殡仪馆!

    当秦彦赶到的时候,已经堆满了人,门口停放的豪车数目惊人。以沈惊天在滨海市的身份和地位,几乎滨海有头有脸的商家都来了,就连政府官员也来了不少。黑白两道齐聚,可谓空前绝后。

    “有客到!”

    伴随着主持人的话音落下,秦彦走了进来。所有人的目光也都聚集到他的身上,多数人并不认识他,也都暗暗猜测着他的身份。目光瞥向一旁身披孝衣跪着的沈沉鱼和沈落雁姐妹,秦彦感同身受般觉得心疼。

    三鞠躬之后,秦彦走到沈沉鱼的面前,说道:“对不起,我回来晚了!”

    “不能怪你。”沈沉鱼紧紧地咬住嘴唇,极力的压制着内心的悲恸。

    “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尽管说,你也不要太难过,现在最重要的就是处理好叔叔的后事。”秦彦柔声说道。

    “我没事,你放心吧。”沈沉鱼说道。

    这个外表坚强的女孩总是不愿意在别人的面前展露自己的柔弱,即使此刻心中悲愤交加,却依旧极力的压抑着。

    “有客到!”

    主持人话音落下,秦彦转头看去,只见一名中年男子在两名保镖的簇拥之下走了进来。鞠躬之后,径直走到沈惊天遗体前,扫了一眼,嘴角浮出一抹笑容,“沈惊天啊沈惊天,我们斗了一辈子,没想到你这么早死。以后没了你,这生活该有多么无聊啊。”

    转身走到沈沉鱼和沈落雁姐妹面前,目光从她们身上扫过,最后落在了沈落雁的身上。“你是沈惊天的次女沈落雁吧?以后惊天集团是不是由你负责?沈惊天虽然死了,惊天集团如今也是危机重重,不过,我可不会手软的。”

    “你走,这里不欢迎你。”沈沉鱼眉头紧蹙,搂住沈落雁,狠狠的瞪着中年男子。

    “胖子,以后我陪你玩!”秦彦冷声说道。

    中年男子愣了愣,诧异的看了他一眼,问道:“你是谁?”

    “你又是谁?”秦彦反问道。

    不屑的笑了笑,中年男子说道:“连我都不认识?你有什么资格跟我玩?沈惊天都不是我的对手,更何况是你?记住我的名字,我叫宁浩。”

    “好,很快你会跟沈总在黄泉路上相见的。”秦彦冷声说道。

    在场的众人无不惊讶万分,不清楚秦彦身份的人更是惊骇不已,暗暗地想,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啊,竟然敢这么跟宁浩说话。

    宁浩眉头微蹙,冷哼一声。身旁的两名保镖狠狠的瞪了秦彦一眼,上前就欲动手。宁浩伸手挡住,冷笑一声,说道:“小子,我记住你了!”

    “不送!”秦彦冷声道。

    狠狠的瞪了秦彦一眼,宁浩转身离去。

    走到一旁坐下,秦彦看了身旁的梅雪琴一眼,愣了愣,叫道:“阿姨!”

    点点头,梅雪琴说道:“沉鱼的心情很不好,你帮忙劝劝她。”

    “放心吧,阿姨。”秦彦说道。

    “还有,有时间去我家一趟,把你上次送的那副画拿回去。我是国家公务员,不能收那么贵重的礼物。”梅雪琴淡淡的说完,扭过头,不再言语。

    秦彦愣了愣,讪讪的笑了笑,看来她对自己还是没有任何的好感啊。估计也就是看在沈沉鱼的面子上才没有跟自己翻脸,不过,要让她真正的接受自己估计还需要一段时间。

    秦彦也不再言语,想起刚才的宁浩,眉头紧蹙。看刚才的情形,他似乎跟沈惊天有很大的仇怨,难道沈惊天的死跟他有关?秦彦的眼神中迸射出阵阵杀气,冰冷而暴戾。

    一旁的梅雪琴显然察觉出秦彦的异样,愣了愣,转头看向他,说道:“惊天的死我们已经在调查,你可别乱来。如果你犯法的话,我一样会抓你,明白吗?”

    淡然一笑,秦彦说道:“有些事情即使明知不可为,也要为之。蛇有蛇路,鼠有鼠路,你们查你们的,我做我的。我不会放过杀死沈叔叔的人,如果你有证据的话,可以抓我。”

    梅雪琴眉头微蹙,诧异的看着他。忽然间,她觉得好像有点看不清这个年轻人,那深邃的眼神里似乎隐藏着很多自己也看不懂的东西。他真的只是个诊所的小医生吗?以刚才秦彦和宁浩对话的表现来看,他可不像只是个小医生那么简单。

    “你可别想用江湖的手法去替他报仇,否则,到时候别怪我不讲情面。”梅雪琴说道。

    秦彦微微耸了耸肩,不置可否的笑了笑,不再言语。不是他不相信警察的能力,也不是他不相信梅雪琴不会认真去调查,而是,他从小就生在江湖,也习惯了以江湖的方式去处置一些事情。血债血偿,这是江湖人的手法。

    “余总,现在沈惊天死了,惊天集团需要人出来管理。我想,董事会一定会推举你接管惊天集团的,恭喜恭喜啊。”

    “如果不是沈惊天一意孤行,惊天集团也不会变成现在这样。如果让我管理,我一定会领导惊天集团重新站起来,再创辉煌。”

    “余总的能力大家是有目共睹的,我们也都很希望你能站出来主持大局。余总,你说是谁杀了沈惊天啊?咱可得好好谢谢人家,如果沈惊天不死的话,余总也不会有机会出来主持大局啊。”

    “这话可不能乱说,若是让别人听到还以为是我找人杀了他呢。虽然我跟沈惊天在公司的管理上存在很大的分歧,但是,我还是挺佩服他的能力的。只是,他这次的确做得太过分,才让惊天集团面临如今的困境。”

    身后不远处,传来两人的窃窃私语。秦彦扭头看了过去,眼神从他们的身上扫过,记下他们的模样。

    沈惊天的死很有可能牵涉到利益的斗争,这个所谓的余总也很有可能为争夺惊天集团的主事权找人杀死沈惊天也不一定。任何哪怕一点点的线索,秦彦都不想错过。沈惊天的死很蹊跷,也很奇怪,其背后必然有着什么巨大的阴谋。就算是出于对沈沉鱼的保护,秦彦也不能轻易的放过那个害死沈惊天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