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乐虎国际娱乐乐虎国际国际 > 辣手神医 > 第418章 不速之客
    月是故乡明,人是故乡亲!

    吩咐叶谦派人将沈沉鱼送回华夏驻G国维和部队的基地,秦彦直接到机场坐上飞去美国的飞机,然后转机到华夏。

    当飞机降落的那一刹那,秦彦倍感亲切,这种熟悉的感觉让他的心中有一种很踏实的感觉。家,始终是最好的;祖国,永远是最亲的!

    回到墨子诊所,看到杨嫣竟然已经可以直立行走,不禁一怔。没想到她回复的这么快,果然,人的意志力才是最强大的良药。

    看到秦彦,白雪显得特别兴奋,冲上去,双手勾住他的肩膀,整个人跳了起来,双腿紧紧的夹住他的腰部。“秦哥哥,你回来了?”

    杨嫣冲着他微微一笑,笑容里仿佛有着千言万语。

    嗔了白雪一言,秦彦说道:“赶紧下来,你这样像什么?快点!”

    白雪嘟着嘴,不情愿的松开他,埋怨道:“人家想你嘛!”

    秦彦笑了笑,心中有丝淡淡的甜蜜和幸福。他清楚白雪对他的感情并不是什么爱情,而是一种亲情,她的师父离开了她,秦彦就是她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亲人,心中不免有些依赖。而秦彦也是个孤儿,老家伙墨离潇洒的云游四方去了,白雪也算是他的亲人。

    “恢复的不错啊。”秦彦欣慰一笑,说道。

    “嗯。现在只能走一会,太长时间会很累。”杨嫣说道。从一个瘫痪在床,基本上宣布了死刑的人来说,如今不但能够病愈,而且还能够站起来,这无疑已经是一种足以让人喜极而泣的事情。这一切的功劳,属于秦彦和白雪。

    “我照顾的好吧?你该怎么奖励我?”白雪得意的说道。

    “是,你是最大的功臣。”秦彦赞赏道。

    小孩子嘛,给点甜头才会更加卖力。

    吩咐杨嫣坐下后,秦彦给她检查了一下,结果让他十分满意。照目前的情形来看,用不了多久,她就完全可以恢复到和正常人一样。“等等我教你一套练气的功夫,可以很有效的帮助你身体的恢复,日后也可以算是一门防身绝技。”秦彦说道。

    杨家的事情,秦彦心中一直都有种不好的预感,总觉得事情还没有结束。如果就这样贸贸然的回去,只怕也会有危险。秦彦也不可能天天守在她的身边,最好的办法就是传授她一门功夫,让她有自保的能力。

    “谢谢!”杨嫣感激的看了他一眼,清楚叶谦心中是何想法。他们之间有一种特别的默契,根本不需要太多的言语,只是稍微的点拨一下,又或者仅仅只是一个眼神,就可以明白对方心中是什么意思。

    墨子诊所的生意一如既往的冷冷清清,不过,也没有关系,反正秦彦也不靠这个吃饭。交代了几句后,秦彦上楼休息。连续的倒时差的确有些难受,加上连日的奔波,纵然是有无名真气护身,秦彦也感觉有些个疲惫。

    回到房间,秦彦盘膝打坐,无名真气运转周天,精神体力恢复许多。秦彦洗漱沐浴,在床上躺下。醒来时,已是傍晚时分。天色已经暗去,徐徐凉风吹来让人精神抖擞。

    没有秦彦的日子,白雪和杨嫣的生活过得十分狼狈,没人做饭,每日里都是吃一些外卖,以至于每天都不知道该吃什么。看到秦彦下楼,二人眼巴巴的瞅着,肚子饿的咕咕叫,却不好去叫醒他。

    “怎么了?”秦彦愣了愣,诧异的问道。

    “秦哥哥,我们好饿?”白雪嘟着嘴,委屈的说道。

    秦彦愣了一下,苦笑一声,说道:“好吧,你们等等,我去做饭!”

    话音落去,钻进厨房内忙活开来。没多久,香喷喷的饭菜端上桌。白雪和杨嫣大快朵颐,丝毫不顾自己的形象。

    看着她们的模样,秦彦嘴角微微一笑。

    “请问秦彦秦先生在家吗?”

    众人转头看去,只见一名中年男子站在门口,身后跟随着两名保镖。中年男子的脸上挂着一抹淡淡的微笑,显得十分亲和。然而,秦彦却分明从他的眼神中捕捉到一丝阴霾。眉头微蹙,秦彦说道:“我就是。有什么事吗?”

    “秦先生,你好,我叫胡兆祥。”中年男子一边说一边伸出手去。

    淡淡的瞥了一眼,秦彦说道:“我在吃饭,有什么事情一会再说。”

    话音落去,秦彦扭头吃饭不再理会他。白雪和杨嫣也没有说话,只是刻意的加快了吃饭的速度。

    胡兆祥眼神中闪过一丝阴霾,表情冷了一下瞬间又恢复原样。他身后的两名保镖怒气冲冲,欲上前动手,却被胡兆祥伸手拦住。

    眼角的余光瞥到他们的动作,秦彦不屑的笑了笑,说道:“怎么?还想在这里动手吗?”

    微微的笑了笑,胡兆祥赔着笑脸说道:“手下人不懂事,秦先生切莫见怪。”

    “哼!”秦彦冷冷的哼了一声,不再言语。

    饭罢!

    白雪给秦彦沏了杯茶,很自觉的收拾碗筷。杨嫣跟秦彦道了声别,转身上楼。

    缓缓的抿了一口茶,秦彦说道:“我好像不认识你吧?如果是看病的话,现在已经打烊了,明天再来吧。”

    “不是不是,我不是来看病的。”胡兆祥呵呵的笑道,“秦先生不认识我,可我对秦先生的大名可是如雷贯耳啊。今天冒昧前来叨扰,其实是想给秦先生赔个不是。”

    秦彦愣了愣,挥了挥手,说道:“坐吧!”

    胡兆祥道了声谢,在秦彦的身旁坐下。

    “我不明白胡先生刚才的话是什么意思,跟我赔罪,赔什么罪?我跟胡先生有什么过节吗?”秦彦诧异的问道。

    “都是手下人不懂事冒犯了你,也是我律下不严,我自当过来陪罪。”胡兆祥说道。

    秦彦眉头微蹙,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后脑,语气不悦的说道:“你有什么话就直说吧,不必拐弯抹角。”

    “秦先生应该认识宁浩吧?”胡兆祥问道。

    秦彦愣了一下,眼神中迸射出一股寒意,说道:“当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