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人跟凌云霄长的一模一样,不是凌云霄还会是谁?可是,那晚却是亲眼所见欧阳靖成杀了他,唯一的可能就是那个凌云霄也是假冒的。难怪当时司徒昭然的反应那么平淡,想必他也早就知晓。

    只是,那个人跟凌云霄长的一模一样,难道是双胞胎?这也不可能,凌云霄当年纵火时烧伤了脸部,重新整过容,就算他有双胞胎兄弟,也不可能长的如此相像。唯一的可能就是凌云霄在多年前就已经计划好,特意整容也找了个人整容的跟自己一模一样,目的就是为了当他的替身。

    从这件事情上也可以看出来凌云霄的心计城府太深,如果不是自己亲眼所见,也被他骗过了。凌云霄出现在这里,那就更加足以说明司徒昭然跟他早有勾结,欲趁此机会对自己下手。

    “如果不这样,我又岂能逃出来?只是,没想到你竟然跑来送死,那可就怨不得我了。”凌云霄冷笑一声,缓缓的走到周邪的身旁坐下。看得出,他在龙腾的确有很高的地位,跟周邪也算是平起平坐。

    “就凭你?以前你在东北拥有那么庞大的势力都不是我的对手,如今也一样不是我的对手。想杀我?恐怕你还没那个能耐吧?”秦彦不屑的笑了笑,说道。

    “是,我承认你的功夫很好,也承认你天罚的势力很大。可是,这里不是华夏,是龙腾,在这里,就算你功夫再好也休想可以逃掉。”凌云霄得意的笑了一声,说道。接着转头看向司徒昭然,说道:“司徒,这次你可要好好的谢谢我哦。”

    秦彦眼神迸射出一股寒意,冷冷的说道:“司徒昭然,这是你预谋好的事情,你早知道凌云霄没有死,对不对?”

    事已至此,司徒昭然也无隐瞒的必要。深深的吸了口气,说道:“不错,我早就知道。不过,要来这里可是你的主意,不是我的意思。我也没想到你会主动来找死,这可就怨不得我了。”

    “司徒昭然,你应该很清楚天门的规矩,你知不知道你这么做会有什么后果?以下犯上,就算我死了,天涯海角,天门的人也会追杀你,你再无立足之地。”秦彦说道。

    “哈哈……!”司徒昭然放肆的大笑,说道:“秦彦,你认为我会打没有准备的仗吗?你对天门的事情知道多少?你有什么资格做天门的门主?我为天门出生入死这么多年,天门的江山是我打下来的,你凭什么坐享其成?我已经谈好了,只要你一死,天门的门主之位就是我。况且,也没有人知道是我害死你的,不是吗?”

    秦彦冷冷的笑了一声,说道:“你倒是计划的很周详啊。”

    接着,转头看向周邪,秦彦说道:“周先生,如今是我天门内部的事情,跟龙腾没有任何的关系,我想你不会插手吧?”

    “秦彦,你未免太过天真了吧?周先生是我拜把子的兄弟,咱们一起出生入死过,而且我救过他一命。你觉得他会坐视不理吗?是你自己往火坑里跳,可怨不得我们。明年今天,就是你的忌日。”凌云霄得意的说道。

    “周先生是聪明人,我想他很清楚应该怎么选择。就算你杀了我,你在华夏的势力也已经被我连根拔起,再无翻身的余地,日后龙腾在华夏的业务也将无法开展。我相信周先生不会做这么愚蠢的选择,对吗?”秦彦淡定的笑着,看向周邪。

    周邪的确是有些左右为难,这可是关乎到龙腾未来的事情,一个错误的决定很有可能会导致龙腾的覆灭。

    “秦彦,你不要再天真了。只要你一死,我就可以顺利的接掌天门,到时候天门一切的事务都归我调派,龙腾在华夏的业务不会受到丝毫的影响。而且,你今天死在这里,不管跟龙腾是否有关系,天门的人也不会放过龙腾,他只有跟我合作,才是最好的出路。”司徒昭然连忙的说道,生怕周邪被秦彦说动,到时候倒霉的可就是他们了。

    眉头微微一蹙,周邪深深的吸了口气,说道:“这是你们的事情,跟龙腾没有关系,你们想怎么解决自己解决吧。我先出去,等你们解决好之后再说!”

    话音落去,周邪起身站了起来。很明显,他选择了中立,是想看看究竟谁占据上风,然后再选择合作的对象。凌云霄也好,司徒昭然也好,还是秦彦也罢,在他看来谁赢谁输都不重要,他只跟强者合作,这样也才能保证龙腾可以生存下去,继续的壮大。

    司徒昭然跟凌云霄不禁一愣,愕然的看了他一眼,想是也没料到周邪竟然会做出这样的决定。

    凌云霄眉头紧蹙,冷哼一声,说道:“周邪,咱们可是拜把子的兄弟,你竟然这么对我?你可不要忘了,当年如果不是我救你的话,你早就死在华夏了,哪里能有今天?”

    周邪不屑的笑了笑,说道:“你救我无非也就是为了徒一个利字,图我跟E国黑手党的关系密切可以帮你从中穿针引线而已。这是你们的私人恩怨,龙腾没有必要插手。况且,他毁了你十几年的基业,难道你不想亲手杀了他吗?以你凌云霄的功夫,难道还会怕他不成?”

    周邪的一席话,让凌云霄哑口无言。

    别人不清楚,司徒昭然可是十分的明白,他跟秦彦交过手,深知即使他跟凌云霄联手,也未必敌的过秦彦。只有依靠龙腾,双拳难敌四手,秦彦才无活着的可能。眉头微微一蹙,司徒昭然丢给凌云霄一个眼神。

    凌云霄会意的点了点头,忽然间,从怀中拔出一把匕首朝周邪刺了过去。

    “小心!”

    看到他们的眼神时,秦彦已经预感到不妙,连忙的开口试图阻止。然而,一切终究太晚。凌云霄一刀狠狠的刺进了周邪的胸口,鲜血顺着伤口汩汩流出。

    “你……,你……。”周邪瞪大着双眼,惊愕的看着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