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多久,满满一桌子的饭菜全部上齐。

    “来吧,吃吧!”秦彦坐下,笑着招呼。

    看着这满满一桌子色香味俱全的佳肴,杨嫣也是食欲大开。自从她生病之后,胃口一直很差,每天都是勉强的吃些东西,只是为了维持身体基本的需求。夹起一块糖醋排骨偿了一口,杨嫣赞不绝口。白雪的话没有骗人,秦彦的厨艺的确可以媲美很多顶级厨师。

    “怎么样?味道还行吗?”秦彦问道。

    “很好,足以跟那些顶级餐厅的美食媲美了。”杨嫣毫不掩饰的赞扬道。

    微微的笑了笑,秦彦说道:“那就好。我老家算是安徽那边,做的菜基本上算是徽菜的一种,怕你吃不惯呢。”

    “很好吃,真的。”杨嫣说道。

    “来吧,赶紧吃吧!”秦彦微微的笑着。看着别人大快朵颐的吃着自己做的东西,对他而言也是一种享受。

    白雪可不用他招呼,早就开始狼吞虎咽起来,丝毫不顾及自己的形象。现在多说一句话都是浪费,应该抓紧时间多吃点那才是真的。

    “秦彦!”一个声音很突兀的想起。

    三人不由停下,转头看去。“独孤白辰?”秦彦心里愣了一下,微微一笑,问道:“有事吗?”

    “我想和你再比一次。”独孤白辰说道。

    今天在去招标会的路上幸亏独孤白辰及时出现,否则若是被那些人耽误一点时间的话,最后花落谁家可就说不准了。这个有些执拗的小子,执拗的有些可爱。

    微微的笑了笑,秦彦说道:“可是我在吃饭呢。”

    “没关系,我等你!”说完,独孤白辰静静的站在诊所外,一言不发。

    秦彦哑然失笑,问道:“吃过没?”

    独孤白辰摇了摇头。

    “来吧,坐下一起吃吧!”秦彦招呼道。

    独孤白辰愣了愣,道了声谢谢,随即走到位置上坐下。秦彦对白雪使了个眼色,说道:“去厨房拿副碗筷出来。”

    白雪诧异的看了独孤白辰一眼,心中有些疑惑,起身去厨房拿了一副碗筷递给独孤白辰。她,显然是看出了独孤白辰是个高手。

    也许是秦彦的饭菜做得味道实在太好,以至于满满一电饭锅的饭吃的干干净净,就连杨嫣吃了也有三碗,连她自己都有些不敢相信。

    “多吃点补充更多地营养对你的身体会有很大的帮助,以后我会经常做饭给你吃,只要你不嫌弃就好。”秦彦看了杨嫣一眼,微微的笑着。

    “怎么会呢?只是这样太辛苦你了。”杨嫣感激的看着他,说道。

    “不辛苦,不辛苦,医者父母心,这食疗也是治疗病情的一种。”白雪慌忙的说道,生怕秦彦借此机会推却,以后就很难再吃这么好的饭菜。

    秦彦哑然失笑,剜了白雪一眼。

    “吃饱了吗?”转头看向独孤白辰,秦彦问道。

    “嗯!”独孤白辰点头应了一声。心中升起一股很奇怪的感觉,看到他们之间相处的那么融洽,那么和谐,羡慕不已。从小到大,独孤家即使人丁兴旺,家里的气氛也永远不会这样,似乎总是欠缺了一点什么。

    “休息会,喝杯茶吧!”秦彦微笑着说道。接着吩咐白雪泡了两杯茶端上来,“把碗筷收拾一下!”

    “尝尝,我老家的茶叶,市面上买不到。”秦彦微笑着招呼道。

    独孤白辰点点头,抿了一口,整个人瞬间怔住。在独孤家,独孤啸天经常说他的心态像是老年人,不喝咖啡,不去夜店,每天除了练武就是喝茶。世界各地各种各样的好茶独孤白辰都尝过,可是唯独这个茶叶的味道让他回味无穷。

    “怎么样?”秦彦问道。

    “很好!”独孤白辰的回答让人有些啼笑皆非,不过,秦彦却并不在意。

    喝完茶,独孤白辰放下茶杯,说道:“我在外面等你!”说完,起身走到门外。

    “他是谁啊?”杨嫣诧异的问道。

    “独孤白辰!”秦彦微微笑着回答。

    “独孤白辰?”杨嫣愣了愣,担心的说道,“小心些。”

    秦彦跟独孤家的恩怨杨嫣知道,也知道独孤白辰是独孤家的第一高手,心中不免担忧。殊不知,秦彦已经跟独孤白辰会过面,也进行过一场生死的较量。

    “放心吧,我没事。”微笑着点点头,秦彦起身走了出去。

    “老规矩,我们既分胜负,也决生死,希望你不要留情。”独孤白辰说道。

    “明白!”秦彦笑着点点头。

    不管独孤白辰怎么想,至少在秦彦的心里,他是没有想过要杀死独孤白辰。即使是这个时候,也是一样。不过,秦彦也明白,在决斗中他不会留情,那是对独孤白辰的侮辱,也是他无法接受的事情。

    独孤白辰深深的吸了口气,平复自己的心情,大喝一声朝秦彦冲了过去。形意拳中糅合八卦掌,八卦掌中糅合形意拳,让人有些应接不暇,淬不及防。更重要的是,独孤白辰显然认真的总结过自己上次失败的原因,身手有了很大的进步,这也是让秦彦吃惊的地方。

    不过,短短几日的时间,独孤白辰就可以做到这样。如果再多给他一些时日的话,只怕独孤白辰的进步会让自己也不敢相信吧?而且,独孤白辰显然针对秦彦的招式做过很深的研究,每每可以避开秦彦的进攻之时,以很刁钻的角度进行反攻。

    屋内,白雪紧紧的盯着这一幕,暗暗赞叹不已。更是暗暗的自问,如果是自己的话,能使独孤白辰的对手吗?

    “砰!”秦彦一拳狠狠的击中独孤白辰的胸口,紧接着飞身一记侧踢狠狠的砸在他的脖颈之处。独孤白辰一个踉跄,跌倒在地,目光惊讶的看着秦彦,自己还是输了。

    “你不用觉得意外。我精通百家拳,你如果研究我的招式的话,你根本不可能胜过我。真正的招式,不在这里!”秦彦指了指自己的手臂。“而是在这里!”接着指了指自己的心。

    “你走吧!”秦彦微笑着说道。

    独孤白辰深深的吸了口气,支撑着站了起来,没有说话,转身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