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音落去,傅书转身离去。

    事隔多年,人也老了,很多事情傅书也想开了。奕剑术虽然他很想要,可是,却也不愿意因此而跟万剑门闹到不死不休的地步。况且,虽然万龙涛百般否认,但是他却很清楚万锦就是自己的儿子。就算不是为了万柔,为了自己的儿子万锦,他也不想再跟万剑门闹得不愉快。

    他也很想将万锦带回去跟自己一起生活,毕竟那是自己的儿子。可是,如果把事情告诉他的话,后果会怎么样?他也不知道。如今万锦生活在万剑门也算是衣食无忧,万剑门家大业大,也不会亏待了他。

    无奈,傅书只有忍痛割爱!

    看着傅书离去的背影,万龙涛的眼神里迸射出阵阵寒意。

    这件事情绝对不能让万锦知道,万锦跟自己生活了二十多年,他已经把万锦当成了自己的亲生儿子。如果让万锦知道傅书是他亲生父亲的话,说不定就会离开万剑门,离开自己,他不能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

    想要这个秘密一直保护下去,那只有一个办法,杀了傅书。杀了傅书就没有人再知道这件事情,也就可以一直隐瞒下去了。

    水家!

    万锦目光紧紧的注视着面前这个未婚妻,心里暗暗的冷笑。想不到自己一世英名,没想到竟然被一个丫头给耍了,这让他心里感觉到憋屈的厉害。

    “万锦,谢谢你,这次要不是你们万剑门帮忙的话,只怕我们没有那么容易打垮炎家。”水雯微微一笑,说道。

    “没事,这本就是我们之间的协议。你是我未婚妻,我帮你也是理所应当的。”万锦皮笑肉不笑的说道,“我们定亲也有一段时间了,我想也是时候找个时间结婚。你说呢?”

    “结婚?”水雯愣了愣,诧异的看了万锦一眼。怎么这个时候提结婚的事情?看来万锦是想把水家也一口吞下去啊。

    沉吟片刻,水雯说道:“你知道,我爷爷还在国安局,能不能出来还不知道。炎家虽然败了,可是炎家父子都还没有死,始终不能放心。这个时候我哪有心情结婚啊。再等等吧,等这些事情结婚之后,我们马上就结婚。”

    “就是因为你爷爷还在国安局,咱们更应该结婚冲冲喜嘛。况且,咱们结婚以后,万剑门跟水家就正式成为一家人。炎家父子虽然没死,也折腾不出什么花样,谅他们也不敢再回燕京。”

    “我明白,但是,我现在真的没那个心情。对不起!”水雯讪讪的笑了笑。

    微微耸了耸肩,万锦说道:“既然这样,那我也不勉强。咱们还是谈谈之前的事情吧。虽然我们也算是一家人,不过,亲兄弟也要明算账。咱们之前说好,打败炎家之后所有的利益都归我们万剑门。我想,现在你该把一切都交给我了吧?”

    “没问题啊。炎家的那些饭店都已经关门,你可以去把门面盘下来,没有了炎家竞争,我想你们的餐饮集团一定会弄得更加有声有色。”水雯轻描淡写的说道。

    眉头微微蹙了蹙,万锦说道:“据我所知,炎家父子在离开的时候将旗下的餐饮公司转卖出去。也就是说,现在那些饭店都被人买下来了,他们怎么会把门面盘给我?”

    微微笑了笑,水雯说道:“以万剑门的实力,如果上门去跟那个人谈,我相信他不会不卖这个面子。在燕京,谁敢跟万剑门过不去?”

    “所以,我这不是来了嘛。”万锦撇了撇嘴。

    “我不明白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水雯假作不知。

    冷笑一声,万锦说道:“明人不说暗话。我知道那个人是你派去的,买下炎家产业的人根本就是你。我呢,也不会亏待你。钱,我一分不少的给你,不过,炎家的餐饮公司肯定要是我的。”

    “你会不会弄错了?怎么会是我呢?如果是我买下来怎么会不跟你说。这次跟炎家的斗争,若非是你万剑门帮忙的话,我水家哪里能赢?我想这其中必然是有什么误会吧。”水雯淡淡的说道。

    “你觉得没有证据我会过来找你吗?事情我已经跟你说了,怎么做就看你了。我万剑门也不是那么好欺负的,话我只说一遍。三天之内,三天之内如果你不把炎家的餐饮公司交到我手里的话,到时候可就别怪我不讲情面。我万剑门可以灭了炎家,也一样可以灭了你水家。不过,咱们毕竟是一家人,我也不想大家闹得不开心。你说呢?”万锦的声音冷了下来,语气充满了威胁之意。

    “你这是威胁我喽?”水雯冷声说道。

    “如果你一定要这么认为的话,那你就这么认为吧。我也不想咱们闹得很难堪,可是我也要给万剑门的人一个交代,出钱出力,总不能说明好处也捞不到吧?”万锦淡淡的说道,“我查过,炎家将旗下的餐饮公司贱卖,价格也就不到五千万。我给你六千万,你也不吃亏。如果你一定要坚持的话,那只能是自讨没趣。”

    炎家的餐饮公司价值起码在一个亿左右,却以不到五千万的价格贱卖,就是为了引起两家的争斗。这,也都是秦彦的设计。

    “我说过,那个人不是我的人。如果万剑门有兴趣的话,咱们可以一起去找他谈,让他把公司卖给我们。我相信他不会不给我们面子的。可是,如果你一定要把事情栽到我的头上,我是绝对不会承认的。”水雯说道。

    “好,很好。”万锦冷哼一声,说道,“多余的话我也就不说了。只有三天的时间,三天一到,我还没有见到想要的东西,那就别怪我不讲情面了。”

    话音落去,万锦起身道了声别,转身离去。

    “不送!”

    看着万锦离去的背影,水雯的眼神中迸射出阵阵寒意,森冷。

    “跟我斗?好,那我就让你知道知道我的厉害,把你万剑门连根拔起。”水雯喃喃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