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国的小镇没有华夏那么的繁闹,别有一番异域风情,街上随处可见身材高挑、皮肤白皙的洋妞。她们不似华夏女孩版的内敛和傲娇,而是很豪放的直视秦彦这个浑身充满魅力的小鲜肉。

    “我们去哪里?”秦彦转头看了周洁一眼,问道。

    “先去逛街!我好久没来城里了。”周洁显得很兴奋,一直拉着秦彦的手不愿意放开。

    微微愣了愣,秦彦诧异的问道:“你可别告诉我你一直待在基地。”

    “那倒不是。读书后就一直很少回基地,半年前才从美国读书回来。之后就一直留在基地,很少出来。”周洁说道。

    “其实……,你可以像一个普通女孩一样,找一份自己喜欢的工作,下班后逛逛街,和朋友一起唱唱歌。这样的生活才应该适合你,而不是待在龙腾的基地。”秦彦语重心长的说道。

    他是真心的觉得像周洁这样单纯可爱的女孩,不应该被龙腾连累,走上一条不归路。江湖的生涯充满了血腥和残酷,不适合这样的女孩。

    “我爸不会同意的。”周洁眼神中闪过一丝的失落。

    “走吧,咱们去买衣服,今天我要疯狂的购物。”周洁笑了笑,拉着秦彦钻进了商场。

    从小在龙腾长大,耳濡目染之下,周洁也知道龙腾究竟做的是什么买卖。她也曾经试图想过一些普通人的生活,可以像普通的女孩一样,可是,她的命运注定了跟龙腾有脱不了的干系。好在周邪虽然无恶不作,却对她宠爱有加,从不让她参与龙腾的犯罪行为,也算是对她的一种爱护吧。

    周洁也想过认命,既然跟龙腾注定了有千丝万缕割舍不断的关系,倒不妨就此加入龙腾,用她在美国学的企业管理将龙腾进行企业化、现代化,带领龙腾走上一条不一样的路。只是,像这样的一个组织,她一个女孩子又哪里能够说得上话?更何况,她的父亲还活着,也根本轮不到她做主。

    看着周洁的背影,秦彦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心中默默的叹了口气。他忽然有些害怕跟她太过的接触,像秦彦这样感性的人,真怕接触的太深,而害怕伤害到她。跟周邪之间的恩怨不是私人恩怨,而是牵扯到国家民族的大事,秦彦烨不能就这样不了了之。可是,万一周邪真的间接死在自己手中,对这个可爱的女孩是不是伤害太深呢?

    周洁没有察觉到秦彦的表情变化,开心的宛如一只小鸟,叽叽喳喳的说个不停,仿佛有无数的话语要对秦彦倾吐一样。在商场里不停的转着,不停地试着衣服,在秦彦的面前摆出各种各样的Poss,询问着秦彦的意见。

    不得不说,女人逛街的能力足以让任何一个男人崩溃。平常她们走不上几步可能就会看脚疼,可是,逛街时就仿佛充满了力量似得,有用不完的激情。

    秦彦很小的时候,每天早晨都是负重十公里的跑步训练,走路对他来说自然不是问题。可是,逛街没有多久,秦彦却感到十分的疲惫。这可不是体力上的透支,而是精神上的崩溃,那种百无聊赖时却依旧要摆出一副笑脸的给予她每件衣服的评价,让他着实有些不堪承受。

    “是不是很无聊?”凑到秦彦的面前,周洁问道。

    “没有啊,难得有这么清闲的日子。”秦彦很违心的说道。

    “女孩子逛起街来就没完没了,嘻嘻。走吧,咱们去吃饭!”周洁调皮的吐了吐舌头,拉起秦彦的手径直走出商场。

    这丫头并非表面上看起来的那么傻,骨子里透出一股小智慧,显然是看出了秦彦的疲惫,很是善解人意的拉着秦彦离开。

    餐厅选择的是一家正宗的俄国餐厅,这对于在E国长大,美国读书的她来说自然不是太大的问题。只是,秦彦却有点老古董,虽然他也接受各式各样的外国菜系,但是却依旧独独偏爱华夏美食。

    在餐厅找了一个位置坐下,点好餐。

    周洁依旧很是兴奋的叽叽喳喳说个不停,秦彦只是不时的回上一两句,可是周洁却并未在意。

    一名中年男子从他们的身旁走过,有意无意的碰了秦彦一下。秦彦愣了愣,抬头看了一眼,不是段南还会是谁?段南一副不认识秦彦的模样,只是眼神微微示意一下,脚步没有丝毫停顿。

    片刻,秦彦看了周洁一眼,说道:“不好意思,我上个洗手间。”

    “嗯!”周洁应了一声,根本没有发觉刚才秦彦和段南接触的眼神。

    到了洗手间,确认没有其他人之后,秦彦一边假装洗手,一边看了身旁的段南一眼,说道:“我就知道你一定能跟上。”

    “我们已经追踪到基地的位置,只是,因为他们的防备森严,到处设有暗卡,为防暴露,我们不敢靠的太近。”段南说道,“门主,没事吧?”

    “没有。周邪还没有回来,说是要一两天之后,暂时没什么事。”秦彦说道。

    接着,从身上掏出那张凭借着自己记忆画出的地图,说道:“这是我花的地图,里面标注着进山的路和龙腾基地的布防情况。”

    段南伸手接过,随意的扫了一眼,塞进口袋。“这里面标注的布防只是表面,我派人仔细的打探过,这些都只是用来迷惑别人的,他们真正的布置并非如此。不过,门主放心,我会根据你给的资料再详加证实,争取摸清楚最真实的情况。”

    “好。”秦彦点点头应道。

    “还有,根据我的观察,我感觉那里并非龙腾真正的基地,可能只是他们其中的一个集结点而已。根据龙王所说,龙腾在山里有多处基地,我想这里也只是其中一个。”段南说道,“跟门主一起的那个女孩是周邪的女儿吧?她应该最清楚了,门主可以试着从她口中问出详细的情形。”

    “我知道了。”秦彦应了一声,说道,“好了,先这样,再联系。”

    说完,秦彦走出洗手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