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决了龙腾的事情,秦彦的心里却并没有丝毫轻松的感觉。对他而言,龙腾的事情只是小事一桩而已,真正的大事是司徒昭然的事情。秦彦相信天门内如果没人支持司徒昭然的话,他绝对不敢做出这么过分的举动,可究竟有多少人跟司徒昭然是一样的想法,一样想罢免自己这个门主呢?不得而知。

    龙城!

    在段南的通知下,天门各大堂口负责人以及长老统统赶到了这里。

    中秋节,阖家团圆的日子,也是天门一年一度召开长老会的大日子!

    距离中秋还有三天,不过,各个堂口的负责人也都已经赶到龙城。秦彦也在第一时间赶了过来,没有在边境多做停留。至于周洁的事情,秦彦也无暇想太多,他也根本就顾及不上。也许,就这样的结果反而更好。

    酒店房间内,秦彦端坐其中,朱雀薛冰、青龙段南、麒麟白雪、玄武叶峥嵘、饕餮许海峰以及白虎刑天,统统到齐。除了被囚禁的貔貅司徒昭然之外,天门其余六个负责人全部到齐,可谓空前绝后。

    这也是秦彦登上门主之位后,第一次如此盛大的场面。

    众人之中,还有一个特别的存在,独孤白辰。曾经秦彦的对手,独孤家族的遗孤,而如今却是秦彦的好兄弟。

    转头看了他一眼,秦彦说道:“白辰,我们有些事情要谈,麻烦你先出去下。一会我到你房间找你,有点话跟你说。”

    “好!”独孤白辰应了一声,转身离去。

    而在这一刻,他才终于明白为什么独孤家会输给秦彦。天门庞大的实力支撑之下,小小的一个独孤家族又算的了什么?一个超然于江湖的存在,天王令下,江湖臣服。独孤家族不过是江湖这个大染缸里的沧海一粟,在天门的眼中根本就是微不足道的存在。

    他暗暗的庆幸跟秦彦之间可以化敌为友,否则,他也不可能还活着吧?这也让他更加佩服秦彦,一个掌握着如此庞大资源的人,却依旧可以如此的低调,如此的平和。

    看到独孤白辰离开之后,秦彦转头看向叶峥嵘,关切的问道:“峥嵘,你的伤没什么事了吧?”

    “没事,恢复的差不多了。说起来,真要好好谢谢白雪,如果不是她细心的照料的话,我也不可能恢复的这么快。”叶峥嵘边说,边感激的看了白雪一眼。

    这么多负责人之中,白雪算是年纪最小的一个。虽然她负责的可能是最弱小的一部分,但是,历来没有人敢轻视麒麟。因为麒麟是跟门主最为亲近的人。而白雪,更是深得老家伙墨离的喜爱,自然更加没有人敢轻视她。

    这丫头,此刻却不再那么的调皮不着调,也变得认真起来。微微的笑了笑,说道:“以后你们别轻视我,对我多多照顾点就好了。”

    众人不禁呵呵一笑,对这个小丫头也越发的喜欢。

    众人都很清楚,历代麒麟都是经过严格挑选的,无论是身材相貌智慧都是上上之选。无他,因为麒麟基本上就是门主传宗接代的人。因为这层关系的原因,自然更加没有人敢轻视白雪。

    微微的点了点头,秦彦说道:“能够中了大悲手还能侥幸活下来,你可要好好的谢谢墨老门主,若非他传授你龟息功的话,你的小命早就没了。”

    在这样严肃的场合,秦彦也收敛一些,不再称呼墨离为老家伙。

    顿了顿,秦彦又接着说道:“司徒昭然的事情想必大家都已经知道。他一直负责掌管天门的关系网,在天门内地位也算是举足轻重。他在天门的资历也算老了,应该很清楚门规,我相信如果不是有人支持他的话,他绝对不敢这么做。你们都是天门最大的力量支撑,日后我还有许多仰仗的地方,我也绝对相信你们跟司徒昭然的事情无关。还有几天就是长老会的日子,墨老门主也跟我暗示过,对长老会的那帮人十分不满。到时候我希望你们都可以支持我。”

    “门主放心,我们绝对会支持你。”段南率先表态。

    “是啊,我们一定会支持你。”薛冰附和着说道。

    满意的点点头,秦彦转头看向面无表情的刑天,问道:“司徒昭然最近有没有什么表现?”

    刑天摇了摇头,说道:“这几天他一句话也没有说。我也遵照门主的吩咐没有对他进行审问,每天都好吃好喝的伺候着。司徒昭然显然并未有悔过之心,看他脸上那股自信的神情,似乎一点也不担心这次的长老会。我想,要不就是他有把握在长老会上我们奈何他不得,要不就是他已经清楚自己的结局,所以反倒释然。”

    “他所犯的事我相信不单单只是意图谋杀我那么简单,这些年来必然也做过很多有损天门的事情。司徒昭然毕竟对天门也算有功,即使要以门规处置他,我也希望是有十足的证据,也好让所有人心服口服。”秦彦说道。

    “门主放心,我已经收集了所有相关的证据,他无法抵赖。”刑天说道。

    “好。在这样的情形之下,纵然长老会有人支持他,也休想可以让他脱罪。”秦彦说道。“长老会本是用来钳制门主,怕门主因为权力过大,而导致走向腐化,损害到天门的利益。可是,这些年来长老会所做的事情越来越不靠谱,已经渐渐的变成了天门的一颗毒瘤。他们没有为天门作出一丝的贡献,却享受着甚至超越你们的待遇,闲来无事之下就是胡思乱想。这次司徒昭然的事情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我相信他们中绝对有人暗中支持他这么做。时代在变化,也在不停的进步着,天门也应该顺应潮流的发展,有些陈旧的规矩也是应该变一变的时候了。”

    秦彦一边说,目光一边缓缓的从众人身上滑过,看清他们每个人脸上的表情。这些人,可都是他最大的力量支撑,只有获得他们的支持,秦彦门主之位才可以越发牢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