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乐虎国际娱乐乐虎国际国际 > 辣手神医 > 第553章 战斗结束
    这样的结局谁也没有预料到,就连秦彦也未想到刑天竟然可以这么轻松的拿下司徒昭然,甚至没有收到一点伤。司徒昭然可是学会了大悲手,在这样的情形之下都不是刑天的对手,其他堂口的堂主恐怕更非他的对手了吧?

    司徒昭然面色狰狞,看向刑天的眼神充满了愤怒之色,自己竟然输得这么惨,输得这么狼狈。

    缓缓的上前几步,秦彦走到司徒昭然的面前,淡淡的说道:“这下你心服口服了吧?我原本不打算这么快就揭穿你,你敢公然杀我,说明在你背后一定有人支持你。如果你老老实实的交代出来,或许,我念在你这么多年为天门出生入死,劳苦功高的份上,可以给你一条活路。”

    愤愤的哼了一声,司徒昭然一言不发,看向秦彦的眼神里充满了愤怒和憎恨。

    “你不说话也没有关系,你也放心,我不会对你动私刑,我会在长老会上公开审讯你。到时候,是非公道,自有公论。”秦彦说道。接着转头看了刑天一眼,说道:“先把他带下去吧,好好看管,不要为难他,好吃好喝的伺候着。一切等长老会的时候再说。”

    刑天愣了一下,说道:“门主,我有办法撬开他的嘴,让他老老实实的交代。”

    “不要,不管怎么说也曾经是兄弟。”秦彦说道。

    刑天默默叹了口气,对于秦彦的仁慈有些无语,觉得他有些妇人之仁了。不过,也正是因为这份仁心仁德,才可以让更多地人愿意依靠在他的身边吧?刑天挥了挥手,示意手下将司徒昭然捆绑押了下去。

    转头看了秦彦一眼,刑天说道:“门主,你太仁慈了,对于这样的叛徒根本不需要跟他讲什么仁义,就应该严刑拷问。”

    微微的笑了笑,秦彦说道:“不管他犯了什么错,都无法抹除他对天门的贡献。能给他留一丝面子还是留一些面子吧,没有必要一丝余地不留。”

    刑天无奈的叹了口气,却也不再说什么了。

    “看你刚才所使的功夫,似乎有无名真气的影子,你也懂无名真气?”秦彦问道。

    刑天愣了一下,摇了摇头,说道:“不是。这不是无名真气,而是历代白虎传下来的武学。根据先代所述,这门功夫是历代门主在无名真气的启发下研究出的另一门功法,也只传授给了白虎。”

    “原来是这样,难怪我觉得跟无名真气那么相似。”秦彦说道。

    “门主,我先走了!”刑天说道。

    点点头,秦彦说道:“好,辛苦了!”

    刑天执掌执法堂,因而很少参与其他的事情,剩下的不是他负责的范围,况且也有段南在,他没有继续留下去的必要。跟秦彦道了声别之后,刑天转身离去。临走时,看了段南一眼,微微的点了点头示意,没有一句话。这让段南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后脑,难不成这小子还想对付自己咋滴?

    看到段南一脸懵逼得表情,秦彦淡淡的笑了笑,说道:“别在意,刑天就是这个性格,为人倒很不错,典型的外冷内热型。只是因为他执掌执法堂,必须要做到公正无私,因此,很多时候往往可以表现得很冷漠,怕因为跟你们过多的接触而导致将来会因为私人感情导致赏罚不公。”

    淡淡的笑了笑,段南说道:“没关系,我自问问心无愧。只是,我没想到刑天的功夫竟然这么厉害,恐怕天门内除门主之外,他就是第一高手了。”

    “天门藏龙卧虎,我现在所知道的也仅仅只是冰山一角,也许还有更加厉害的人物也不一定。就连我,也不敢自诩第一。”秦彦微微笑了笑,说道,“不过,功夫是不是第一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相信有你们这些兄弟在我身边,大家同心同德,必然可以将天门发扬光大。”

    “门主放心,我们必然会尽力帮助门主将天门发扬光大。”段南重重的点点头,说道。

    满意的点了点头,秦彦说道:“吩咐兄弟们收拾一下,今晚咱们就在这里过夜。我稍后联系一下龙王,看看他们到什么地方了,一旦确认龙腾其余的基地所在,就一举歼灭他们。不过,为了防止今晚凌云霄的人会偷袭,还是要做好防备工作。这里毕竟是深山,他们比我们更加熟悉这里的情况。”

    “放心,咱们的人虽然对这里的环境不是很熟,不过,这次过来的人都是经常在山区作战的精锐,应付龙腾的人应该不是问题。”段南自信的说道。顿了顿,段南又转而问道:“如果确认龙腾的基地所在,咱们是不是也参与行动?”

    摇了摇头,秦彦说道:“不用,这些是龙王的事情,咱们没有必要掺和,万一兄弟有个损伤就不好了。咱们静观其变就是,我的目标只有一个,那就是凌云霄。”

    “我明白了。”段南应了一声,对秦彦的做法自是赞同不已。这些都是他手底下的人,为天门出生入死自然是毫无怨言,可是却也不愿意平白无故的在这里牺牲,那就让他觉得有些不太值得了。

    “咱们的兄弟都没事吧?”秦彦问道。

    “没什么大碍,都只是轻伤而已,包扎一下就没事了。”段南回答道。

    “那就好。”秦彦松了口气。

    沉默片刻,段南问道:“门主,周小姐她……?你是不是应该出去找找她?”

    秦彦愣了愣,无奈的叹了口气,说道:“我想,她现在也不想见到我吧。算了吧,让她自己冷静冷静。她是在这山里长大的,对这里的情形很熟悉,应该不会有什么意外。况且……,算了!”

    话说到一半,秦彦没有接着说下去。

    他担心的是跟周洁接触的太深,反而会有无尽的麻烦,就这样分开,也许也是一件很不错的事情。就内心而言,秦彦也不觉得自己亏欠她什么,如果她一定要责怪自己,那就由她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