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乐虎国际娱乐乐虎国际国际 > 辣手神医 > 第667章 难以入眠的夜
    一直闹到十二点,众女这才感觉到疲惫,准备休息。

    十二点准时,众人燃起鞭炮,迎财神!

    按照风俗,当晚墨子诊所灯火通明,所有的灯全部打开。

    白雪跟薛冰睡一间房,沈沉鱼和杨嫣睡一间房,至于沈落雁,被沈沉鱼推进了秦彦的卧室。

    做出这个决定最受煎熬的可能就是沈沉鱼吧?她内心承受了不少的压力。

    虽然沈落雁一直期待着这一天的到来,然而,真的面临这一刻时,她的心里不禁有些慌乱,“噗通噗通”乱跳,七上八下。

    “坐吧!”秦彦拍了拍身旁床铺。

    “嗯!”沈落雁垂着头,紧张的走到秦彦身旁坐下。外面不停响起的鞭炮声也丝毫掩盖不了她心脏急速跳动的声音,她仿佛自己都可以听见自己的心跳。

    “听沉鱼说你们明天一早就走?”秦彦明知故问,试图化解沉闷的气氛。

    “嗯,跟姐姐一起去外婆家。”沈落雁应道。

    “落雁,谢谢你。”秦彦感激的看着她。

    “谢我?谢我什么?”沈落雁抬起头,茫然的问道。

    “谢谢你留下来陪我一起过除夕啊。如果不是你留下的话,我就要孤孤单单的过年了。”秦彦说道。

    每逢佳节倍思亲。似乎越是这样的节日,心里对亲人的思念也越发的强烈,而身在异地他乡的人往往也越发的感觉到孤单。

    秦彦是孤儿,唯一的亲人只有老家伙墨离,可他偏偏又不知道在哪里风流快活。在这一的日子里,如果没有人陪伴在身边的确会感觉到孤独和寂寥。

    “你有这么多人陪,我在不在也无所谓。早知道这样的话我就不留下了,害得我还被妈妈责骂一顿。”沈落雁说道。

    “她们是她们,你是你,哪里会一样。”秦彦柔声的说道。

    女人,是听觉动物,多半都是喜欢听甜言蜜语的,有时哪怕知道那些话是奉承或者是讨好之言,却依旧很舒坦。

    沈落雁面色微微泛起红晕,被秦彦这语带双关的话语羞得不敢抬头。

    “如果不是你,我或许已经死了。是你给了我新的生命,也是你让我从此沉浸在你的柔情中无法自拔。虽然我知道你喜欢我姐姐,可是,我却还是无法控制的爱上你。秦彦,我爱你!”沈落雁抬起头,眼神灼灼的盯着他。

    “我也爱你!”秦彦柔声的说道,双手缓缓的捧起她的脸旁,吻了下去。

    沈落雁紧闭双眼,生涩而又激动的回应着。这一切,似乎是那么的不真实,可却又真真切切的发生在眼前。

    沈沉鱼是外表冷漠,内心炙热,跟秦彦激情时完全的放开自己,奔放豪迈。段婉儿却刚好相反,外表豪放的她在和秦彦激情时却反而表现得柔弱和拘谨,这种巨大的差异也更加能激发秦彦的欲望。薛冰则因为秦彦身份的关系,每次都表现得将秦彦当成主人一般对待,伺候的十分周到。

    而沈落雁,这个外柔内刚的女孩,表现得却是十分的听话。虽然是第一次,却依旧极力的去迎合着秦彦。

    那低沉的声音似乎很是奇怪,具有极大的穿透力,以至于隔壁的四女都清晰的听在耳里,有些辗转反侧,难以入眠。

    声音一次又一次的响起,直到天色微明。

    沈沉鱼翻了一个白眼,暗暗地的啐道:“牲口,也不知道温柔点。”

    杨嫣微微笑了笑,说道:“他的确是个很有魅力的男人,凡是跟他相处过的女人都会无法自拔的爱上他。”

    “我看得出你也喜欢他,他也喜欢你。”沈沉鱼说道。

    “也许是冥冥之中有着某种微妙的东西在牵引着。我第一次看见他的时候就仿佛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好像我们上辈子就见过。我听白雪偷偷跟我说过,他是九阳之体,而我是九阴之体,天生就有一种互相牵引的力量。可我知道,在他的心里,任何人都无法取代你的地位,他最爱的始终是你。”杨嫣说道。

    “你也知道他的身份吧?所以,我也清楚他不可能只属于我一个人。也许,爱情就是这么义无反顾。都说在爱情中的女人智商为零,这话一点也不错,爱了,就无条件的付出吧,想不了太多。”沈沉鱼感叹道。

    顿了顿,沈沉鱼又接着说道:“听白雪说你练的功夫很奇特,如果跟秦彦双修可以帮他提升功力,是吗?”

    摇了摇头,杨嫣说道:“不全是。天门有三大绝学,儒道佛三家的浩然之气、无名真气和天罡正气。我练得功夫是可以提升浩然之气的力量,而他现在根本就没习浩然之气。”

    沈沉鱼微微点了点头,不再言语。

    女人跟女人之间的关系往往十分的奇妙,男人很难理解,就如同女人永远也不懂男人之间的兄弟情,永远不懂为什么男人可以为了兄弟两肋插刀,不顾生死一样。

    整整一夜,所有人都没有睡着。

    即使沈落雁的声音落下,她们脑海中脑补的画面依旧让她们心神荡漾,难以入眠。更甚者,白雪不停的扭动身躯,心身煎熬,双手不自觉的搂住一旁的薛冰上下游走。薛冰不堪其扰,也是心生欲念,脑海中飘荡着跟秦彦在一起的时刻,不由自主的抱住白雪。

    这是一副美丽的画面,可惜,秦彦无缘看见。否则,必然是瞠目结舌,口干舌燥。

    清晨!

    “砰砰砰”的敲门声急促,将秦彦惊醒。

    这一大清早的谁这么着急着敲门?

    秦彦穿好衣服,疑惑的走下楼,开门。

    映入眼帘的是赫连彦光的身影,狼狈不堪,浑身血渍。

    “你怎么了?”秦彦愣了愣,关切的问道。

    赫连彦光的嘴角抽动,一下子倒入秦彦的怀中,昏死过去。凭借着最后一口气,支撑着来到这里,此时的赫连彦光再也无法支撑下去。

    秦彦倒吸一口冷气,连忙的将赫连彦光扶了进来。伸手搭脉,不禁一愣,惊骇不已。“怎么伤的这么重?”秦彦喃喃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