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乐虎国际娱乐乐虎国际国际 > 辣手神医 > 第604章 水火不容
    清晨!

    飘飘洒洒一夜的大雪停下,整个燕京笼罩在一片雪白的世界,分外迷人。

    然而,水建业却无心欣赏这样的景色,眉头深蹙,心事重重。手中的热茶冒着疼疼的热气。

    “爷爷,有心事?”水雯诧异的看着自己的爷爷。

    “你看看这个!”水建业将天王令递了过去。

    “天王令?”水雯愣了愣,说道,“谁送来的?”

    “段家的丫头段婉儿。”水建业说道。

    “段婉儿?她是天门的人?”水雯诧异的问道。

    “她说不是,只是代人把天王令送来,谁知道呢。段家的历史底蕴虽不如咱们水家,但自从建国后,发展的颇为顺利,在燕京的势力不容小觑。段北掌握国安局,指责权限很大。而段婉儿那丫头更是在新成立的什么靖武院身兼重位。”水建业眉头深蹙。

    “靖武院?什么部门?”水雯诧异的问道。

    “靖武院是国家新成立的一个部门,专门负责监督咱们这些江湖的门派。今时不同往日,国家虽然对咱们这些江湖人没有什么过激的举动,却也不会放任不管,肯定会施以检查,以防咱们闹事。虽然这是新成立的部门,但是权限却非常之大。我在想,会不会是天门在背后支持。”水建业担忧的说道。

    “天门的目的显然是为我们和炎家的事情而来。自从抗日战争结束之后,天门就一直避世不出,江湖上甚至很多谣言,说天门已经消失。我想,他们这次来燕京只是想借助咱们跟炎家的事情再次的树立威信。不过,现在不是以前,天门也不能为所欲为。我倒是很想见见那个什么天门的门主,看看他有多大的能耐。”水雯脸色阴沉,散发着森冷的杀意。

    “你可千万别小看天门,他们有千年的历史,无数次的朝代更替都顽强的存活下来,足见其实力。据传言,天门门主都是旷世奇才,功夫深不可测。”水建业说道。

    “哪又如何?这是咱们跟炎家的事情,还轮不到他天门插手吧?再说,当年万剑门不就没有听从天门的调遣,最后不也安然无恙?天门也未把他们如何啊。江湖传言,多有不实之处,只怕也都是以讹传讹。咱们这次有万剑门在背后撑腰,不用惧怕他天门。”水雯傲然的说道。

    “也好,如果天门真的想对付咱们,就让他跟万剑门去斗。”水建业说道。

    顿了顿,水建业又转而问道:“万家的人有没有说什么时候让你和万秋成亲?只要你们结了婚,那咱们水家就靠上了万剑门这棵大树,炎家的人哪里还会是我们对手?这三百多年来,炎家一直对当初的事情耿耿于怀,是咱们背叛了他们。就算咱们不动手,迟早他们也会对咱们动手,如今是最好的机会,正好可以趁此时机将炎家彻底的打垮。”

    “他们没有说,我猜想他们也只是把咱们当作棋子而已。不过,迟早我会连他们万剑门一起收拾。咱们水家最差的就是功法太弱,如果能得到万剑门的那些功法,我一定会更上一层楼。别说是万剑门,就算是天门我也不放在眼里。”水雯傲然的说道。

    “你爸爸、伯伯和哥哥都不争气,水家的将来就靠你了。”水建业叹了口气,说道。

    在他根深蒂固的思想里,还是重男轻女,男尊女卑。可偏偏水家后人中就水雯这么一个人才,他不得不把希望全部寄托到她的身上。

    “昨天我跟段婉儿说了那番话,他势必会转告天门的人,咱们还是做些准备,免得被他打个措手不及。对了,你爸爸和哥哥他们呢?一晚上都没看到他们,又去哪里胡混瞎混去了?”水建业问道。

    “我不知道。”水雯嘴角微微抽动,浮起一抹轻蔑的笑容。

    在水雯的心里,除了水建业之外,一直都很瞧不上水家的其他人。无他,只因其他人都是废物。

    “老爷,门口有位自称秦彦的人求见。”管家走了过来,说道。

    “秦彦?”水建业愣了愣。

    “陪同他一起前来的还有炎平南。”管家接着道。

    “看来应该是天门的人。”水雯说道。

    “嗯!”微微点了点头,水建业说道:“请他们进来!”

    管家应了一声,转身退了出去。

    片刻,秦彦和炎平南走了进来。炎平南紧跟在秦彦身后,姿态放得很低,俨然是以秦彦马首是瞻。

    秦彦大马金刀的坐下,淡淡的的扫了水建业一眼,说道:“我让人送的天王令,水老爷子应该收到了吧?”

    边说,目光边从水雯的脸上扫过,多停留片刻。这个被刑天赞许的女人,秦彦不免的多看几眼。

    “你是……?”水建业眉头微蹙。

    “这位乃是天门门主,秦彦。水老头,还不快快起来拜见。”炎平南有些狐假虎威。

    “天门门主?”水建业微微一愣,似乎没料到秦彦竟然如此年轻。接着,轻蔑一笑,说道:“天门虽有监管江湖门派的职权,却无权让我起身拜见。”

    “无妨!”秦彦淡淡一笑。

    “这位应该是水老爷子的孙女水雯小姐吧?久仰大名。”秦彦微微笑着,目光从水雯身上扫过。

    “我哪里有什么大名,倒是天门名声在外,我是如雷贯耳。”水雯表情阴森。

    “水小姐过谦了。听闻水家年轻一辈之中,以水小姐的才能最高,掌握水家的一切事务。未到燕京之前,对水小姐的名字就十分熟悉了。”秦彦始终面带笑意,让人摸不透他心中究竟在想些什么。

    “秦门主有什么话还是开门见山吧。”水雯说道。

    耸了耸肩,秦彦说道:“既然水小姐这么爽快,那我也不拐弯抹角了,相信你们也都猜出我此来的目的是为了你们水炎两家的事情。我想知道水老爷子是什么态度?决定怎么解决这件事情?”

    冷冷的笑了笑,水建业说道:“秦门主跟炎老儿一同前来,想必是你们已经达成了默契吧?我的态度还重要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