次日清晨,在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中姚远惊醒过来,闻听属下的报告顿时震惊非常。短短的一夜之间,约莫有四十多个大哥级的人物遇袭被杀,这些可都是掌管着一方事务的大佬,算得上是凌云霄的核心团队。

    挂断电话后,姚远眉头深锁,他深知事情的发展并非突如其来,显示别人精心设计好的一切。那会是谁呢?除了秦彦,姚远也实在想不出还有其他什么人。在他看来,只有秦彦手中的天罚有足够的实力做到这一点。再结合昨晚孔平的钱被劫一事,姚远更加可以肯定是秦彦所为。

    这些人之中,有些跟姚远势不两立,也有些算是他的心腹。但是昨晚孔平的事情已然引起凌云霄的不满,虽然凌云霄最后也只是不了了之。姚远不禁担忧起来,若是让凌云霄知道这件事情会不会认为是自己背后搞鬼,趁机铲除异己呢?可是,这么大的事情他又不能不报告,也根本就瞒不住。

    跟随在凌云霄身边这么久,姚远很清楚凌云霄的为人,也知道除了自己之外凌云霄还有更多的眼线在下面。几乎每一个大哥级的人物身边都有凌云霄安插的卧底,甚至乎自己的身边也可能有。这些人如同鬼魅一般,无影无形,可是一旦某个大哥犯错,凌云霄必然会知晓。这么严重的事情,又如何隐瞒的住?

    沉思良久,姚远拨通凌云霄的电话。

    电话接通后,对面传来凌云霄有些愠怒的声音,“一大清早又有什么事情?”

    “凌先生,出事了。”姚远听出他的不悦,却不得不硬着头皮汇报。

    “什么事?”凌云霄眉头微微一蹙,问道。

    “刚刚接到报告,昨晚一夜之间我们有四十五个领导人出事,不是被人暗杀,就是各种意外身亡。”姚远说道。

    凌云霄一震,再无睡意,冷声问道:“你说什么?再说一遍。”

    “昨晚我们四十五个领导人被人暗杀,死于非命。”姚远重复了一遍。

    “四十五个?是谁干的?”凌云霄愤怒非常。那些可都是公司的骨干,也是维持他庞大组织运作的人物,他们一死,公司必将会有段时间的混乱。

    “根据下面的人汇报,他们根本不清楚对方的身份,可是他们行动迅速,而且显然是早有准备,必然是职业杀手所为。以我估计,这件事情应该是秦彦做的。除了他,我实在想不出还有什么人有这么大的号召力,而且,只有他跟咱们有这么深的仇隙。叶峥嵘的失踪,天罚必然将所有的责任都推到咱们的身上,这显然是他们报复的行动。”姚远缓缓的说道。

    “秦彦!”凌云霄愤怒的面孔变得扭曲。

    一直以来,凌云霄并没有将秦彦放在眼里,在他看来,连叶峥嵘都差点死在他的手里,现在失踪了,更何况是秦彦?可如今事情的发展显然超出了他的预期,打得他措手不及。冷冷的哼了一声,凌云霄说道:“你还没有查出秦彦的住所吗?他就在盛京,你别告诉我你找不到他。”

    “我们已经确认他的住址。”姚远慌忙的说道。

    “那还等什么?给我找人做了他。如果咱们不做点事情的话,岂非被人笑话?哼,他跟我来这一手,咱们也回敬他一手。还有,调集人手,我也要天罚的人尝尝这个滋味。”凌云霄愤怒的说道。

    “明白,我稍后就安排。”姚远说道。

    冷冷的哼了一声,凌云霄说道:“姚远,我一直都很信任你,就连孔平的死我也没有跟你计较。可是,如果让我知道你跟秦彦有什么不清不楚的关系,这件事情跟你有关的话,可别怪我不讲这么多年的情义。”

    姚远一阵惶恐,连忙的说道:“凌先生,我怎么敢这么做?那些大哥虽然有很多跟我不和,却也有很多人跟我关系很好,如果真是我做的,我又怎么会这样呢?凌先生,你可一定要相信我,我对你可一直都是衷心的。”

    “最好是这样。如果不是看在你一直以来还算衷心的份上,我也不会对你这么放纵。”凌云霄冷声的说道。

    姚远擦了擦额头的汗水,心中松了口气,暂时算是过了这关。只是,谁能保证接下来不会再出事?深深的吸了口气,姚远说道:“我认识一个国际杀手组织,他们做事能力很强,我在想,咱们是不是请他们出马?秦彦的身手很厉害,我担心咱们的人去也只是白白的送死而已。”

    凌云霄眉头微微蹙了蹙,本想说些什么,可是终究还是没有把心里的话说出来。“你安排就好,无论花多少钱,我只要一个结果,我要天罚也乱成一锅粥,也让他们尝尝这个滋味。还有,告诉那些杀手,秦彦我要活口。”

    姚远愣了愣,说道:“好,我会吩咐下去。”

    深深的吸了口气,凌云霄平复自己有些激动的心情,接着说道:“一下子死了这么多人,下面一定乱成一锅粥,必须尽快的稳住这个局面。今天我有很重要的事情要跟那帮洋毛子谈,事情就交给你去办,等事情处理完我会立刻赶回去。记住,一定要稳住局面,切不可乱。事情我可都交给你了,你别让我失望。”

    “凌先生放心,我一定不会让你失望。”姚远说道。

    话虽这么说,他的心里却是一点也没有松懈。这件事情并非是什么好差事,做不好的话,估计自己前途难保。就算做好了,那也得看怎么做,如果全部安插的是自己信任的人,估计也会引来凌云霄的怀疑和猜忌。又或者,没有办法解决秦彦那边的事情。等等,等等,这都让姚远苦恼不已。

    “还有什么事情吗?”凌云霄问道。

    “没了。”姚远回答道。

    “行吧,那你就赶紧去办吧,人员管理调度上我就不管了,你负责就好。最重要的是稳定民心,还有尽快解决秦彦的事情。”说完,凌云霄挂断了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