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了餐厅,林月儿就招呼助理自己开车走,这让助理十分的疑惑。跟随在林月儿身边这么久,清楚林月儿连这样的饭局都很少参加,更别说吃完饭还跟别人走了。助理很是疑惑的看了秦彦一眼,什么也没说,驱车离去。

    “去你家吧,酒店不太方便。”林月儿微微的笑着,娇声说道。

    段弘毅翻了个白眼,挥挥手,说道:“老子先走了。你妹的,这狗粮一把一把的撒下来,老子还要不要活了?你自己小心些,别没被宁浩整死却死在女人肚皮上。”

    “你在说你自己吗?你小子再这样弄下去的话,小心肾衰竭。”秦彦反呛回去。

    段弘毅浑身一震,说道:“你……,你不是说真的吧?”

    “你觉得我像是跟你开玩笑吗?”秦彦淡淡的说道。

    “哥,我的亲哥,你可不能见死不救啊。我知道你有办法的,一定有办法的对不对?”段弘毅哭丧着脸,哀求道。

    “药物只能起到辅助的作用,关键还是你自己得悠着点。改天去我诊所,我给你开几副药。我不是跟你开玩笑,你要是想能够多玩几年的话,就得控制控制。”秦彦正色说道。

    “控制,一定控制。”对秦彦的话,段弘毅可不敢有丝毫的怠慢。这家伙的医术他是秦彦见识过的,连易天行那样的病都能治好,他说的话段弘毅能不在意?“哥,你慢慢潇洒,我不打扰你了,有什么消息我再联系你。”

    “嗯!”秦彦点点头,没再理会他,径直的钻进车内。

    林月儿连忙的跟着上车,在副驾驶的位置坐下,嘻嘻一笑,说道:“开车吧。”

    “你不是认真的吧?”秦彦一边发动车子,一边问道。

    “当然是真的,我像是开玩笑吗?”林月儿摆出一副刚才跟秦彦一模一样的表情。

    “你现在可是大明星,多少双眼睛盯着你啊。要是被狗仔队拍到你的话,你的前途可就毁了。那些粉丝哪里能容忍自己心目中的女神跟我这么个吊丝在一起。”秦彦撇撇嘴,说道。

    “毁了就毁了呗,难不成明星就不能谈恋爱不能结婚生子啊。人家就是喜欢你,我管别人怎么说呢。”林月儿傲娇的说道。

    “你不怕我还怕呢。现在的粉丝个个都威猛的很,到时候还不把我祖宗十八代都骂个遍?再说,我可不想曝光,让人天天堵我诊所门口。”秦彦说道。

    “你一个大男人,人家都不怕你怕什么?”林月儿愤愤的说道。

    微微耸了耸肩,秦彦说道:“不好意思,我就是个小男人。而且,我现在有女朋友,就住在我家呢,你要是不怕挨揍,然后上明天各大媒体报纸的头条的话,你就跟我回去吧。我实现声明,我家那只母老虎可厉害的很,我都不是她的对手,到时候我可不敢插手。”

    林月儿愣了愣,问道:“你说真的?”

    “这种事情我骗你干吗?要不是她管的紧,送到我嘴边的肉我能不吃?这世上哪有鱼不吃猫的啊。”秦彦一本正经的说道。

    “你真有女朋友了?”林月儿的眼中闪过一丝的失落。没想到自己终究是晚了一步,如果自己早些跟他表白的话,会不会情况就不一样呢?以前,她一直渴望着可以成名,可以成为家喻户晓的国际巨星。可如今她真的做到的时候,却又感觉太累太累。如果时光可以倒流,她宁愿做个普通人,守在秦彦的身边,做他温柔的小女人。

    也许,这就是所谓的围城效应。城里的人想出去,城外的人想进来。

    “那……,我们去酒店吧。”林月儿说道。

    报恩也好,发自内心的喜欢也好,林月儿愿意把自己交给他,即使哪怕只是娱。

    秦彦愣了愣,说道:“你不是说笑吧?”

    “我认真的。”林月儿说道。

    淡淡一笑,秦彦说道:“说实话,你长得这么漂亮,身材又怎么好,如果我说对你没有一点非分之想那是假的。可是,有些事情始终是不能只是为了自己大脑一时的冲动。你好好想想,你到底是为了报恩,还是真的喜欢我?又或者,是你不甘心输给别人?”

    林月儿愣了愣,陷入沉默之中。她也无数次的问过自己这个问题,可是,却始终得不出答案。因为她自己也分不清楚究竟是报恩还是喜欢,这两种情感纠结在一起,堆积在她心中太久,以至于她自己也开始模糊,分不清楚到底自己对秦彦是怎样的一种情感。

    “我送你回去吧。”秦彦微微一笑,说道。

    林月儿没有说话,没有拒绝,也没有坚持。此时的她,心底那股失落的感觉越发的强烈,多少人跟在自己屁股后面追求自己,她都正眼不瞧一下?可现在送到秦彦面前,却被拒绝,那种强烈的落差让她备受打击。

    “跟那个宁浩和姚远少接近些,他们不是善茬,知道吗?”秦彦说道。

    “嗯!”林月儿点点头,心中有一丝微微的感动。他,还是在乎我的嘛。

    至于公司的事情,秦彦也没有多问,他相信许海峰的为人。这家伙没少祸害明星,但是却绝对不敢碰林月儿。像他那么精明的人,肯定以为林月儿是秦彦的女人,他又怎么会碰?不但不会碰,还会尽一切可能的包装她,宣传她,保护她不被其他人祸祸。

    “你女朋友是做什么的?”林月儿戚戚的问道。

    “警察。刑警大队的。”秦彦没有丝毫的犹豫。的确,在他心目中,沈沉鱼一直都是他真正的女友。

    “哦!”林月儿悠悠的应了一声。

    “你喜欢我吗?”犹豫片刻,林月儿问道。

    秦彦愣了愣,摇了摇头,说道:“没有想过这个问题。”

    “那你当初为什么帮我?”林月儿接着问道。

    “也许,是因为看到你渴望成功的那股委屈和坚韧吧。但是,你能有今天靠的是你自己,否则别人再如何帮你也没用。”秦彦说道。

    林月儿撇撇嘴,不再言语,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滋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