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乐虎国际娱乐乐虎国际国际 > 辣手神医 > 第397章 示敌以弱,扰敌之心
    里面的匪徒愣了一下,显然是有些错愕。

    今早他们联系其他人的时候联系不上,这才知道出了事情,本以为是华夏国安局或者是反恐部门的人做的,却没想到竟然是秦彦做的。而且,对方还自称是黑道的人。黑道的人,他们有仇吗?

    死了那么多人,本想放弃这次的行动,可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为了救出他们的首领,他们不得不冒险一试。

    屋内,沈沉鱼听到秦彦的声音,愣了愣,顿时紧张不已。她知道秦彦来肯定是为了自己,然而,面对这些网名匪徒,沈沉鱼也不由的担心起秦彦的安危。

    “你以为你这么说我就会相信你?我们和你们黑道的人无冤无仇,你有什么理由杀我兄弟?”匪徒冷笑道。

    “看来你们记忆并不好啊。你们炸了我的诊所,我也差点死在你们手里,你说我们有没有仇?血债血偿,是老子的风格。你别以为你挟持了人质老子就可以顾忌,老子今天来就是要杀了你们。”秦彦冷声说道。

    “说了这么多不就是想进来嘛。好,我放你进来,我也想看看到底是什么样的人可以杀了我那么多兄弟。举高双手,慢慢走进来,千万别耍花样,否则别怪老子不客气。”匪徒厉声喝道。

    秦彦淡淡耸了耸肩,举起双手缓缓的走了进去。

    目光扫过,消息如同段北所言,对方只有五个人,手持aK47。为首的一名男子端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翘着二郎腿,悠然自得。秦彦刚一进屋,两人立刻上前搜身,确认秦彦身上没有携带任何的武器后,推了他一把。

    秦彦踉跄着走到为首的大胡子男人面前,淡淡的笑了笑,眼神从人群中扫过,落在沈沉鱼的身上。后者担忧的看着他,却又无法开口说话。沈沉鱼很清楚绝对不能让匪徒知晓自己跟秦彦的关系,否则,必定会用自己威胁他。秦彦微微笑了笑,眼神示意她安心,接着转头看向大胡子男子,说道:“怎么?是想为你的兄弟报仇吗?”

    不屑的笑了笑,大胡子男子说道:“你当我是傻瓜吗?就算你不是华夏政府的人,你的目标也是为了这些人质,否则,又怎么会明知死路一条却还要进来?我见过你,那天诊所外的年轻人,没想到当天没有炸死你。可是,我不相信凭你可以杀了我那帮兄弟。”

    “事实就是事实,即使你不相信它也是事实。”秦彦淡淡的说道,“我承认我是为了这些人质,可是,相比较而言我更想杀了你们。你也应该清楚,华夏政府是不可能跟你妥协的,只要这里的人质有任何事情,你们也休想可以活着离开。”

    边说,秦彦边凝神听着空调通风口的动静,可以隐约的听到独孤白辰的呼吸声。虽然很轻微,独孤白辰也刻意的压制,却依旧躲不过秦彦的耳朵。

    “哼!”大胡子男子冷哼一声,说道:“我们既然敢来,就没有想过会安然无恙的离开。我们的命早就献给组织,为了我们的理想就算今天死在这里也无怨无悔。再说,有这么多人给我们陪葬,也不亏。倒是你,眼睁睁的看着这帮人质在你面前却无能为力,这种无力的挫败感你不觉得很憋屈吗?”

    “你可以试试。我既然敢进来,就不怕你。现在我们这么近,我可以担保在你的人杀死我之前先杀了你。”秦彦淡淡的说道。

    大胡子男子愣了愣,冷笑道:“你很自大。我倒是想看看你有什么能力杀我!”话音落去,大胡子男子丢给手下一个眼神。很显然,他并不相信秦彦可以在这样的情况之下有能力杀了自己,而且,为了人质的安危,如果不能同时杀掉他们,秦彦绝对不敢贸然行动。虽然秦彦自称是江湖中人,不会顾忌人质安全,但是,他可不会相信秦彦这番话。之所有放秦彦进来,就是因为他自信秦彦折腾不出什么花样,想看看这个杀掉自己那么多兄弟的人到底有什么能耐。

    手下会意的上前,枪托狠狠的砸在秦彦的背上。秦彦一个踉跄跌倒在地,硬是没有吭声。

    “很硬气啊,我倒是看你能忍到什么时候。给我打!”大胡子男子厉声喝道。

    手下自是没有任何的留情,扶起秦彦,一拳又一拳狠狠的砸在秦彦的肚子上。然而,秦彦硬是憋着一声不吭。一旁的沈沉鱼担心不已,心痛难当,看到秦彦嘴角溢出的鲜血,忍不住叫道:“住手!”

    大胡子男人愣了愣,转头看了她一眼,冷笑道:“看来你很关心他啊。看来他冒险进来的目的也是为了你吧?”

    沈沉鱼愣了一下,慌忙的说道:“我是警察,我有职责保护每个人的安全。你想打就打我好了。”

    大胡子男人不屑的笑了笑,说道:“不要在我面前装什么正义,你有你的理想,我也有我的追求,我的目的只是想救我们首领,只要你们政府答应我们的条件,你们都会安然无恙。可是,他们很明显在跟我玩游戏,既然这样,我只好给他们一点警告。你不是很关心他吗?你说,如果我杀了你的话,他会怎么样?”

    秦彦一愣,连忙的说道:“你敢?你要是敢动她一根头发,我一定把你挫骨扬灰。”

    “哈哈!”大胡子男子放肆的大笑道:“这是我听过最大的笑话了。你觉得现在轮得到你做主吗?你杀了我那么多兄弟,今天也让你尝尝这样的滋味。”话音落去,大胡子男子起身朝沈沉鱼走了过去。

    秦彦眉头一蹙,厉喝道:“动手!”

    话音未落,秦彦身形转动,顺手拔出身后那名匪徒身上的匕首狠狠的刺在他的胸口。紧接着,寒光闪动,又是一刀划破另一名匪徒的咽喉。同时,一脚狠狠的踢出,正中一名匪徒胸口,只听匪徒一声惨叫,身子倒飞出去,重重摔倒在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