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乐虎国际娱乐乐虎国际国际 > 辣手神医 > 第534章 龙腾基地
    翌日清晨!三人坐船过江,越过边境,抵达E国境内。

    码头,早有人在等候,一辆北京吉普停靠在一旁,一名年前男子靠在一边,不时的举头张望。看到秦彦等人出来,连忙的迎了上去。

    “良哥,老大让我们来接你。”一名男子说道。

    “嗯!”微微的点了点头,冯良转头看了秦彦和司徒昭然一眼,说道:“秦先生,司徒先生,咱们上车吧。”

    话音落去时,年轻男子已经打开车门。

    司徒昭然坐在副驾驶座,秦彦和冯良坐在后面,一行人驱车径直赶往龙腾基地。

    司徒昭然不时的从后视镜里偷偷的观察着秦彦,见他表情淡定自若,心里也渐渐松了口气。秦彦没有东张西望,他相信段南有他的安排,一定早就派人在码头这边监视,会一路跟踪。

    “秦先生,还有很长的一段路,你可以先休息一下。”冯良说道。

    “不用,难得到E国来一趟,正好沿路欣赏一下风景也很不错。”秦彦微微的笑了笑,心中却是在默默的记着行车路线。

    冯良似乎看出了秦彦的意图,但也只是淡淡的笑了笑,并未深究。

    “秦先生今天似乎打了香水啊。”司徒昭然有意无意的问道,显然是对秦彦这特别的举动产生了怀疑。

    呵呵的笑了笑,秦彦说道:“咱现在也算是出国了嘛,到了国外怎么也要注意一下形象,免得让这些个洋毛子说咱华夏人是不开化的野蛮人。”

    “他们才是不开化的野蛮人,体毛跟大猩猩似得。”冯良附和着笑了笑,说道。

    顿了顿,冯良又接着说道:“不过有一点,E国的美女的确很多,街上随时可见,个个身材高挑,也很符合咱华夏人的审美观。”

    秦彦干笑着附和两声,不再言语。

    冯良和司徒昭然偷偷的对视一眼,也都相继闭上嘴巴。车内的气氛显得有些个尴尬,只有收音机里传出的声音,叽里咕噜的,一句也听不懂。

    车子在缓慢的行驶着,冯良的眼神却不时的瞥向窗外,确认有没有人跟踪。

    中午随便在路边的餐厅吃了午餐,四人继续赶路。

    因为是在E国边境的城市,也有不少的华夏人到这里做生意,中餐厅很多;而且,生意都很火爆。这些洋毛子似乎对华夏的锅包肉十分的偏爱,处处可见主打锅包肉的餐厅。

    又行驶了一段很长的距离,渐渐的人烟变得稀少,远远的可以看见重重高山,树木繁茂,高耸入云。

    “秦先生,不好意思,我们必须要蒙上你的眼睛。这是规矩,还请见谅。”冯良说道。

    淡淡的笑了笑,秦彦说道:“没事。”

    对于秦彦的淡定,冯良心里的戒备松了不少。毕竟是第一次见面,冯良难免会怀有戒备之心,他们所从事的事情那可都是严重的罪行,一旦被抓,就是死路一条,不得不小心谨慎。

    “司徒先生,你也一样,请见谅。”冯良说道。

    “没关系!”司徒昭然淡然一笑。

    他自然不能特殊化,否则,岂非显得他跟龙腾的关系不一般?

    也不知段南的人有没有跟上,秦彦静下心,默默的在心中记着行车路线。以防万一,如果段南的人没有追踪到自己,就算出什么事情,自己也知道出山的路。这样的原始森林,环境极为复杂,如果不是熟知山路的人又或者有北斗导航,很难走出来。

    “秦先生不必紧张,这只是例行程序而已。山路可能有点颠簸,你稍稍忍耐一下。”冯良显然是刻意的说话,企图分散秦彦的心思,让他无法凝神去记住路线。其实,这里的山路十分复杂,冯良也不相信他这样能记住。就算是一些经常出入山林的猎人,往往也会在里面迷路。

    “我这不是怕你把我卖了嘛。”秦彦呵呵的笑了笑,打趣的说道。

    冯良一愣,呵呵一笑。

    在山中足足行驶了有将近两个多小时,车子才缓缓的停下。凭借着自己的记忆,秦彦可以清楚地感觉到冯良有意的在绕圈,显然是想模糊自己的记忆。看得出,这些家伙为人心细如发,也难怪周邪会派他到华夏。

    “到了!”冯良边说边揭开秦彦的蒙眼布。

    揉了揉眼睛,秦彦下车眺目看了一下,基地的面积不大,设施看上去也十分的简陋,都是一些木屋。不过,防备却是十分的森严,不仅四处布置有观察哨,而且,在基地的大门口还架着两挺机关枪。甚至,其中还有坦克。

    秦彦暗暗的咂舌,这根本就是一支完整的军队编制嘛,相信他们的武器配备也十分的先进,难怪这么多年可以屹立不倒。

    崇山峻岭之中,又都是高耸入云的参天大树,空军根本无法实施空降和轰炸,唯一只能是陆军深入。可是,这茫茫大山之中,也不知道他们设置了多少关卡和观察哨,在不确定位置的情况之下,大面积的搜索无疑等于是大海捞针。不仅仅耗时耗力,只怕就算是调集一个师的部队过来也很难找到这里。

    “秦先生,按照规矩,必须要没收你们的通讯设备,暂时交由我们保管,很抱歉。”冯良说道。

    眉头微微蹙了蹙,秦彦说道:“这是什么意思?拿我当敌人?我把手机交给你们,怎么能保证你们不窃取我手机里的资料?这么做,未免有些太没道理了吧?”

    “是啊,你们注重自己的隐私,我们也许有保障我们的隐私。这里根本没有信号,就算我们有手机也没有用。相信你们也有信号*,就算我们想联系外面的人也联系不上,收不收我们的手机又有什么区别呢?”司徒昭然附和着说道。

    冯良愣了愣,说道:“好吧。我们尊重秦先生的决定,但是,希望秦先生不要试图跟外面联系,一旦被我们知道的话,到时候可就得罪了。”

    顿了顿,冯良又接着说道:“秦先生,我先送你回房间休息,明天再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