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先回去吧,我还有点事情要办。”

    挂断电话后,秦彦转头看了叶峥嵘一眼,说道。

    叶峥嵘愣了愣,说道:“老大,你是想去找余安海?”

    微微的点点头,秦彦说道:“事情始终都是要解决的,如今在惊天集团里唯一的敌人就是余安海。一天不除掉他,沈落雁就会有危险,我不想再等。解决他,永绝后患,那样的话沈落雁在惊天集团就再无敌人。”

    “可是,有件事情我不明白。余安海这么急于除掉沈落雁,目的很清楚,就是想要掌控惊天集团,这么推敲的话,沈惊天很有可能就是他找人杀的。但是,以今天的情况来看,余安海既然可以找到那么厉害的杀手对付沈惊天,怎么可能会被这几个人给骗了?”叶峥嵘疑惑的说道。

    “我也觉得有些奇怪。”秦彦说道,“眼下也顾不了这么许多,我也不想去想这些。以目前的情况来看,杀沈惊天的人不是余安海指使的就是宁浩指使的。”

    “老大,我陪你一起去吧。也许,从余安海的口中可以问出一些事情。”叶峥嵘说道。

    摇了摇头,秦彦说道:“不用,我一个人去就行。你回去安排一下,明天咱们也该给宁浩一个惊喜。他想玩,那我就好好陪他玩一玩,也好让他知道他根本玩不起。”

    叶峥嵘也没有再坚持,到了声别之后,驱车离去。

    秦彦点燃一根香烟,默默的抽了几口,抬头看了看灰蒙蒙的夜空,嘴角勾起一抹阴冷暴戾的笑容。余安海、宁浩、东北虎凌云霄,甚至还有一个不知道是敌还是友的皇擎天,还有一个神秘莫测的遮天。一个又一个的麻烦接踵而至,让秦彦有些烦不胜烦,也更加激起了他的斗志。

    秦彦天性是个散漫慵懒的人,他宁愿守在青山镇那样的小地方过着平静如水的生活,可是,命运的齿轮不停的转动,他也终究是人在江湖身不由己。既然无法享受这份安宁,那只有除掉所有的敌人,才可以真正的实现自己的梦想。

    或许有一天他可以像老家伙一样,带着心爱的人一起环游世界,再不用理会江湖的恩恩怨怨。

    掐灭烟头,秦彦深深的吸了口气,驱车离去。

    约莫一个小时后,到达余安海所住的别墅区。此时,已是子夜时分,零零散散的几颗星光黯淡,整个世界也仿佛陷入了一片寂静。

    余安海安静的睡着,梦中也显得特别的不安宁,如果再不能搞定沈落雁将惊天集团拿到手,他很清楚后果会是什么。那个让他惊魂不定的年轻人有多么的心狠手辣他很清楚,到时候只怕不但自己性命难保,自己的老婆孩子躲在国外也不一定能够幸免吧?

    模模糊糊中,他感觉到自己的身旁似乎有人,迷迷糊糊的醒了过来。朦朦胧胧中,赫然看见一个黑影坐在床边,一点火光若隐若现,顿时惊出一身冷汗,慌忙的打开灯。只见秦彦悠然自得的坐在椅子上,手中夹着一根香烟,不时的吸上一口。

    “秦彦?”余安海愣了愣,强自镇定,冷声的问道,“你想干什么?”

    “这话应该是我问余总才对吧?”秦彦淡淡的说道。

    余安海眼中闪烁着狡黠的光芒,说道:“我不知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没关系,那我就说的明白一点。”秦彦耸了耸肩,说道,“你的事情已经败露了,你找的那几个所谓的杀手已经把事情全都说出来了。只是我没想到余总竟然会那么天真,被几个小流氓给骗了,真以为他们会是什么国际杀手。”

    余安海浑身一震,压住情绪,镇定的说道:“你说什么我不明白,什么杀手?我看你是弄错了。你马上出去,否则我就报警了。”

    淡淡一笑,秦彦说道:“商场如战场,无论余总用什么手段我都不觉得奇怪,也不会觉得你手段有多卑鄙。不过,男子汉大丈夫应当敢作敢当。既然做的出这样的事情,又为什么没有责任承担呢?”

    “这是我家,你马上出去,再不走我就报警了。”余安海掏出手机威胁道。

    不屑的笑了笑,秦彦说道:“你可以试试。我担保在警察来之前你已经一命呜呼了,不相信的话,尽管试试。”

    余安海颓丧的叹了口气,放下手机,说道:“你到底想怎么样?我在惊天集团辛苦这么久,好不容易等到这个机会,我绝对不能让一个小丫头破坏我的计划。惊天集团是我的,她阻碍我,我就要除掉她,我不觉得有什么错。”

    “你说的对,你有你的立场,无论你做什么都不算是错。可是,沈家是我的朋友,我绝对不允许任何人伤害他们。我知道这件事情你根本不是主谋,你也没有胆量敢找人杀沈惊天,否则的话你也不用等这么久。告诉我,是谁杀的沈惊天,只要你老老实实的说出来,我可以放你一条生路。”秦彦说道。

    余安海愣了愣,紧张的说道:“我不能说,我不能说,我说了我和我的家人都会死,我不能说。”

    “你不说就以为他们可以安然无恙?为了保护沈落雁,我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你的底子我也摸的很清楚,你老婆和儿子都在加拿大,对吗?如果你不说,我可以保证明天他们就会下黄泉去陪你。”秦彦冷笑道。

    “秦彦,你好卑鄙。祸不及家人,是我找人杀沈落雁,你要对付就对付我,别伤害他们。”余安海愤愤的说道。

    “这本就是个弱肉强食适者生存的世界,没有卑鄙不卑鄙,只有胜负。如果你还想见到他们,还想跟他们安安静静的过完下半辈子的话,就老老实实的把一切都说出来。否则,面对你们的只有死路一条。我告诉你,我不是沈落雁请回来的什么经理,我是天罚的人,是黑道的人。天罚你应该听过吧?江湖人有江湖人的做事方法,我们有我们的规矩。你要不要试一试?”秦彦威逼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