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乐虎国际娱乐乐虎国际国际 > 辣手神医 > 第660章 变化莫测
    事到如今,万龙涛哪里还会不明白?原来赫连沁真的是赫连家族的人。万龙涛悔不当初啊,如果当初自己早点知道赫连沁的真实十分,他就不会选择跟她分手,有了赫连家族的帮忙,他万剑门的势力必然会更上一层楼。

    只可惜,已经错过,纵然再过后悔也于事无补。

    “你是她儿子?”万龙涛问道。

    “是。当年你负情薄幸,抛弃我妈,甚至当众羞辱她,这个仇我今天就找你报。”赫连彦光冷声的说道。

    默默的叹了口气,万龙涛说道:“事情已经过去这么多年,她也结婚了,也生了你这个儿子,过去那些年少轻狂的事情还何必耿耿于怀?她现在在哪里?让我当面跟她谈谈。这么多年,其实我也一直想找她,一直都没有忘记她。”

    赫连彦光愣了愣,正欲说话时,一股森冷的声音在身后响起。

    “想见我?我来了,我也想听听你想跟我说什么。”话音落去,赫连沁走了进来。

    “妈,你怎么来了?”赫连彦光一愣,慌忙的迎了上去。

    万龙涛的目光紧紧的盯着面前的妇人,看到她脸上那狰狞恐怖的疤痕,心中发怵,不禁浑身一颤。虽然因为赫连沁脸上纵横交错的疤痕使得她样貌有了很大的改变,但是,从她的眉宇间依旧可以看到当年的模糊影子。

    “宝宝!”万龙涛忍不住的叫道。

    “闭嘴,你没有资格这么叫我。”赫连沁喝道。

    这是他们当年亲密的称呼,每次万龙涛见到她都是很柔情的称呼她为“宝宝”。而每一次赫连沁都会沉浸在他的柔情万丈之中。可如今,再次听到这样的称呼,赫连沁只感觉到恶心。

    “你……,你怎么会变成这样?”万龙涛问道。

    “我怎么会变成这样?哼,这一切都是拜你所赐。当年你当作那么多人的面当场羞辱我,让我无地自容,从那一刻开始,我就发誓一定要报仇雪恨。为了记住这个仇,我把自己的脸划成这样,每当我照镜子的时候,我都可以想起你当年是怎么对我的。万龙涛,我要你为自己所做的事情后悔。”赫连沁厉声说道。

    “我……!”

    “砰!”

    万龙涛正欲说话时,忽然间万锦一声惨叫,身子倒飞出去,重重的摔倒在地。万龙涛大吃一惊,连忙的冲过去扶住万锦,关切的问道:“你没事吧?怎么样?伤着哪里没有?”

    万龙涛着实没有想到,万锦竟然会输给水雯。

    “万剑门的功夫也不过如此嘛!”水雯鄙夷的笑了笑,说道,“万龙涛,你不会是想要亲自出手吧?”

    万龙涛愤愤的瞪了她一眼,连忙的将万锦扶了起来。

    “爸,我没事,只是一点轻伤而已,是我太大意了。”万锦尴尬的说道。

    堂堂万剑门的太子爷,竟然输给了一个女人,这让万剑的颜面有些挂不住。

    看到他们父子情深的模样,赫连沁更是怒不可竭,冷冷的说道:“这就是你跟那个贱人生的孩子?”

    “你个老巫婆,说谁是贱人呢?”万锦愤愤的骂道。

    赫连沁眼神一凝,冷笑一声,说道:“贱人生的就是贱种,我现在就送你下去跟那个贱人团聚。”话音落去,赫连沁身形一闪,一掌狠狠的拍向万锦的脑门。出手狠辣,丝毫不留情面,显然是有意取他性命。

    “不要!”万龙涛一声惊呼,连忙的挡在万锦的身前。

    虽非他的亲生儿子,可是,这二十多年来他一直把万锦当亲生儿子来养,又怎么允许有人伤害他?

    “砰”的一声,两人对了一掌,万龙涛踉跄着退后两步,而赫连沁的身形只是晃了晃。

    “你是一定要护着他了,是吧?我看你能护到什么时候。”话音落去,赫连沁再次的冲了上去。

    此时,忽然一道身影从外飞射而来,剑指直取赫连沁的背心。

    “小心!”赫连彦光惊呼道。

    赫连沁冷哼一声,回手一拳,狠狠的砸中来人的肩膀。顿时,只见来人倒飞出去,倒在地上。挣扎着起身,擦了擦嘴角的血渍,关切的眼神看向万锦。

    来人不是傅书还能有谁?万锦是他亲生儿子,看到他有难,傅书又怎能置身事外?上次因为跟万龙涛交手,迫使得他不得不使用秘法,以至于功力大损,哪里还是赫连沁的对手?可是,即使如此,他也依然不能退让。

    “你……,你还敢来?”万龙涛愣了一下,叱道。

    “你放心,我知道该怎么做。”傅书说道。

    万锦诧异的看着傅书,心中好奇不已,不明白他为什么不顾生死的救自己。就算是他跟自己姑姑有过一段过往,那也根本没有必要这么护着自己啊?万锦诧异的目光看向万龙涛,眼神中满是询问之色。

    万龙涛只有装着什么也没有看见,不理会万锦的疑惑。

    赫连沁愣了一下,上下的打量了傅书一眼,说道:“你就是当年跟万柔在一起的那个男人?哼,当年万家的人那么对你,害死了万柔,你如今还有护着他们吗?”

    深深的吸了口气,傅书说道:“事情已经过去这么多年,什么恨也都应该消了。我想,柔柔在九泉之下也不希望看到我跟万剑门斗下去。他们始终是柔柔的亲人,我又怎么能眼睁睁的看着他们有事而置之不理呢?”

    不远处,秦彦和刑天将发生的一切尽收眼底。

    秦彦的嘴角勾勒出一抹笑容,说道:“这场戏似乎越来越精彩了哦。昔日的恋人、曾经的仇人、父子相对不相识,还不知道会有什么样的精彩局面啊。”

    “门主打算怎么做?”刑天问道。

    “什么也不用做,静观其变。这么精彩的故事,可是百年难得一见啊,咱们应该好好的欣赏才是。”秦彦微微笑道。

    “你不是对那个赫连彦光很看重吗?不准备出手帮他?”刑天问道。

    “有些事情还是需要他自己去面对的,而且,现在他也不需要我帮。看看再说吧。”秦彦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