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乐虎国际娱乐乐虎国际国际 > 辣手神医 > 第643章 霸刀门主
    “霸刀门最杰出的弟子,果然不同凡响,连霸刀门的上一任门主都死在你的手里。不过,我想不通的是,以你在霸刀门的地位应该会有一番作为,为什么你要杀了门主然后叛逃出霸刀门,并且投入天谴麾下呢?”秦彦好奇的问道。

    “是他有眼无珠,只懂得用人唯亲。霸刀门虽然是严家先祖所创,可是,并不代表着霸刀门就属于彦家。时代在发展,霸刀门也应该跟着进步,继任门主之人也应该是有能者居之。可是,严平却只懂得用人唯亲,一心要把自己的儿子严卓涛推上门主之位。按辈分来算,我跟严卓涛一样,霸刀门的门主之位也应该由我继承。是他不仁在先,那也就休怪我不义。”苏秋冷冷的说道。

    “我杀了严平之后逃出霸刀门,一直都被霸刀门的人追杀,之后我遇到天谴的首领。折服于他的气度和武功,所以我加入天谴。也只有加入天谴,才能让我能够有空间一展所长。”苏秋接着说道。

    不屑的笑了笑,秦彦说道:“我想,不仅仅是你想有空间一展所长吧?更多地应该是你为了躲避霸刀门的追杀,并且,想借助天谴的力量帮你对付霸刀门,对吗?”

    “不错。霸刀门的人都该死,我要杀了他们,灭了霸刀门,让他们知道自己当初的选择是多么的错误。”苏秋冷声的说道,浑身迸射出阵阵的寒意。

    微微耸了耸肩,秦彦淡淡的说道:“这是你跟霸刀门之间的恩怨,我不想理会。我只知道,你们天谴的人伤了我天门的人,那么我就不能坐视不理。今天就拿你开刀吧,也好让天谴的人知道我天门不是任人欺凌之辈。苏秋,你安心受死吧!”

    话音落去,秦彦再次冲了上去。

    “想杀我?没那么容易!”苏秋冷哼一声,挥刀迎了上去。

    虽然刚才他被秦彦一拳击中,但是,却并未伤到根本,不至于毫无还手之力。不过,此时苏秋再也没有想要杀死秦彦的想法,因而他知道这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想想也是,堂堂的天门门主,岂是那么容易应付的?若是那么容易就被杀死的话,只怕天门也不会存活至今了。

    刀影重重,杀气弥漫!

    两人打的如火如荼,难解难分。

    然而,秦彦却是渐渐的占据了上风,苏秋的心底不由的升起一股寒意,无心恋战。只是,却又不得不正面迎敌,不敢逃走。因为稍微一个疏忽的话,很有可能就会被秦彦抓住自己的破绽,到时候就真的死无葬身之地了。

    看准时机,秦彦猛地蹿上前去,拳势刁钻,以一种很奇怪的角度狠狠的砸在苏秋的胸口。霸道的天罡正气汹涌而出,“砰砰砰”的连环三击。长江三叠浪,一浪高于一浪,可以将一个人的功力发挥到一种不可思议的地步。

    苏秋哪堪如此重击?“哇”的一声吐出一口鲜血,身子倒飞出去,重重的摔倒在地。这一击,直接将苏秋体内的真气打散,五脏六腑受创严重,根本无力再战。

    眼神中迸射出一股寒意,秦彦冷哼一声,说道:“苏秋,受死吧!”

    话音落去,秦彦栖身而上,手中的灵翼划过一道美丽的弧度,刺向苏秋的咽喉。

    千钧一发之际,忽然间,一道杀气涌来。秦彦几乎是本能的闪身避开,一道身影站立在苏秋的面前。

    秦彦眉头微微一蹙,扫了一眼面前的中年男子。难道是天谴的人来救他?冷哼一声,秦彦说道:“你以为你可以拦得住我吗?”

    “秦门主,刚才的事情很抱歉,事发突然,我也来不及说话,若有冒犯之处,请多多见谅。”中年男子说道。

    秦彦愣了愣,愕然的看了他一眼,听他说话的语气,应该不是天谴的人,否则怎么会对自己这么客气?

    “你是谁?”秦彦问道。

    “在下霸刀门门主严卓涛。秦门主,苏秋是我霸刀门的叛徒,暗害了家父,请秦门主把他交给我带回霸刀门处理。这份恩情我霸刀门必然会铭记在心。”严卓涛说道。

    “既然严门主发话,这个面子我也不好不给。行,人你带走。”秦彦点点头,说道。

    事前,秦彦也曾担心过,若是杀了苏秋会不会引来天谴的疯狂报复。可如今,将苏秋交回霸刀门处理,那天谴也就找不到借口对付天门。或许,可以拖延跟天谴决战的事情也说不定。至少,目前对天谴掌握的资料太少,真的打起来,天门也未必有多少胜算。

    “多谢秦门主成全。”严卓涛拱拱手道谢。

    转头看着苏秋,严卓涛的眼神中迸射出阵阵寒意,冷声的说道:“苏秋,我们找了你这么多年,总算是让我找到了。天网恢恢,疏而不漏。”

    不屑的冷笑一声,苏秋说道:“要杀就杀,悉听尊便。我苏秋既然敢做,就不怕你们霸刀门的报复。”

    “枉我父亲待你如亲生儿子一般,收你为闭门弟子,可是,你却狠心杀了他。像你这样忘恩负义之徒,就算是千刀万剐,也难消我心头之恨。不过,我不会现在杀你,我要带你回霸刀门,公审处决你,以慰我父亲在天之灵。”严卓涛说道。

    “公审我?哈哈!”苏秋放肆的大笑,说道,“是他偏心你这个儿子,一心要将门主之位传给你才导致这样的结果。霸刀门门主之位应该是有能者居之,论武功讲计谋,你哪一点都输给我,凭什么由你继承门主之位?既然是他不仁在先,那也就休怪我不义在后。”

    顿了顿,苏秋又接着说道:“今天若非是他,就凭你以为能擒住我吗?你在我眼里,不过只是个废物而已。”

    “苏秋,是你太自傲了,我未必就会输给你。”严卓涛不屑的哼了一声,说道。

    “多说无益,既然落到你的手里我也没想过能活下去,但是,我绝对不会让你带我回去被你们羞辱的。”

    话音落去,苏秋举手朝自己的脑门拍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