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乐虎国际娱乐乐虎国际国际 > 辣手神医 > 第449章 防暴部队
    不消片刻,王山等一批人全部倒在了地上,不是手筋被挑断就是脚筋被挑断,没有一个完整的人,场面血腥。欧阳靖成和几名保安看的目瞪口呆,这哪里是群殴?完全就是虐杀,简直就是群狼冲入了羊群之中。

    何玮却似没有丝毫的反应,俨然一副浑不在意的模样。对于他这样从战火中走出来,面临过无数死亡的人来说,这样的场面根本不值得他在意。转身走到秦彦面前,何玮问道:“秦先生,还满意吗?”

    点点头,秦彦说道:“不愧是段南的人,果然非同一般。我想,你们的战斗力丝毫不属于狼牙的人,我很满意。”

    “谢秦先生赞赏。”何玮说道,“说起来,我还得感谢秦先生能够给我们这样的机会。”

    “哦?为什么这么说?”秦彦愣了愣,诧异的问道。

    “这些时日我们一直在俄国边境地区进行着训练,整天没什么事情可做。当接到段先生的电话,让我们到这边协助秦先生,简直是兴奋不已。只是,这些角色有些太不入流,没什么意思。”何玮呵呵的笑了笑,说道。

    “放心,以后有的是机会。这些只是小角色而已,相信东北虎凌云霄的手下也有着一帮能人,否则,他也不可能屹立东北的黑道这么久。”秦彦微微一笑,说道。

    “秦先生,需不需要我们直接做了他?”何玮问道,“只要秦先生一声令下,我们兄弟赴汤蹈火,保证完成任务。”

    满意的笑了笑,秦彦说道:“我知道你们现在都急于想做出点成绩出来,但是,眼下还不是时候。我想先亲自会一会那个东北虎再说,我也很想知道他到底是老虎还是狐假虎威的小狐狸。今天这件事情肯定不会就此罢休,他们肯定会继续派人过来,所以还要麻烦你们在这里留守一段时间,防止他们的人闹事。矿场的工程肯定是要继续,绝对不能停,就辛苦你们了。”

    “应该的,没什么辛苦不辛苦,跟以前咱们进行的任务相比,根本不值一提。”何玮轻松的说道。顿了顿,何玮又接着问道:“秦先生,不知道我们能不能配枪?没枪在手里总感觉不自在。”说完,何玮笑了笑,模样显得很是憨厚,跟刚才那副杀神的模样相比,简直判若两人。

    “枪?最好不要。”秦彦说道,“华夏在这方面管理的十分严格,真要是动了枪事情也就闹大,不好收拾。当然,你们可以用来防身,万一威胁到你们生命的话,你们随便怎么做,出了事情我来扛。”

    “好。”何玮显得兴奋难当。

    能跟随这样的一位老大,何玮觉得简直就是一种幸运。特别是那句“出了事情我来扛”,那不知道是多少做手下的期盼的话语。他清楚秦彦的身份,段南也没有隐瞒,不过,何玮清楚秦彦身份的重要性,因而并未称呼他门主。

    转头扫了那三名保安一眼,秦彦说道:“你们也都留在这里,好好的学学。让他们多教你们一些基本的搏斗技能,以后公司还有很多事情需要靠你们。好好努力,我相信你们日后都会有成就。”

    保安连连点头,显得有些兴奋。刚才看到这帮人的身手,简直羡慕的不行,哪个男人没有梦想过可以仗剑天涯?如今有机会跟他们学习,自是求之不得的事情。

    说话间,忽然警铃声响起,几辆警车呼啸而来。秦彦眉头不禁一蹙,谁报得警?目光不由的瞥向萧薇。

    “不是咱们的人报得警。”萧薇说道。

    秦彦愣了愣,不是他们,那就只有东北虎凌云霄那边的人了。这些人的胆子倒是很大,持刀行凶也就罢了,竟然还敢报警。

    警车停下,车内传出十几名警察。不是一般的刑警,看他们的穿着显然是防暴部队的人。这帮人可不同于那些刑警,可都是经过严格的训练,并且配备了软性的特殊武器,甚至配备有95式自动步枪、88式狙击步枪和92式手枪等。是专门用来压制暴动和驱赶示威人群,像这样大规模的械斗,一般的警察是根本不会插手,都是有这些防暴警察处理。

    “喝喝!”全副武装的防暴警察喝喝有声,气势汹汹。只是,对何玮这些雇佣军来说,这样的场面并不足以震慑住他们。

    其中一名中年男人大声喝道:“放下武器,否则我们将采取暴力。”

    何玮不屑的瞥了一眼,转头看向秦彦,显示询问他的意思。秦彦微微点头,示意他们放下武器。

    中年男人自然很快的在人群中察觉出秦彦是他们的首领,走到秦彦面前,目光扫了一眼地上躺着的王山等人,眉头微蹙,喝道:“简直是目无王法,光天化日之下竟然敢持械行凶,全部给我带走。”

    “慢!”萧薇连忙的上前,说道:“我是天衡集团盛京分公司总经理萧薇。这些人捣乱我们矿场施工,持械威胁我们的工作人员,出于对他们安全的考虑,我调派公司的保安前来护卫。他们只是正当防卫而已。”

    “正当防卫?哼,正当防卫需要把人伤这么厉害?我看你们就是故意行凶。我不管你们出于什么目的,你们的行为已经触犯法律,统统给我带回去。”中年男子喝道。

    秦彦眉头微微一蹙,淡淡的笑了笑,说道:“我想你弄错了,他们只是在这边练习搏击而已,所有人都是我伤的。你要抓人的话,我跟你走就是。”

    “练习搏击?你当我是傻瓜吗?你们谁也别想走,全部跟我回去。”中年男子厉声喝道。

    秦彦眼神一凝,冷声说道:“我不知道是谁报的警,竟然调动武警的防暴部队过来,但是我想有些事情大家心知肚明。这帮人是什么身份想必你们也很清楚,我们天衡集团是正经的商人,如果事情真的闹大,我想不是这么简单吧?你们无非就是想抓人交差而已,我跟你们回去就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