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后,秦彦拨了个电话给叶峥嵘,让他安排好人手。这次对付的可是一帮,秦彦也不得不小心谨慎,谁知道他们万一发起疯来会不会伤害到自己的人?即使天罚的人算不上是天门中人,但也算是自己人。

    挂断电话后,秦彦转头看向独孤白辰,微微一笑,说道:“晚上有没有兴趣陪我一起去办点事?”

    愣了愣,独孤白辰点点头,说道:“好!我说过,我这条命是你的,你想让我做什么尽管吩咐就是。”

    呵呵的笑了笑,秦彦说道:“没那么严重,我们不是主仆上下级的关系,是兄弟。既然是兄弟,任何事情也都必须要征求你的同意。你说呢?”

    独孤白辰愕然的看了看秦彦,见他的眼神真挚,不似作假,心中暖暖的荡漾着一股暖流。一直以来,他都算是比较孤僻的人,即使是在独孤家的时候,也不曾像如今面对秦彦这般的轻松。而此刻,在秦彦的面前,他感到可以完全的放松自己,不再有任何的顾忌。这种感觉很好,很舒服。

    看了李恩熙一眼,秦彦说道:“你先找个酒店住下吧。今晚我有事,明天再说!”

    “嗯!”李恩熙点头应了一声。虽然秦彦并没有说晚上办什么事情,但是,李恩熙从他的眼神中可以感觉到肯定是大事,也一定非常的刺激。如果她是一个安于现状的女孩子,也绝不会不顾一切离开韩国到华夏拜秦彦为师,她追求的就是不断的超越自己。只是,秦彦不提带她去,她也不好多说。

    明天就是经贸论坛举行的日子,如果不能在今晚解决那帮家伙的话,明天的经贸论坛势必会闹出很大的事情。只可惜,这样的大会也根本无法延期,即使安保再如何的森严,恐怕那帮人也有机会潜进去。

    对秦彦而言,经贸论坛的事情并不重要,这是国安局应该考虑的事情,而不是他。重要的是,他绝对不允许这些人炸了自己的诊所却还能安然无恙的活着,这对他是一个讽刺,对天门更是一个讽刺。

    片刻之后,秦彦的手机再次响起,是段北打来的电话。

    秦彦接通,语气淡淡的说道:“有事吗?”

    段北已经习惯秦彦的说话方式,倒也并未觉得有任何的奇怪之处。“昨天浩远集团发生的事情是不是你做的?”

    “是。怎么?你是觉得我不应该吗?”秦彦冷冷的说道。

    “没有,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想说,如果不是你做的,我猜想会不会是因为宁浩跟那帮闹翻,是他们的报复行为。”段北说道,“明天就是经贸论坛举行的日子,我这边还没有查到那帮的落脚点,经贸论坛的会期也不可能延后。他们既然敢选择在经贸论坛上动手,相信他们也已经做好了安排,估计我们设置的安保也不一定能起到作用。我想问问,你那边有没有线索?有没有查出那帮的落脚点?”

    “知道。”秦彦淡淡的说道。

    “真的?”段北激动的说道,“赶紧告诉我他们藏在什么地方,我马上安排人过去。今天是最后的期限,如果不能在今晚解决他们的话,后果会非常严重。”

    “我说过,这件事情我会自己解决,不用你们插手。”秦彦冷冷的说道。虽然有国安局的人插手会好上许多,但是,秦彦还是希望自己去解决这件事情。江湖人,有江湖人的做事方式。

    “我知道你是想亲自解决这件事,可是,那帮不是一般人,对付他们不容易。你也不想你的人有什么意外吧?这件事情交给我去解决,我们吃的是公家饭,这也是我们分内的事情,就算是牺牲了,那也无可厚非。这件事情非同小可,让我去解决,我保证可以把他们全部歼灭,替你报仇雪恨。”段北说道。

    不屑的笑了笑,秦彦说道:“这是我的事情,不是你们的事情。江湖事江湖了,我不会假手他人,就算我的人全都死了,我也愿意。我也警告你,你别想派人跟踪我,试图找到那帮家伙的落脚点,如果让我知道的话,别怪我翻脸。”

    段北愣了愣,苦笑一声,说道:“好吧,既然你坚持我也不好说什么。我能不能求你一件事。”

    “说吧。”秦彦说道。

    “明天就是经贸论坛举行的日子,你能不能在今晚就把事情解决?我不想明天的经贸论坛出现任何的意外。”段北说道。

    点点头,秦彦说道:“那你放心吧,我准备今晚就解决这件事。我不理会什么经贸论坛,但是,这里始终是我华夏的地方,还轮不到他们来这里耀武扬威。如果明天你联系不到我,那就说明我死了,失败了,你再另外想办法吧。”

    “不会,我相信你一定可以。”段北说道。

    “作为额外的条件,宁浩的事情你不能干涉我,即使是我要他的命,你也不能阻止。”秦彦说道。

    犹豫片刻,段北说道:“行,我答应你。虽然宁浩死了再想找他背后的人有点困难,但是也只好再想其他的办法了。你还有什么条件?一块说出来吧。”

    “暂时没有,等我想到以后再告诉你。”秦彦淡淡的说道,“如果没其他事情的话,那我先挂了。”

    “你小心点。”段北嘱咐道。

    呵呵的笑了笑,秦彦说道:“想不到你还挺关心我,不会是担心我搞不定那帮家伙吧?”

    尴尬的笑了一下,段北说道:“你这话说得,于公于私我都不希望你出事。于私,你和婉儿那丫头的事情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男女之间的感情我不想干涉,我只希望你不要辜负她。于公,你也是有头有脸的人物,我相信你对国家有用,又岂能让你出事?”

    撇了撇嘴,秦彦说道:“虽然这话说得有点假,不过我很受用。行,我接受你的意思。”

    寒暄几句之后,秦彦挂断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