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乐虎国际娱乐乐虎国际国际 > 辣手神医 > 第430章 不见棺材不落泪
    罗松怔怔的看着秦彦,心中预感到不妙。

    “秦先生是我的好朋友,他问你什么你就老老实实的回答什么,不许有半句假话,明白吗?你应该清楚我的手段,如果我知道你敢撒谎的话,你清楚会有什么后果。”萧通冷声的威胁道。

    “知道,知道。”罗松连连的点头,说道。

    秦彦眉头微蹙,清楚萧通刚才的话分明就是在威胁罗松,似乎是在暗示着什么。冷冷的笑了笑,秦彦说道:“今天我去所里的拘留所看过你老表马佳,他也已经把事情都跟我说了。他说是你指使他驾车撞死高峰,并且制造出车祸的样子,对吗?”

    罗松一怔,说道:“是,是我指使马佳做的。”

    满意的点点头,对罗松的态度秦彦很满意,至少,他没有推搪。也许,是他清楚根本就推脱不掉。“说吧,是谁让你这么做的?”秦彦问道。

    “没有人指使我,是我自己的意思。”罗松傲然的说道。

    “哼!”秦彦冷笑一声,说道:“你当我是傻瓜吗?你为什么要杀高峰?你又有什么胆量杀他?难道你不知道杀了他会有什么后果吗?”

    “既然敢做我也不怕承认,高峰是我叫马佳撞死的。当初我跟他的时候替他卖命,可是转身他就一脚把我踢开,他当我是什么?既然他不仁,那也别怪我不义。”罗松愤愤的说道,“我知道撞死他会有什么后果,被发现的话最多只是一命偿一命而已。我烂命一条,有什么好怕的?既然现在你们都已经知道了,那我也无话可说,要杀要剐,悉听尊便。”

    秦彦愣了愣,眉头紧紧的蹙在一起,眼神中迸射出阵阵寒意。“你真的不怕死?”秦彦冷声说道。

    “怕。可是,既然选择走这条路,怕也没有用。”罗松说道。

    “说实话,我倒是很欣赏你,很讲义气。可是,你这么护着那个人,可他却对你的死不管不顾,这样值吗?”秦彦说道。

    “我说过,杀高峰是我的主意,没有人指使我。你要动手替他报仇就快一些,别墨墨迹迹的不像个男人。我若是皱一下眉头,就不算好汉。”罗松慷慨激昂,大有英勇就义的气魄。

    “死,是一件容易的事情,难得是生不如死。你知道我是做什么的吗?我是医生,一名中医,我有无数种办法可以让一个人生不如死,慢慢的受尽折磨。我知道你讲义气,不怕死,可是你以为你死了事情就可以解决?我说过,谁敢伤害我的兄弟,我要他付出代价,不单单是你,包括你的家人也全部都会因为你的所谓义气而遭殃。你难道愿意看着他们因为你的事情受到连累吗?”秦彦冷声的威胁道。

    萧通的表情微微一变,心里不禁有些担心,生怕罗松会说出来。

    罗松愣了愣,斥道:“江湖有江湖的规矩,祸不及家人,杀高峰是我一个人的主意,你伤害我家人算什么?难道不怕江湖上的人耻笑吗?”

    呵呵的笑了笑,秦彦说道:“不好意思,我只是名医生,我不是你口中所谓的江湖人,你们江湖的规矩对我没有用。在我的世界里,只有一条准则,那就是以牙还牙,以血还血。你不比急着回答我,可以好好的考虑一下,想好再说。”

    罗松愣住了,陷入沉默之中。

    萧通浑身一震,厉声喝道:“你别以为你死了事情就可以善了,老老实实的把事情全部交待出来,还可以死个痛快。这件事情不是你一个人可以承担的起的,你也休想一个人可以扛下来。”

    话,虽是这样说,可他的眼神分明就是在暗示着罗松什么。眼神中的那股威胁,罗松清楚的看在眼中,也明白他话中到底是什么意思。

    秦彦眉头一蹙,冷哼一声,说道:“我让你说话了吗?要不你来问?”

    萧通愣了愣,讪讪的笑了笑,说道:“你问,你问!”

    转头看向罗松,秦彦说道:“只要你老实的说出来,我可以担保你安然无恙,也可以保你家人安全。考虑好了吗?”

    深深的吸了口气,罗松说道:“我还是那句话,这件事情是我一个人的主意,没有人指使我。”

    秦彦眼神冷了下来,猛然间一脚踹了过去,正中罗松的胸口。“砰”的一声,罗松倒飞出去,重重的撞在墙上,嘴角溢出一丝鲜血。“给脸不要脸。我看你是不见棺材不落泪啊。”秦彦冷声说道。

    罗松擦了擦嘴角的血渍,放肆的笑着,说道:“你打我也没用,没有人指使我你让我说什么?要动手就快点,像个男人样,别墨迹。”他,故意的激怒秦彦,就是希望快点死。这,也是他唯一的一条路。

    冷哼一声,秦彦缓缓起身,说道:“想死,没有那么容易。”走到罗松面前,秦彦摆弄着手中的匕首,灯光下,散发着森冷的寒光。匕首抵在他的胸口,缓缓用力,刺入他的血肉,慢慢的划动。

    “其实你不说我也知道是谁,我不知道你因为什么护着那个人,没关系,你可以不说。咱们就比比耐性,看谁的耐心好。”秦彦的嘴角微微扬起,勾起一抹邪邪的笑容。

    利刃隔开皮肉的疼痛,让罗松疼的龇牙咧嘴,却硬是忍着一声不吭。鲜血,顺着他的胸口缓缓淌下,触目惊心。

    “我不会让你那么快死,我会让你亲眼看着你的亲人一个个的死在你面前。就如同你杀了高峰一样,我也让你体会一下失去亲人朋友的感觉。你想玩,我会慢慢陪你玩。”秦彦邪邪的笑容让人觉得不寒而栗。

    “秦彦,你他妈就是个畜生,有种你杀了老子。”罗松愤怒的吼道,肉体和精神双重的打压已经让他渐渐感到有些崩溃。如果继续这样下去的话,很难保证他不会说出来。

    萧通大吃一惊,连忙的起身冲了过去,一把掐住他的咽喉,愤怒的吼道:“说,到底是谁指使你的?快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