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乐虎国际娱乐乐虎国际国际 > 辣手神医 > 第588章 不速之客
    “对不起!”

    秦彦歉意的看了沈家姐妹一眼,说道。

    微微笑了笑,沈沉鱼说道:“又不关你的事,干嘛说对不起?这样也许更好吧。”

    什么更好?秦彦没有问,沈沉鱼也没有说。但是,秦彦心里明白,南宫凯旋这样被抓回去,恐怕是难逃死的结局。

    拍了拍沈落雁的肩膀,沈沉鱼柔声安慰道:“好了,别再伤心了,爸爸的仇也算报了,我想他在九泉之下也会瞑目了。”

    “嗯!”沈落雁点了点头。

    “刚才那个人叫你师弟,你认识他?”沈沉鱼好奇的问道。

    “以前没有见过。不过,他也是我师父的徒弟,只是在我入门前就已经被赶出师门。”秦彦淡淡的说道。

    “看他们的穿着好奇怪啊。”沈沉鱼说道。

    “我想,这应该是他们组织的一种特殊的服饰吧。他们都是天谴的人。”秦彦说道。

    “天谴?做什么的?”沈沉鱼诧异的问道。

    “说起来很复杂,以后再慢慢跟你说吧。总之,你别想着去调查他们,知道吗?有什么事情我会处理。这种江湖上的是是非非,往往不是法律所可以约束的。”秦彦说道。

    沈沉鱼点了点头,心中清楚秦彦所说的是什么意思。并非是法律真的不能约束,而是江湖上多是些亡命之徒,做事不计后果。

    “中午留下一起吃饭吧,我让阿姨买了很多菜。”沈落雁嘴角微微抽动,浮出一抹笑容。许久不见,沈落雁发现秦彦越发的有魅力,只是碍于沈沉鱼的关系,她终究不敢太过的表现出来。

    “也好。这些日子在外面东奔西跑,也好久没尝尝家常菜了。”秦彦笑了笑,说道。

    “那边的事情都处理完了?”沈沉鱼问道。

    “差不多了,剩下的事情交给其他人在办。”秦彦回答道。

    “你呢?维和部队的行动结束了,不会再过去了吧?”秦彦紧张的看着沈沉鱼,生怕她还没有想明白,依旧会选择逃避。

    “不会了。以后我就留在滨海,留在你身边,再也不走了。”沈沉鱼的话语很柔,情意绵绵的话语在她口中说出来却显得十分的平乏。然而,秦彦清楚她的性格,她是那种比较内敛的人,纵然心中爱的很深,说出来的话也是平平淡淡的让人感觉不到她语气有多么的起伏。

    微微笑了笑,秦彦重重的点了点头,“好!”

    看到他们甜蜜的样子,沈落雁的心中闪过一丝的失落,脸上却依旧挤出一丝笑容,装着一副毫不在意的模样。然而,又怎么能逃得过沈沉鱼的眼睛?

    午饭时沈家的保姆做的,口味不错,秦彦也吃的很香。这也是他这么久以来吃的最舒服的一顿午饭吧?跟沈沉鱼在一起,秦彦的心里总是那么的平静,仿佛一切的烦恼都在瞬间消失不见。

    或许,这就是爱情的力量。

    午饭过后,沈沉鱼说了句警局有事,就走了。剩下秦彦和沈落雁,二人对视一眼,纷纷扭过头去,气氛有些尴尬。

    不知道是不是许久没见的缘故,又或者是因为心里那丝情愫的波动,沈落雁此刻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公司的事情还好吧?”秦彦开口打破了沉默。

    “嗯,已经走上正轨,只要稳定的发展下去就好。”沈落雁说道。

    “你也别太累着自己,能交给别人去做的就交给别人,别事事都亲历亲为。”秦彦说道。

    “我知道。”沈落雁应道。

    话语嘎然而止,秦彦也不知道怎么继续这样的话题。无形中,似乎两人之间的关系变得有些疏远。

    许久,秦彦深深的吸了口气,起身说道:“我先回去了。”

    沈落雁没有说话,垂着头,紧紧的咬住嘴唇。

    道了声别,秦彦举步离去。

    “等等!”沈落雁忽然开口叫道。

    秦彦停下脚步,转身,诧异的看着她。

    忽然,沈落雁扑上前,紧紧的抱住他。

    秦彦愣了愣,僵在那里不知所措,茫然的看着她。

    “让我抱一会,好吗?”沈落雁的声音有些哽咽,似乎极力的压制着心中的思念之情。

    “嗯!”秦彦应了一声,也不知该说什么。

    有一种爱,或许就是这样悄无声息。有一种思念,或许就是这样难以启齿。

    许久,沈落雁松开秦彦,挤出一抹笑容,说道:“谢谢你,秦彦。”

    “没事,一切有我,有什么事情给我电话。”秦彦轻轻的抚摸着她乌黑的长发,柔声的说道。

    沈落雁愣了一下,重重的点了点头。刹那间,两人之间的关系仿佛又进了一步。

    对沈落雁的感觉,秦彦也说不清楚,有怜惜,有喜欢,有保护欲。只是,两人似乎都在极力的克制着对对方的感觉,没有冲动的迈出那最后一步。

    回到诊所时,白雪在忙着翻看着典籍,很投入,看得出这丫头也很想帮秦彦分担。这俏皮的小丫头并非像表明上那么的刁蛮任性,她有着不符合年纪的成熟。

    秦彦的手机响起,沈沉鱼发来的微信,“晚上我去找你,等我!”

    嘴角浮起一抹幸福的笑容,秦彦回了一个坏笑的表情。

    “请问这是墨子诊所吗?”一个低沉带着些许沙哑的声音响起。

    “那么大的字不认识?”秦彦没好气的回了一句,转过头去。只见门口站立着一位老者,身形高大,一身唐装,浑身上下散发着一股强大的气势。

    杀气,一股淡淡的杀气弥漫着。

    秦彦不禁一愣,眉头微微一蹙,“看病?”

    老者微笑着摇了摇头,“我找秦彦,你应该就是吧?”

    “我好像不认识你吧?找我什么事?”秦彦眼神充满了戒备。

    “华夏是礼仪之邦,不请我进去坐坐?似乎不是待客之道哦。”老者微微笑了笑,说道。表情很是和善,似乎并非是想惹事生非。

    “请进!”秦彦淡淡的回了一句。

    老者道了声谢,举步进屋,大马金刀的坐下。

    “老先生找我有事吗?”秦彦好奇的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