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乐虎国际娱乐乐虎国际国际 > 辣手神医 > 第402章 往事如烟
    欧阳世家也曾经是华夏赫赫有名的大家族,抗日战争时期也曾为国家出过不少力。秦彦曾听老家伙墨离无意间提起过,欧阳世家曾经也是盘踞东北的强大势力,几乎无人可以撼动他们的地位。更有传言说,欧阳世家几乎垄断了东北一半的产业和地产,如此一个庞大的家族,为何如今他的后人却连区区的一千万都拿不出来?

    难道这个年轻人是冒充的?可是,按道理也不应该啊。他手中持有的天王令货真价实,是绝对不会有错。他既然持有这枚天王令,那就足以证明他是欧阳世家的人。难道是这些年发生了什么事情,导致欧阳世家破败了吗?

    年轻男子停下脚步,回头!

    “你叫什么名字?”秦彦问道。

    “欧阳靖成!”年轻男子回答道。

    “这些东西你拿走吧!”秦彦淡淡的说道。

    欧阳靖成愣了愣,错愕的看着秦彦,“你不怕我不把钱给你?”

    “一千万而已,我相信你。况且,如果用一千万可以换我们交个朋友的话,也值得。”秦彦淡淡一笑,说道。

    “谢谢,钱我一定会还你!”欧阳靖成感激的说道。

    “嗯!”秦彦点点头,说道:“据我所知,欧阳世家在东北势力庞大,产业雄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竟然导致你连一千万都拿不出来?”

    欧阳靖成紧紧的抿着嘴唇,不发一言。

    “你不想说我也不勉强你。这些东西本就是你们欧阳世家的先祖寄存在这里的,是属于你们的,相信这些东西对你也很重要,你先拿去。”秦彦说道,“至于钱的事情,你也不用担心,你什么时候有再说。如果没有也没有关系,我很想交你这个朋友。”

    欧阳靖成愣了愣,说道:“你是天门中人,我攀附不上,不敢高攀。”

    耸了耸肩,秦彦淡淡的说道:“随你,这种事情是你情我愿的事情,强求不得。东西你还是可以拿走,就当是我送给你们欧阳家的一个礼物吧。”

    欧阳靖成沉吟片刻,在秦彦的面前坐下,“可以给我根烟吗?”

    秦彦掏出一根香烟递给欧阳靖成,然后替他点燃。欧阳靖成深吸一口,连连的咳嗽,脸色涨的通红。可见,他根本不会吸烟。缓了缓,欧阳靖成说道:“我不是欧阳家的人。”

    秦彦一愣,愕然的看向他。不是欧阳家的人怎么会有欧阳家持有的天王令?天门的人向来只是认令部认人,如此贵重的东西,欧阳家的人岂会随随便便的给其他人?

    “确切的说,我不是欧阳家的本族,我只是欧阳家主的私生子而已,欧阳家的人从来就没有承认过我。”欧阳靖成说道,“不过没关系,我知道我爸是真的疼爱我,他虽然很少来我家,但是每次来都会给我买很多东西,陪我一起玩耍。那时候我还小,不知道为什么我爸爸不像其他爸爸一样每天都回家,而是隔很久回来一次。爸爸最后一次来的时候把天王令交给了我,并且嘱咐我一定要好好的保存,之后他就再也没有来过。”

    欧阳靖成狠狠的吸了一口,接着说道:“自从爸爸没有来之后,妈妈就一直郁郁寡欢,脸上再也没有了笑容,也再也没有跟我说过话。有一天,我读书回到家,发现妈妈死在浴缸里,浴缸里全是血,她割腕自杀了。”

    秦彦眉头微蹙,默默叹了口气,想不到欧阳靖成竟然还有这样一段伤心的往事,难怪他总是一副怯生生的模样。

    “再后来,我终于知道我爸爸为什么没有再来过,因为他死了。不仅仅是他,整个欧阳家的人都死了,凶手是谁如今都查不出来。”欧阳靖成脸上散发出浓浓的忧伤之情,说道,“我答应过我爸,我要拿回属于欧阳家的东西,替他们报仇。我什么也没有,只有这枚天王令。”

    “那你怎么知道来这里?”秦彦问道。

    “也是我爸告诉我的。他曾经见过墨老先生,也告诉过墨老先生把天王令交给了我。墨老先生把这里的地址告诉了他,他跟我说过,等他死了,就让我拿着天王令来拿回欧阳家的东西。”欧阳靖成说道。

    秦彦耸了耸肩,老家伙算的倒是很周到,多年前就已经知晓自己会继任天门门主之位,会到墨子诊所来,所以嘱咐欧阳靖成的父亲到墨子诊所找自己。“东西现在已经属于你了,你也算可以跟你父亲交代了。”秦彦说道。

    顿了顿,秦彦接着说道:“刚才你说你父亲让你在他死后再过来拿回属于欧阳世家的东西,似乎他知道自己有危险。”

    “开始他跟我说这些的时候我也没有在意,后来仔细想想,的确,那段时间父亲的神情很不对。我想,那时候他肯定知道自己遇到了麻烦,而且是无法解决的麻烦。之后他就去世了,我就一直四处流浪,也一直暗中调查这件事情。可惜,却是一无所获。”欧阳靖成说道,“如今我只想拿回这些东西,练好武功,替我爸报仇。”

    默默的叹了口气,秦彦说道:“我也很同情你的遭遇,不过,事隔这么多年再想调查这件事情不容易。而且,练武讲究的是心平气和,如果操之过急或怀有强烈的复仇之心,可能会走火入魔。我希望你可以好好的想清楚,我想你父亲也希望你可以过得平平安安就好。”

    “如果是你,你不报仇吗?”欧阳靖成问道。

    秦彦愣了愣,哑口无言。的确,如果是他,他也无法放下这段仇恨,毕竟这是杀父之仇。深深的吸了口气,秦彦说道:“我言尽于此,至于究竟该怎么做,你自己决定。”

    “把你的银行帐号给我,等到筹到钱,我会把钱转给你。”欧阳靖成说道。

    “一千万可不是小数目,你怎么筹?”秦彦问道。

    “我会有办法,欧阳家的人不会欠别人的情。”欧阳靖成固执的说道。

    秦彦耸了耸肩,也不再多说,把银行帐号告诉了他。欧阳靖成道了声别,起身离去,背影依旧显得有那么一丝的孤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