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乐虎国际娱乐乐虎国际国际 > 辣手神医 > 第437章 临行之托
    独孤白辰愣了愣,问道:“方便吗?”

    微微一笑,秦彦说道:“没什么不方便的,你帮忙照看些就好。”

    “好!”独孤白辰点点头。

    “你觉得李恩熙怎么样?”秦彦问道。

    “还好!”独孤白辰淡淡的说道。

    “什么叫还好?你们对武学都那么的痴迷,应该有不少的话题吧?”秦彦笑了笑,有心要撮合他们。

    “很好说话。”独孤白辰说道。只是,眼神中闪烁着的一些东西却分明的显示出他内心并不想这样。独孤白辰看似是个冷漠而不容易让人靠近的人,实则内心却是十分的炙热。若非如此,又怎么可能和秦彦越走越近?

    秦彦无奈的摇了摇头,苦笑道:“其实,我觉得你们应该很能说到一起去,应该可以成为很好的朋友,你可以试着和她相处相处。”

    “呃!”独孤白辰淡淡的应了一声。他如何会不明白秦彦话中的意思,只是,在情感上他从未有过经历,一个痴迷武学的人对感情反倒变得陌生变得不知所措。

    秦彦没有再说,以独孤白辰的性格就算自己说再多也没用,还是靠他自己慢慢感受吧。再说,感情的事情就是要顺其自然,自己过分的撮合可能反而会适得其反。

    “这边的事情就拜托你了,有什么事情就给我电话。”秦彦说道。

    “好!”独孤白辰应了一声,“没什么事情我先走了,你休息吧!”

    “嗯!”秦彦点点头。

    独孤白辰道了声别,转身离去。

    看到独孤白辰离去的背影,秦彦的嘴角缓缓的勾起一抹弧度,经过这段时间的相处,他可以清楚地感觉到独孤白辰再慢慢的改变,心态也好,还是性格也好。他相信,他们可以成为很好的朋友。这种化敌为友的感觉较之其他更为的珍贵。

    随即,秦彦又拨通薛冰的电话。

    “门主!”对面传来有些嘈杂的声音,应该是在酒吧。

    “青山镇没出什么事情吧?”薛冰问道。

    “没有。”秦彦淡淡的应道。

    “对了,饕餮去找你了吧?”薛冰问道,“他跟我打听你的下落,我就告诉他了!”

    “嗯!”秦彦应了一声,说道:“在青山镇的时候我遇到了南宫凯旋,他就是遮天的首领。”

    “什么?南宫凯旋就是遮天的首领?他去青山镇做什么?”薛冰诧异的问道。

    “调查当年南宫世家被人灭门的事情。可惜我当时不知道是他,不然的话,也不会轻易让他走了。”秦彦有些惋惜的说道。顿了顿,秦彦又接着说道:“还有,宁浩背后的人也来找过我,他叫胡兆祥。听他当时话中的意思,可能最近有什么大买卖,你找人留意一下。不要跟他起正面冲突,留意一下他的动作就好。还有,详细的调查一下胡兆祥跟南宫世家的关系,我总觉得他们之间似乎有着某种微妙的关系。”

    “好,我会找人详细留意这方面的事情。”薛冰应道。

    满意的点点头,秦彦又接着说道:“这两天我可能会去盛京,这边的事情就麻烦你多照看着点。我不在的时候,我不希望滨海这边出现任何的问题。”

    “你放心去吧,这边我会照看好。”薛冰说道。

    秦彦苦笑一声,说道:“什么叫我放心的去吧?能不能说点吉利的话?”

    薛冰愣了愣,意识到自己言语有失,连忙的说道:“对不起,我……,我不是那个意思。”

    “跟你开玩笑呢,别那么紧张。”秦彦呵呵的笑了笑。这丫头始终对自己有着一种发自心底的敬畏,说话也总是小心翼翼,不敢有差池。秦彦的一个表情一句话,都很有可能让她感觉到紧张。

    “盛京是东北虎凌云霄的地方,天罚在那边根本没有任何的势力,你这过去就等于是孤军奋战。门主,你一定要小心。”薛冰担忧的说道。

    淡淡一笑,秦彦说道:“放心吧,我有分寸。就算他东北虎凌云霄的势力再大,那也大不过我天门。稍后我会联系段南,万一有事,会让他调派人手过去。”

    “嗯,那我就放心了。”薛冰松了口气,说道。

    “好了,不说了,我还有事,挂了!”说完,秦彦直接挂断了电话。

    听着电话里传来的“嘟嘟”声,薛冰愣了愣,心中有些失落。她本想着秦彦就要离开了,想问问他晚上是不是可以过来住,可是,话尚未出口,电话已然挂断。

    沈沉鱼在G国参加维和部队的行动,暂时应该是回不来。段婉儿也回了燕京,因为她的身份和家族地位,也应该不会有事。至于白雪,以她的功夫也没多少人能够伤她,况且还有薛冰照看着应该没事。在滨海,秦彦唯一担心的也就只有沈落雁。

    给沈落雁打了个电话后,秦彦驱车赶往沈家别墅。

    敲门后,沈落雁打开家门,一身紫色蕾丝睡衣完美的勾勒出她的身材,若隐若现,充满了诱惑力。头发湿漉漉的滴着水,应该是刚刚洗完澡,身上还散发着淡淡的沐浴露的味道。秦彦怔怔的看着她,有些痴了!

    察觉到秦彦异样的眼光,沈落雁脸上泛起绯红,垂下头去,低不可闻的声音响起,“进来吧!”

    秦彦意识到自己的失态,慌忙的移开自己的目光,尴尬的笑了笑,掩饰过去。也不知为何,自从无名真气得到提升之后,秦彦越发的感觉自己对女人的控制力变得薄弱。他也琢磨不透为什么,若非自己意志力坚强,指不定要伤害多少人啊。

    “喝茶还是喝咖啡?”沈落雁问道。

    “茶吧!”秦彦在沙发上坐下。

    “只有矿泉水,行吗?”沈落雁说道。

    秦彦愣了愣,苦笑一声,那干嘛问自己喝茶还是喝咖啡?“行!”

    话音落去时,沈落雁已经拿了一瓶矿泉水递到他面前。依云牌,价格不菲,绝对算是矿泉水中的佼佼者,无可比拟。

    在秦彦的身旁坐下,沈落雁问道:“这么晚找我是不是有什么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