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乐虎国际娱乐乐虎国际国际 > 辣手神医 > 第355章 放虎归山
    独孤白辰的八卦掌在古老的八卦掌掌法上进行了改良,又不同于如今世面上的那些八卦掌法,倒是颇难应付。不过,秦彦有无名真气护身,五感敏锐,倒是每每都能躲过独孤白辰的进攻。

    显然,秦彦无心恋战,只是一味的采取防守的措施,而没有进行过任何的反攻。在这样的情况之下,难免会有些束手束脚。沈沉鱼显然看出了秦彦的态度,眉头微蹙,纵然秦彦的功夫再好,在这样的情况之下,只怕最后也会落败吧?只是,此刻他又没办法多说什么。

    “你这是什么意思?瞧不起我吗?你如果继续这样的话,你只会输。”独孤白辰停下进攻,眉头紧蹙,不满的说道。

    秦彦无奈的叹了口气,说道:“我并不想跟你作生死之争。独孤家的事情的确是我做的,如果能用其他方式让你报仇的话,我都愿意。我很佩服你,不想我们之间不是你死就是我活。”

    “哼!”独孤白辰冷哼一声,说道:“血债必须要用血来偿。你我之间今天只能有一个人活着离开,我不想赢得不光彩。你如果真的佩服我,那就拿出你真正的实力,即使是死在你的手里,我也死得其所。”

    同样,独孤白辰也很欣赏秦彦,有种惺惺相惜的感觉。只可惜,造物弄人,他们之间注定了是敌人。

    事已至此,秦彦也无可奈何。深深的吸了口气,秦彦说道:“既然如此,得罪了!”话音落去,秦彦猛然间一拳狠狠的砸向独孤白辰的胸口,快如闪电,眨眼间就到了眼前。独孤白辰嘴角溢出一丝笑容,挥手反击。

    两人你来我往,拳影交错,难解难分。沈沉鱼和沈落雁姐妹看到目瞪口呆,宛如在看一场动作电影,精彩万分。然而,只有当事人才知道这看似精彩的打斗之中到底充满了多少的危险,任何一方稍微有一点点的疏忽,很有可能就是命丧当场的结果。

    “砰砰!”两声,两人各种对方一拳,身形“蹭蹭蹭”的后退几步。

    独孤白辰愕然的看了秦彦一眼,嘴角滑过一丝笑容。难得遇上真正的对手,独孤白辰此刻心中没有丝毫的仇恨,而是一种想要跟这样的对手一较高下心情,是想要超越自己的心情。体内血气翻滚,独孤白辰只觉口中一甜,慌忙的忍住,硬生生的将那口鲜血咽了下去。

    秦彦也是暗暗的佩服不已,自己可是在老家伙变态的下学习了这么多年,又有无名真气护身,加上老家伙从小不断的用草药给他泡澡。可以说,秦彦如今虽非是刀枪不入,但是抗击打能力以及恢复力无人可比。饶是如此,独孤白辰此刻却未落败,这不得不让秦彦称赞有加。当然,最关键的原因还是秦彦根本没有杀他之心。

    哈哈一笑,独孤白辰说道:“痛快,好久没有打得这么痛快的。我不得不承认,如果换个时间换个地点,或许我们可以成为朋友。不过,今天我们之间必须分出生死。即使我死在你的手里,也死的无怨无悔。来吧!”

    话音落去,独孤白辰再次冲了上去,一往无前。大有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的悲壮。

    秦彦笑了笑,也不再留手,这种惺惺相惜的感觉若非当事人实难明白其中的感觉。进退之间,秦彦的速度明显快了许多,动作威猛而有力,每每两人招式对接式,独孤白辰总能感觉到有一股强大的压力涌来,胸口仿佛招到重拳击打,难受非常。

    然而,独孤白辰却并未有任何的愤怒,反倒觉得更加的畅快淋漓。跟这样的高手交手,才是他平生所求,纵然死在对方手中,那也无怨无悔。

    看准时机,秦彦大喝一声,快步冲了过去,一拳狠狠的砸在独孤白辰的胸口。独孤白辰只觉胸口一阵疼痛难当,不由自主的后退几步。秦彦紧跟而上,“砰砰砰”接连几拳砸在他的身上,刹时,独孤白辰犹如断线的风筝一般倒飞出去,重重的摔倒在地。

    支撑着站了起来,独孤白辰“哇”的一声吐出一口鲜血,脸色苍白如纸。脸色颓然,自己始终还是胜不了他。惨然一笑,独孤白辰说道:“你赢了,动手吧!”

    若是其他人,只怕不会如同独孤白辰这般公然约战吧?而独孤白辰却没有想着要用沈落雁去威胁他,单单是这份气度,已经让秦彦佩服不已。深深的吸了口气,秦彦说道:“你走吧!”

    独孤白辰愣了愣,说道:“你可要想好,就算你放我走,我还是一样会找你报仇的。放虎归山的道理你不会不懂吧?”

    淡然一笑,秦彦说道:“我明白,可是我觉得没有必要杀你,也不想杀你。如果你要找我报仇,我随时恭候。”

    “你不怕我用其他卑劣的手段去威胁你?不怕我伤害你身边的人报复你?你知不知道你这么做是非常意气用事的行为。我劝你还是杀了我,无谓因为自己一时的意气而造成无法预知的后果。”独孤白辰说道。

    “我相信你不是那样的人。如果你想用我身边的人威胁我,刚才也不会选择跟我挑战了。虽然我们这算是第一次真正的见面,但是,我相信你。”秦彦微微的笑着,说道。眼神中散发出的那股真诚毫无掩饰。

    独孤白辰怔在当场,心中对秦彦的恨意不知为何此时竟然荡然无存,反而有一种发自内心的尊敬。他完全由能力杀了自己,根本不必这么做,不必要冒这个风险。可是,他却选择的是相信自己。

    深深的吸了口气,独孤白辰说道:“我会再来找你的。”

    “随时候教!”秦彦微微一笑。

    独孤白辰愣了愣,看了秦彦一眼,转身离去。

    看着他离去的背影,秦彦嘴角溢出一抹笑容,他不知道自己这么做到底对不对,只是他内心此刻根本不想杀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