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惊天曾经的兄弟,一个敢指使炸毁墨子诊所的人,秦彦怎会不记得?若非是因为段北的关系,秦彦已经杀了他。不过,宁浩被关押在国安局的事情没有其他人知晓。秦彦的眉头微蹙,重新的打量了胡兆祥一眼,心中暗暗地想道:“难道他就是宁浩背后的人?那个可以在短短的时日内便将宁浩捧起来的神秘人物?”

    秦彦还正准备找他呢,没想到他反而自动送上门,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

    “实不相瞒,其实宁浩是我的手下。当年他从牢里出来后,是我支持他让他建立了浩远集团,他也是我在华夏这边的一个联络人。只是,没想到他渐觉自己翅膀硬了,开始不听我的命令,甚至勾结中东意图实行恐怖袭击,而且还炸毁了秦先生的诊所。虽然这并非是我的命令,但我也难逃责任。因而,特地来跟秦先生赔个不是,希望秦先生可以见谅。”胡兆祥态度十分诚恳,可是话语中却分明是将所有的责任全部推到宁浩的身上。

    秦彦淡淡一笑,说道:“宁浩已经受到他应有的惩罚,事情也过去了,你不必道歉。”

    愣了愣,胡兆祥问道:“敢问秦先生是如何处置的他?这些日子我一直在联络他,可惜却联络不上。我还准备领着他亲自登门谢罪,交由秦先生处置呢。”

    “你说呢?”秦彦嘴角勾起一抹森冷的笑容。他可没有打算将宁浩的事情告诉胡兆祥,毕竟胡兆祥虽然推说这件事情跟他没有任何的关系,但是,秦彦是绝对不会相信。能够在短时间内扶植宁浩上台,这样的人能控制不住宁浩?会让他在自己手心里折腾?很明显,胡兆祥这次来名为道歉,实则是想打探宁浩的消息。毕竟,宁浩是他的人,一旦落入国安局的手中就很有可能把他的事情也给抖出来。

    胡兆祥愣了一下,讪讪的笑了笑,说道:“应该的,应该的。就算秦先生不解决他,我也饶不了他。”

    淡淡的笑了笑,秦彦说道:“宁浩炸毁我的诊所倒是小事,他勾结制造恐怖袭击,并且帮助很多非法组织洗黑钱,这件事情国安局一直盯着。胡先生作为他的老板,只怕也很难脱得了干系啊,相信国安局的人也一定在寻找你的踪迹。如今你这样堂而皇之的来找我,就不怕我去国安局告密?”

    呵呵的笑了一下,胡兆祥说道:“我行得端坐的正,事情本就跟我没有关系,就算国安局的人找到我,我也不怕。况且,我相信秦先生不是那样的人。江湖人,有江湖人的做事手法,若非如此,秦先生又怎么会直接对付宁浩,而不依靠国安局的人去解决他呢?”

    “哼哼!”秦彦阴冷的笑了一声,说道:“胡先生对我倒是很了解啊。似乎,胡先生知道我不少的事情啊。”

    “知道一些,不太多。”胡兆祥讪讪的笑道,“我知道秦先生一直在调查沈惊天的死因,一直想找出谁是幕后的黑手,对吗?”

    眉头微蹙,秦彦说道:“你知道是谁做的?”

    “其实今天冒昧前来叨扰除了跟秦先生道歉之外,也是希望跟秦先生谈论一下合作的事宜。如果我们强强联手的话,势必如虎添翼,更上一层楼。”胡兆祥自信的笑着,仿似吃定了秦彦一定会答应他一样。

    “合作?怎么合作?”秦彦愣了愣,问道。

    “我知道秦先生跟国际雇佣军组织狼牙的关系非常密切,狼牙作为世界雇佣军的王者,想必需要很多的军火。这方面我可以提供,只需要秦先生从中斡旋,促成我们双方的合作,那么就可以拿一成的干股。如何?”胡兆祥说道。

    不屑的笑了笑,秦彦说道:“胡先生,你未免太小看我了吧?你觉得我会缺那点钱?再说,狼牙有他自己的渠道,根本不需要其他人提供军火。就算我从中斡旋,这笔买卖也做不成。胡先生,以你的聪慧才干,为什么不能做点其他买卖?我相信也一样可以做的很好,何必惦念着这些?这碗饭可不好吃,一个不慎,那是要掉脑袋的事情。”

    “富贵险中求嘛。不冒点风险又怎么能赚大钱?”胡兆祥呵呵的笑着说道。

    顿了顿,胡兆祥又接着说道:“其实,以天罚在华夏的实力,只要秦先生点头,咱们可以通力合作,由我从金三角和俄国那边进货毒品和军火,你们负责运输,然后再转口去东南亚和岛国,必然可以赚得盆钵皆满。这么好的生意,秦先生有理由拒绝吗?”

    “生意是不错,也的确很赚钱。石油、军火和毒品是世界三大贸易,不过,天罚有严格的规矩,绝不触碰军火和毒品,这是祸国殃民的事情,咱不做。所以,我劝胡先生不要再说,无论是什么样的条件我也不会同意。”秦彦拒绝道。

    胡兆祥愣了愣,眉头微蹙。

    “别给脸不要脸,找你合作那是看得起你。”胡兆祥身后一名保镖厉声喝道。进门开始,他就一直看秦彦不顺眼,胡兆祥已经算是十分客气,可这小子却是得寸进尺,这让他心中十分窝火。

    秦彦眼神一凝,嘴角勾勒出一抹邪邪的笑容,显得人畜无害。“胡先生,你的狗似乎有些不太听话啊,主人还没说话,它倒先吠了起来。”

    胡兆祥挤出一丝笑容,却并没阻止的意思,很显然,是他授意手下如此。

    “你骂谁是狗呢?给脸不要脸,我看你是活腻味了吧。”保镖愤怒的吼道。

    秦彦缓缓的转头看向他,嘴角挂着那抹人畜无害的笑容,淡淡的说道:“很好,很强大!”

    保镖愣了一下,有些诧异的看着他,弄不懂他到底是什么意思。忽然间,他只觉眼前一晃,接着自己的胸口传来一阵剧痛。紧接着,腹部遭秦彦狠狠的踹了一脚,整个人倒飞出诊所外,重重的摔倒在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