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乐虎国际娱乐乐虎国际国际 > 辣手神医 > 第426章 人心不古
    秦彦的声音低沉,却透出一股莫名的威严,黄毛停住脚步,不敢动弹。

    “过来!”秦彦招了招手,淡淡的说道。

    “你……,你想干什么?”黄毛惊恐的问道。

    “过来!”秦彦加重语气,充满了威吓。

    黄毛不敢反抗,颤颤巍巍的走到秦彦面前,强自镇定,言语却不停的颤抖着。“我……,我告诉你,我老大可是青山镇的大哥,你敢动我,我老大一定不会放过你的。”

    “哼!”秦彦不屑的哼了一声,说道:“你给我记住,他是我兄弟,如果以后你再敢骚扰他的话,我就要你的命。今天只当是小惩大戒,下一次就没有什么好说了。明白吗?”冰冷的语气中散发着森冷的寒意,让黄毛不自觉的浑身颤抖,连连的点头,“知道,知道。”

    “滚吧!”秦彦斥道。

    黄毛如释重负,哪里还敢多言,忙不迭的转身逃走。待距离秦彦有一段距离后,黄毛叫嚣道:“小子,有种你别走,老子马上带人过来,非整死你丫。”

    秦彦转头扫了他一眼,黄毛浑身一颤,拔腿就跑。

    “老大,你什么时候回来的?”看到黄毛等人离去,猴子兴奋的问道。

    “今天。”秦彦说道,“你怎么在这里摆摊?”

    猴子尴尬的笑了笑,说道:“老大,你也知道,我性格懦弱,也做不了什么大事。当初高峰也让我跟他一起混,帮他的忙,可是我什么忙也帮不上。后来,高峰就给了我一点本钱,让我做点小生意。有他在的时候,经常会有道上的人过来捧场,生意倒也红火,也没有人敢闹事。可是……。”

    顿了顿,猴子接着说道:“老大,你知道了吧?高峰前几天出车祸去世了。”

    “知道,我也正是因为这件事情所以赶回来的。”秦彦说道。看到猴子混得凄惨模样,秦彦默默的叹了口气,自责不已。高峰在的时候或许还没什么人敢欺负他,可是,高峰刚刚过世就有人过来闹事,摆明就欺负他。而且,萧通不可能不知道猴子是高峰的兄弟,如果他真的拿高峰当兄弟,又怎么会允许有人欺负猴子?秦彦的眉头紧蹙,看来自己离开的这段时间发生了很多事情,萧通也不再是以前那个萧通。

    “高峰的后事处理好了吗?”秦彦问道。

    “都处理好了,只是可怜了他奶奶没人照顾。老大,你说好好的一个人怎么说没就没了呢?”猴子的眼神中透出一股沉痛的情绪,看得出他对高峰的死很难过。

    “我不在青山镇,高峰的奶奶以后就要靠你照顾了。等事情办完,我给你找个门面开个小超市,也不必再在这边顶风冒雨。”秦彦说道。

    “老大,这怎么行?我有手有脚的,哪能要你的钱?”猴子满脸的难为情。

    “咱们是兄弟,什么你的我的?跟我还那么客气?就这么说定了。这两天你也别出来做生意,四处看看有什么好的门面。高峰奶奶年纪大了,也不是太方便,只有靠你照顾了。如果不是因为这样的话,你也可以跟我去滨海,也好有个照应。”秦彦说道。

    “我觉得青山镇挺好,虽然不像滨海那么繁华,但是,生活倒是很惬意恬静。像我这样的人,就算去了滨海也做不了什么,我也没想过可以发大财做大官,只要简简单单的生活就好了。”猴子呵呵的笑着,脸上透出一股满足感。

    知足者常乐!或许,很多人会觉得他没有上进心,没有出息。但是,正是因为他的这种简单,反而比很多人活的更加的开心。

    的确,以猴子这样的性格也很难做出什么大事。但是,人生在世,并不一定非要轰轰烈烈,平平淡淡才是真。君不见,很多富豪巨贾最后反而更奢望这种简单的生活吗?

    “高峰虽然不在了,可是萧通还在啊?他知道你是高峰的兄弟,难道就没有照顾你?你有什么麻烦也可以给他打电话啊,他应该不会不管吧?”秦彦试探性的问道。

    “萧通?哼,你别说他了,他就是个混蛋。”猴子愤愤的说道。

    “怎么了?为什么这么说?”秦彦愣了愣,诧异的问道。猴子虽然生性懦弱,但是,为人却十分真诚,也从不说假话。他绝对不会无中生有,造谣生事。

    “老大你离开青山镇去了滨海之后,高峰和萧通合作很快解决了洪天照和李乘风,全部接受了他们的生意,成为青山镇最大的人物。人啊,一旦有权有势就容易变,自从萧通完全的接掌洪天照和李乘风的生意之后,简直成为青山镇的恶霸,比他们说着的恶事还要多。高峰因为这件事情跟他争论了很多次,每次都是吵得面红耳赤。有一次,高峰跟我说他想带人出来单干,不想再跟萧通一起合作,他觉得萧通继续这样下去的话,就是自掘坟墓。”猴子说道,“现在高峰死了,他应该开心还来不及,怎么还记得高峰有我这个兄弟?”

    秦彦眉头微蹙,若非是猴子亲口所说,他实在很难相信萧通会变成这样的人,这还是当初自己认识的那个人吗?看来,金钱和权势真的可以改变一个人。

    “高峰的葬礼他有没有去?”秦彦问道。

    “去了,基本上也都是他出的钱。可我知道,他这么做不过只是摆摆样子,不想被别人说三道四而已,故意做出一副重情重义的模样。他这种人,哪里还有什么良心?前段时间,镇里准备修一个公园,需要征收一些地皮。当时他拿下这个工程,就因为别人嫌赔偿的价格太低不愿意拆迁,结果当天晚上他就叫人把人家家给烧了,差点把人都给烧死。老大你说,这还是人干的事吗?当初洪天照和李乘风也没这么恶劣啊。”猴子愤愤的说道。表情中可以看出他对萧通十分的不满。

    “那你没有觉得高峰的死不是意外?”秦彦接着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