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家!

    吕逸和另一名长老的死讯也很快的传到他的耳中,不仅如此,连账户里的几十个亿也不翼而飞,这让万龙涛气愤不已。就算是对拥有着庞大家业的万剑门来说,几十亿也不是一笔小数目。而且,如今万剑门的六个长老全部毙命,对万剑门的打击不可谓不小。

    “查出是谁做的吗?”万龙涛看了万锦一眼,冷声的问道。

    “以目前的证据来看,应该是水家的人做的。”万锦说道。

    “水家?他们有这个能力?吕逸和张狂在同一时间被杀,水家有这个能耐的也就只有水雯一个,她如何分身?还有吕逸账户里的几十亿,莫名其妙的消失不见,刚好之前国安局的人来调查,你觉得这一切是巧合?”万龙涛愤愤的说道。

    万锦愣了愣,诧异的说道:“你怀疑在水雯的背后有人支持她?”

    “难道不是吗?水家的实力你我都很清楚,如果没有人支持她的话,他们敢跟我们万剑门叫板?还杀了我们两个长老?”万龙涛说道。

    “那会是谁呢?难道是天门的人?”万锦疑惑的问道。

    “应该不会是天门。水家跟天门也算是有过节,天门不会帮他们的。就算天门真的想对付我们,那也只会等我们跟水家拼个鱼死网破后再坐收渔人之利,绝对不会在这个时候出手,水雯的背后肯定是另有其人。”万龙涛说道。

    “不管是谁也好,咱们也应该反击,拿出一点实质性的行动出来。否则,咱们万剑门日后在江湖上再也抬不起头。既然他们这么做,那咱们也不必客气。你马上调集人手,我要在一天之内铲平整个水家,包括水武和水雯的性命我也要。”万龙涛脸色阴沉,浑身迸射出阵阵杀意。

    也难怪,被一个他根本瞧不上眼的水家杀了他们两个长老,害的他们损失惨重,万龙涛心中又怎么能不气愤?如果连一个小小的水家都摆不平的话,那他万剑门的颜面何存?恐怕将会成为江湖上最大的笑柄吧?

    “我这就安排。”万锦不敢怠慢,连忙的掏出手机。

    挂断电话之后,万锦起身说道:“爸,我也亲自跟过去看一看。你就在家安心的等待好消息,我一定不会让你失望。”

    “嗯!”万龙涛微微的点点头。

    “不用那么麻烦,我自己送上门了。”伴随着一阵话音落下,水雯从外面缓步走了进来。跟随在她身旁的还有一个年轻男子,不是赫连彦光还有谁?

    看到赫连彦光,万龙涛不由的浑身一震,不自觉的站了起来。难怪,原来是他在背后做的手脚。如果真是赫连彦光出手,那些长老真的不是对手。眉头不由紧紧的蹙在一起,万龙涛的脑海中不停的思索着该如何解决这件事。

    “水雯?”万锦愣了愣,愤愤的哼了一声,说道:“你胆子倒不小,竟然敢主动找上门。”

    “万剑门又不是龙潭虎穴,我为什么不敢过来?”水雯轻蔑的笑了笑,说道。

    “昨晚的事情是你做的了?”万锦冷声的问道。

    “当然。是你万剑门不仁在先,那也休怪我无义。你万剑门当真以为江湖上你们最大了?那我就让你们知道我水家就不怕你们。”水雯得意的说道。

    昨晚赫连彦光的表现手下也如实的告诉了她,水雯也的确相信赫连彦光有能力对付万剑门。这本就是一场赌博,她根本没有其他的选择。如今只有把全部的希望寄托在赫连彦光的身上。

    “好,很好。”万锦愤愤的说道,“既然你来了,那你今天就休想可以活着离开。我倒是想看看你有多少的能耐,我会让你为自己所做的事情付出代价。别说我没有警告过你,是你亲手毁掉你们水家百年的家业,可怨不得我。”

    “谁胜谁负,尚是未知之数呢。”水雯轻蔑的笑了一声,转头看向赫连彦光。

    从进门开始,赫连彦光的眼神就一直盯着万龙涛,没有丝毫的偏移。虽然昨晚他回去试探性的问过赫连沁他跟万龙涛之间的关系,但是,得到的又是一顿毒打。虽然赫连沁极力的否认他们之间有关系,但是,想起秦彦的话,赫连彦光的心里还是有些禁不住的好奇。他也试图从万龙涛的眉宇之间找到是否有跟自己相似的地方,可惜没有。

    看到水雯的眼神,赫连彦光淡淡的说道:“我的目标是万龙涛,他是你的。”

    水雯愣了愣,也没再多言。也不能事事都依靠赫连彦光,他也不是傻子。深深的吸了口气,水雯说道:“那就让我领教领教万剑门的万剑归宗吧。”

    万锦转头看了看万龙涛,后者微微点头。

    赫连彦光在这,万龙涛也不敢轻举妄动,如果他出手的话,赫连彦光也绝对不会坐视不理。对上赫连彦光,万龙涛心里还真没有多少的把握。毕竟,自己苦练的万剑归宗对对方而言根本毫无用处。

    万锦轻蔑的笑了笑,说道:“就凭你还没有资格领教万剑归宗。”

    话音落去,万锦手捏剑指,脚步踏前,猛地朝水雯的胸口点去。

    万剑归宗乃是万剑门最高深的武学,万锦还没有学会,自然无法施展万剑归宗。不过,他的功夫不弱,出手间快如闪电,不容小觑。

    水雯一直都拿万剑门当作假想敌,对万剑门的功夫也做过很深入的了解。而且,她深知自己将来要面对的敌人有多么强大,因而不曾有一刻对自己的功夫疏忽懈怠,纵然每天的工作再忙,也会抽时间练武。

    “就算你要杀我,你应该让我知道我们之间到底有什么恩怨吧?”万龙涛没有理会万锦跟水雯的争斗,因为在他看来,万锦应该足以应付水雯。

    赫连彦光愣了愣,说道:“万龙涛,你还记得二十多年前有个叫赫连沁的女人吗?”

    “赫连沁?”万龙涛想了想,浑身一震,真的是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