北有些激动的掏出手机,准备给段南拨过去。这么多年没见,段北又怎么能不想念这个弟弟呢?血浓于水,段北想着马上就可以听到他的声音,心里有些起伏不定,也同样十分的忐忑。他怕,怕段南会不听自己的劝,毕竟,当初他是那么固执的离开段家,这么多年都没有联系。

    此时,段北的手机却忽然响起。瞥了一眼,段北眉头微蹙,接通电话。简单的说了几句之后,段北挂断电话。目光看向秦彦,面露难色。

    秦彦愣了愣,诧异的问道:“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有什么话就说吧,干嘛吞吞吐吐的。”

    深深的吸了口气,段北说道:“刚刚接到滨海那边的电话,沈惊天在家被人杀了,他妻子韩奕萱也死在家中。”

    “什么?”秦彦浑身一震,“呼”的一下站了起来。

    “你再说一遍!”秦彦有些不相信自己的耳朵。

    “沈惊天和他妻子韩奕萱昨晚在家中被人所杀。”段北说道。

    “怎么可能?他们得罪什么人了吗?是谁做的?”秦彦厉声问道。语气冰冷如刀,夹杂着丝丝阴冷的气息。抛开沈惊天是沈沉鱼的父亲不说,单单就是沈惊天本人,秦彦也对他十分敬仰。乍闻他的死讯,秦彦难免会觉得难以接受,愤怒难当。

    “滨海公安局已经介入调查,暂时没有任何线索。”段北说道,“依我推测,应该跟最近惊天集团被人疯狂打压股价的事情有关,很明显是有人在暗中针对惊天集团。这件事情恐怕没有那么简单。”

    顿了顿,段北接着说道:“秦彦,你可要冷静点,别闹出什么事情。”

    “冷静?你让我怎么冷静?那可是我准岳父。他被人杀了,我能当什么事情都没发生吗?”秦彦愤怒的说道,“不管是谁做的,我一定把他挖出来,血债血偿!”

    沈惊天是你准岳父,那我是什么?

    段北愣了一下,说道:“你可千万别胡来。滨海市公安局已经介入调查,这件事情交给他们去办就好,要相信法律。”

    “狗屁的法律,别跟我扯这些没用的!”秦彦怒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