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特意跑来找我应该不仅仅只是为了这件事情吧?”秦彦问道。

    “还有一件事,一件很重要的事。”薛冰点点头,说道,“根据我们最近收到的消息,江湖上新崛起一个组织,代号遮天。他们四处的攻城掠地,倾吞了很多公司的资产,很多大型企业因此而倒闭。我在想,惊天集团的事情会不会跟这个遮天组织有关。”

    “遮天?”秦彦喃喃的念了一声,眉头紧蹙。天门,遮天,不知道是巧合还是刻意,这名字似乎有些针对天门而来。秦彦的脑海中不由的浮现出皇擎天的身影,难道是他?虽然上次在金陵的时候似乎皇擎天并未做什么出格的事情,但是,秦彦也摸不透他的心思。

    “知道他们的首领是谁吗?”秦彦问道。

    摇了摇头,薛冰说道:“暂时还没有查出来。遮天的成员行事非常的诡秘,不似一般的江湖组织,他们不参与黑道的争斗,只针对一些大型的集团下手,倾吞他们的资产。至于背后真正的目的,眼下也还没有查出什么消息。前段时间惊天集团所面临的情况,跟那些被遮天整垮的公司十分相像,我一直都在留意遮天的动静,只可惜对他们的事情知道的还是太少。我会加紧追查关于遮天的线索。”

    如果遮天真的跟皇擎天有关,他这么做的目的又何在?他不应该是针对天门而来吗?为什么要一心对付那些跟天门丝毫不相干的集团公司呢?对皇擎天所有的了解都只是来自于老家伙片面的描述,真正对他的认知却是非常非常的少,因而,秦彦也根本无法猜透皇擎天的心思,也无法肯定遮天就跟皇擎天有关。

    “他们这么做的目的又是什么?为什么要针对那些大型的集团动手?”秦彦仿佛是在问薛冰,却又更像是在问自己。

    薛冰愣了愣,说道:“应该是为了钱吧?就好比惊天集团前段时间发生的事件,如果真是遮天在背后操控的话,相信他们起码赚了不下两三百亿。”

    “我觉得可能并不是这么简单。”秦彦紧蹙着眉头,说道,“积累这么庞大的财富显然不是为了满足自己贪婪的金钱欲,背后肯定还有着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遮天的行动有没有针对过咱们天门?”

    “没有。别说是天门,他们甚至没有针对过天罚有任何的行动,也未对天衡集团采取过任何的动作。我想,他们要不就是不知道天门的存在,要不就是不想与我们为敌。”薛冰说道。

    “很难说。突然冒起来这样一个组织,对天门终究算是个威胁。不管他们的目的到底是什么,也不管他们是不是针对天门而来,咱们对他必须要有更多地了解。知己知彼才能百战百胜,谁也保不准他们日后的目标会不会是天门。”秦彦说道。

    防微杜渐,防患于未然,这也是必不可少的。如果遮天的首领真的是皇擎天的话,那遮天很有可能就会成为天门最大的对手。

    “门主放心,我会加派人手留意关于遮天的事情,尽量对他们做更多地了解。”薛冰坚定的说道。

    满意的点点头,秦彦接着问道:“我让你调查的关于宁浩的事情,查的结果怎么样了?”

    “宁浩的资料都基本上已经摸清楚,稍后我发到你手机。不过,其中有一点我一直想不通,也派人仔细的打听过,却是没有丝毫的线索。”薛冰说道。

    “哦?说说看!”秦彦愣了愣,说道。

    “按照当时的情形来看,宁浩出狱后便将手中所有惊天集团的股份转卖,以当时惊天集团的股价,这笔钱的数量并不大。之后他就迅速的成立了现在的浩远集团,并且很快一跃成为可以媲美惊天集团的存在。这固然是因为宁浩的才干,但是,到底是谁出的钱帮他?如果没有人鼎力相助的话,宁浩不可能在短短的几年之间内就可以将浩远集团做到跟惊天集团一样,甚至还要超越惊天集团的规模。”薛冰说道。

    “你是怀疑在宁浩的背后其实是有一个金主一直在支持他对吗?”秦彦问道。

    “如果不是这样的话,实在很难相信他可以在这么短的时间之内就做到这样的规模。即使他有再大的才干,也不可能。”薛冰说道,“而且,我调查过浩远集团资金的流向。他们公司很多的资金都是流向中东,根据他们公司正常的业务发展,这本是不可能的。所以,我猜想他很有可能跟中东的那些*有关系,帮助他们洗黑钱。这也是最快的赚钱方式,以现在江湖上的规矩,一百万的黑钱通过漂白之后到金主手中的最多不过四成。也就是说,浩远集团从中起码抽取六成的手续费,除去七七八八的一些东西,赚取的资金至少不下四成到五成。”

    秦彦愣了愣,嘴角牵起一抹笑容,说道:“这倒是越来越有意思了啊。想不到宁浩竟然跟中东的*有关系。”

    “如果资料没错的话,宁浩也很有可能是杀害沈惊天的幕后真凶,以他跟中东那帮人的关系,完全有可能让他们派出杀手做事。而且,今天门主在招标会的现场那么羞辱宁浩,我担心宁浩不会就此罢休,咱们必须要防备一些。那帮*都是一些个亡命之徒,如果他们真的做起什么事情来得话,后果会非常严重。”薛冰担忧的说道。

    纵然天门实力庞大,秦彦的身手也是相当了得,可是,如果那帮*真的不顾一切的发动进攻的话,后果的确是让人难以想象。

    “这件事情我会让人去查。关于中东那边的事情,我想,段南应该是最清楚的了。一会我会联系他,让他留意这件事情。”秦彦眉头紧蹙,说道。

    然而,秦彦的脑海中却蹦出另一个身影,狼王叶谦。中东似乎是他的地盘,他应该对那里的情形最为熟悉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