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见于此,杨嫣连忙的奔了过来,扶住白雪,关切的问道:“你没事吧?”

    “你怎么还没走?”白雪着急的斥道。

    “你都受伤了,我怎么能抛下你不顾?”杨嫣说道。接着转头看向郭冬,杨嫣说道:“你不就是让我跟你走嘛。行,我跟你走,不过,你不能为难她。”

    “好,女中豪杰。既然你杨小姐发话了,我自然不能不给面子。杨小姐,请吧!”郭冬微微笑着。

    “不要!”白雪拉住杨嫣,说道。

    微微一笑,杨嫣说道:“没事,放心吧。”

    对生死,杨嫣看的很淡。自从她中毒之后,她的心也就跟着死了,若不是秦彦,也点燃不起她求生的欲望。如今面对这样的情形,她也无从选择。既然如此,为何不坦然面对?无论如何,她也不能让白雪因为自己而遭遇危险。

    忽然,四道人影飞射而出,径直的攻向郭冬。

    “你们快走,我们拖住他。”其中一人喝道。

    白雪微微一怔,知道是刑天安排的人手,当下也不多话,拉住杨嫣的手飞奔而去。上车,飞速的驶离停车场。

    眼看着白雪和杨嫣已经逃去,四人显然也没有打算留下跟郭冬拼命。刑天的吩咐是一旦杨嫣遇到危险,他们就是尽量的拖住对手,让杨嫣可以逃走,绝对不可以恋战。毕竟,面对天谴的高手,刑天都没有绝对的胜算,更别说他们了。

    因而,在看到白雪和杨嫣的车子驶去,四人也飞快的逃去无踪。

    郭冬愤愤的哼了一声,面色愠怒,想不到自己亲自出马,竟然还让杨嫣逃走,这如果传到组织里,自己还不成为笑话?

    一路疾驰,直奔杨家!

    看到杨嫣搀扶着白雪进屋,秦彦连忙的起身迎了上去,紧张的问道:“怎么了?出什么事了?”

    “刚刚在停车场,我们遭到天谴的人袭击。如果不是刑天安排的人掩护我们逃走的话,只怕我们都回不来了。”白雪说道。

    “你怎么样?受伤了?”秦彦连忙的扶着白雪到沙发上坐下。

    “雪儿妹妹被对方打中一拳,受了伤。”杨嫣说道。

    “我看看!”秦彦连忙的伸手搭脉。

    片刻,微微松了口气,“还好,只是受了一点内伤,不是很严重,休息休息就没事了。一会我开服药,你让人去药店买回来。”

    “好!”听到秦彦的话,杨嫣也松了口气。

    如果白雪真的有什么事情的话,她也很难安心,恐怕会内疚一辈子。索性只是小事,没什么大碍。

    冷冷的哼了一声,秦彦说道:“天谴的人也太猖狂了,明知道你是天门的人也下此毒手。看来不给他们一点颜色,他们还当咱天门怕了他。”

    秦彦本不想跟天谴的矛盾激化,可是如今天谴的人竟然伤了白雪,这是秦彦绝对无法容忍的事情。君子立世,有所为有所不为,绝不能畏首畏尾。既然天谴的人挑衅,有意掀起纷争,他也不能退缩。

    掏出手机,秦彦拨通刑天的电话,“尽快给我查出天谴的人的落脚点,我要他们血债血偿。”

    刑天愣了一下,问道:“麒麟没事吧?”

    “她没事,只是受了一点内伤。不过,这关乎到咱天门的颜面,绝对不能等闲视之。查出他们的消息后,马上联系我。”秦彦声音冰冷,充满了森冷的杀意。

    刑天应了一声,随即挂断了电话。他也听出秦彦语气中的愤怒,不过,却并没有觉得秦彦是意气用事。反而,为能跟着秦彦这样的门主而感到开心。谁不希望自己的主子能够袒护自己?时时庇护自己?

    挂断电话后,秦彦转头看了杨嫣一眼,说道:“这段时间你还是不要离开家,不能让他们有机可趁。这一次失败,他们必然会更加有准备。”

    杨嫣愣了愣,微微点了点头,只是表情却有些为难,看得出她也是迫不得已答应秦彦的条件。

    “怎么?是担心公司的事情吗?”秦彦问道。

    “嗯。”杨嫣点了点头,说道:“公司的股东一直蠢蠢欲动,如果我长时间不露面的话,他们背地里肯定会有小动作。公司是爷爷辛苦一辈子创立的,我不能让它毁在我的手里。可我知道现在外面很危险,我就这样出去的话,不仅仅是我,也会连累到你们。”

    深深的吸了口气,秦彦说道:“公司的事情你暂时也放下,安心的在家里就好。而且,也正好可以趁此机会让那些股东们露出原形,这或许也是一件好事。公司的事情我会帮你搞定,那些股东你也不必担心,一切有我。现在最重要的就是你的生命安全,其他都不重要。”

    “一切都听你的。”杨嫣点点头,说道。

    顿了顿,杨嫣又接着说道:“不过,后天我必须要出去一趟。”

    “有什么急事吗?”秦彦诧异的问道。

    “后天是我太爷爷的忌辰。当初太爷爷临终之时,曾经留下遗言,后天后辈必须要将他的骸骨取出,重新找地方安葬。这是杨家的大事,我不能不做。”杨嫣说道。

    微微点了点头,秦彦说道:“好,那后天我陪你一起去。而且,当时人多,相信天谴的人也不会有什么动作。不过,为了保险起见,我会安排人在暗中保护,防止万一。”

    “谢谢!”杨嫣感激的看了他一眼。

    “你要不先上去休息一会,吃饭的时候我再给你送过去,然后给你施针,帮助你体内真气运行,可以加速自愈。”秦彦转头看向白雪,说道。

    “好!”白雪应了一声。

    秦彦起身扶起白雪朝房内走去,很细心,“今天辛苦你了。如果不是你的话,杨嫣可能就出事了。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说,好好养伤吧。”

    “想报答我?”白雪嘻嘻的笑了笑,说道,“那简单,你收了我不就行了。”

    秦彦愣了愣,哑然失笑,嗔了她一眼,说道:“我们这样不是很好嘛。乖乖的,听话!”

    白雪撇了撇嘴,心想,好什么好?一点都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