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京!

    一栋豪华的别墅内,一名中年妇人端坐在沙发上。她的眼神中满是仇恨和愤怒的光芒,面容扭曲,狠狠的瞪着面前跪着的年轻男子,厉声问道:“怎么样?有没有杀了万龙涛?”

    “妈,对不起,让他跑了。”年轻男子歉意的眼神中透出些许的恐惧和之责之色。

    “啪!”

    中年妇人手持藤条狠狠的抽了他一下,愤怒的吼道:“没用的东西,这么点小事都办不好,怎么会让他逃掉?我辛辛苦苦栽培你这么多年,就是希望有朝一日你能替我报仇,杀了万龙涛那个负心汉。你却让他眼睁睁的在你眼皮底下逃走?你怎么对得起我?”

    “妈,对不起,是我办事不利。”年轻男子垂着头,忍着疼痛。

    “废物,废物!”中年妇人有些歇斯底里,一下又一下,藤条狠狠的抽打在他的身上。然而,年轻男子始终一声不吭。只是那紧咬的嘴唇可以看出他在极力的忍着身体传来的巨大疼痛。

    许久,中年妇人似乎打得有些累了,停了下来。

    心疼的轻轻触摸着年轻男子身上的伤痕,声音也变得温柔,“彦光,疼不疼?”

    年轻男子摇了摇头。

    “你别怪妈妈,妈妈也舍不得打你。可是,妈妈一想起万龙涛那个负心汉还活着心里就不是滋味。这二十多年来,我无时无刻不想着杀了他,是他害得我们有家归不得,是他害得我们母子颠沛流离。彦光,妈妈把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你的身上,就希望你能亲手杀了他,替妈妈报仇。”中年妇人说道。

    “妈,你放心,我一定会杀了万龙涛。这次让他侥幸逃走,下次他就没有那么幸运了。我这就去万剑门,杀了他。”年轻男子说道。

    “万剑门虽非龙潭虎穴,但是也不是那么容易就闯进去的。经过这次的事情,万龙涛一定更加的小心谨慎,加强防备,恐怕没有那么容易得手。”中年妇人说道。顿了顿,中年妇人冷哼一声,接着说道:“想不到万龙涛竟然练成了万剑归宗最后一式。可是,我们赫连家的功夫是他们万剑门的克星。”

    深深的吸了口气,中年妇人接着说道:“据我所知,万剑门跟水家的人因为炎家的产业分配问题产生了很大的冲突,水家似乎无意让出这些利益,他们之间必然会有一场不死不休的争斗。不过,水家势单力孤,根本不是万剑门的对手。咱们可以利用这方面,让万剑门和水家拼个两败俱伤,然后咱们再坐收渔人之利。”

    “妈,我明白该怎么做了。”年轻男子说道。

    微微的点点头,中年妇人搀扶起他,柔声说道:“来,起来!”

    “今天你去刺杀万龙涛的时候,他有没有怀疑你?有没有对你的身份起疑?”中年妇人接着问道。

    “他应该从我的功夫看出我是赫连家的人。”年轻男子问道。

    “那他有没有问我们之间的关系?”中年妇人的神情有些紧张。

    摇了摇头,年轻男子说道:“没有。”

    中年妇人的眼神中闪过一丝的失落,愤愤的说道:“看来他是将我忘的一干二净了。万龙涛,你这个负心汉,我一定要让你为当年所做的事情付出代价。”

    顿了顿,中年妇人说道:“我有些累了,扶我进屋休息吧。”

    年轻男子点了点头,起身搀扶着中年妇人进屋。

    从始至终,年轻男人都未敢直视中年妇人的脸庞,眼神总是有些怯生生的害怕。

    中年妇人的面容也的确让人感觉到恐怖,纵横交错的伤痕宛如一条条蜈蚣,狰狞恐怖。她的五官很美,看得出她年轻时也应该是一个大美人。只是那一道道宛如蜈蚣般的伤痕,破坏了这份美感,让人心生畏惧。

    “妈,我先出去了。”扶中年妇人到床上躺下,年轻男子说道。

    微微点了点头,中年妇人挥了挥手,示意他离去。

    道了声别,年轻男子转身离开,顺手关上房门。

    藤条打下来的伤痕很严重,透出丝丝血渍,然而,他似乎根本没在意一般,连药也没有擦,直接穿上衣服。

    从小到大,他几乎是在母亲的鞭打中成长,身上的伤痕也已经数不清。这也让他的心练就的如同钢铁一般。他的世界里没有感情,只有仇恨,似乎他就是为仇恨而活。

    但是,人非草木,孰能无情?他又如何不希望能有一个慈爱的母亲?他又如何不渴望能有一份真挚的感情?然而,这一切似乎都离他十分的遥远,遥远的永远也无法触摸。

    酒吧内!

    赫连彦光一杯接一杯的灌着酒,似乎是想用酒精去麻痹自己的意识和感情。无数过来搭讪的女孩都被他近乎冷漠的眼神给吓走。

    这一切的错,都是万龙涛的错。若非是他,自己的母亲又怎么会变成这样?若非是他,自己又怎么会从小到大背负着仇恨生活?若非是他,自己又怎么会遭受这么多非人的折磨?

    这一切的一切,都是万龙涛的错。赫连彦光的眼神中迸射出阵阵的寒意,一道道的杀气宛如利刃一般的散开。

    “查清楚他的底细了吗?”

    不远处,秦彦转头看了看身旁的刑天,问道。

    “他叫赫连彦光,一直跟随他母亲赫连沁一起生活。根据调查的结果显示,这二十多年来他们都没有回过赫连家,一直在外面四处流浪。”刑天回答道。

    顿了顿,刑天又接着说道:“这个赫连彦光也是可怜人,他母亲赫连沁完全没有拿他当亲生儿子看待,只有犯一点点错,非打即骂。可以说,赫连彦光完全就是他母亲复仇的一个工具而已。我真不敢相信,会有哪个母亲会对自己的儿子这样,实在是让人想不通。”

    “到底有什么深仇大恨竟然让一个母亲对自己的亲生儿子也失去了关心和疼爱?就算再大的仇,也不应该让他承受啊。”秦彦默默的叹了口气,心有不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