翌日!

    清晨!

    山中的清晨带有格外的凉意,有种透心凉的寒冷,微风宛如一把把利刃似得直透人的心脏。

    在一阵急促的敲门声中,秦彦惊醒。打开门,守卫送来了早餐。

    “秦先生请用膳,稍后我带你去见良哥!”守卫说完,告了声别,退出门外。

    也不知是冯良的良心发现还是小洁昨晚的斥责起了作用,早餐的味道显然不再如同昨晚的晚餐那般难以下咽。简单的洗漱之后,秦彦吃过早餐,走出房间。

    守卫领着他到一处空旷的练习场,冯良站在人群之中,留心的看着场内正在进行的格斗训练。

    这显非是一般的土匪,不是乌合之众,否则,焉能这么早起床开始训练?可见周邪对龙腾的管理十分的军事化。只可惜,他走的是歪路,如若不然的话,龙腾必然会有一番作为。正如龙王所说,龙腾原本是当地的居*合起来对抗土匪,可是,却越走越偏,最后走上这样的一条不归路。在华夏政府的严厉打击之下,龙腾逃到境外,在这里安营扎寨,更是无法无天。

    “良哥,秦先生来了!”守卫说了一声。

    冯良转过头,看了秦彦一眼,微微一笑,说道:“秦先生昨晚休息的好吗?”

    “还行。很久没有这么安静,还有些不习惯呢。”秦彦淡淡的笑了笑,说道。

    城里的夜,终归带有些许的烦躁吵闹,不比这深山的宁静安逸。若非是心中有事,秦彦倒是可以安静的体验一下当初在青山镇的宁静时光。

    “司徒呢?”秦彦问道。

    “应该还在休息吧。”冯良说道。

    “周先生回来了吗?是不是该安排我跟他见面?”秦彦问道。

    尴尬的笑了笑,冯良说道:“不好意思,秦先生,今早周先生刚刚打来电话,说是有些急事要处理,可能要晚一两天回来。周先生特别交代,让我好好的招待你,一定要等他回来。”

    眉头微微蹙了蹙,秦彦说道:“这似乎有些不厚道吧?我不远千里的过来,你们应该早就安排好才是,无缘无故的让我在这里等,有些说不过去吧?”

    “真的很抱歉,秦先生,如果不是临时出了事情,周先生也不会耽误行程。您放心,这一两天之内周先生就可以回来,麻烦秦先生耐心的等候。如果秦先生有什么需要的话,我可以替你安排。”冯良说道。

    “我想找女人,你能安排吗?”秦彦没好气的嗔了他一眼。

    冯良愣了愣,呵呵一笑,说道:“秦先生如果真的有需要的话,也不是难事,我这就给镇上的人打电话,让他们送几个美女过来。这里虽然有些远,但是这些也并不是问题。”

    秦彦一愣,摆了摆手,说道:“算了。我最多等两天,如果周先生两天之内还不回来的话,我就走,到时别怪我没诚意。”

    “放心放心,周先生两天之内必回。”冯良连忙的说道。

    顿了顿,冯良接着问道:“秦先生对大小姐的感觉如何?”

    “大小姐?你是说小洁?她是什么人?我也很好奇,龙腾基地怎么会有个女孩呢?”秦彦虽然已经猜出大概,却依旧假装不知的问道。

    “我叫她大小姐,她自然是咱们龙腾的公主,周先生的掌上明珠了。”冯良说道。

    “难怪,我说呢,龙腾基地怎么会有个女孩子。”秦彦一副恍然大悟的模样。

    “大小姐出生在龙腾,也在龙腾基地长大,是咱们龙腾每个人心中的宝。我看大小姐似乎对秦先生很有好感啊。”冯良一双小眼睛滴溜溜的转着,显然是在试探秦彦的反应。

    淡淡的笑了笑,秦彦说道:“我想,应该是她很少接触外来人,所以对我这个忽然闯进龙腾基地的外人感到好奇吧。”

    冯良附和着笑了笑,也不再继续这个话题。

    “听司徒先生说,秦先生是位搏击高手,有没有兴趣下去指教指教?”冯良笑着问道。

    “不要了吧?如果伤到他们就不好了。我毕竟是客人,哪有鸠占鹊巢的道理。”秦彦微笑着拒绝。

    场上的两人显然听到秦彦和冯良的对话,停了下来。其中一位身材魁梧的男子转头看向秦彦,说道:“如果秦先生真的伤了我,那也只能怪我技不如人。秦先生该不是瞧不起咱们龙腾的人,所以不愿意下场指教吧?”

    话语中明显的充满了挑衅的味道。

    “是啊,只是切磋切磋而已,大家点到为止就好。秦先生既是搏击高手,指教指教他们也无妨嘛。”冯良从中撺掇着,显然他并非是真的希望秦彦指教什么,只是想让秦彦出出丑,顺便让他见识一下龙腾的实力。

    虽说凌云霄是死在秦彦手里,但是,冯良可不相信是秦彦亲自动的手。在他看来,肯定是秦彦手下的人做的,秦彦只是个领导人而已。跟凌云霄打过那么多交道,冯良自然清楚凌云霄的功夫有多深,怎么会相信秦彦是他的对手?

    秦彦的嘴角勾起一抹邪邪的笑容,淡淡的耸了耸肩,说道:“既然你们这么说,如果我再推辞的话,似乎有些说不过去了。不过,拳脚无眼,若是伤到你们的话,你们可不准生气啊。”

    面对他们的挑衅,秦彦自然不能退缩,也正好趁此机会让他们也见识一下自己的厉害,好让他们知道跟自己合作的好处多过作对。

    看到秦彦,周洁连忙的窜了过来,恰好秦彦已经走到场上。不禁愣了一下,转头看了冯良一眼,问道:“这是做什么?”

    “哦,没什么,秦先生想跟咱们的人比试比试。”冯良轻描淡写的说道,却说成是秦彦主动挑衅。

    周洁不再言语,连忙的转头看向场上。静静的矗立在那的秦彦,宛如一座高山般伟岸。微风吹过头发,轻轻的拂动,浑身上下散发出一股特别的男人味。刹那间,周洁不由的看的痴了。

    冯良见她这般神情,眉头不禁微微一蹙,眼神中迸射出阵阵寒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