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方似乎看出了秦彦的意图,忽然间,猛地加速,超过端木婕妤的车,拦在前面。

    “哧……”一阵刺耳的刹车声传来,端木婕妤停下车。两辆车,一前一后拦住,让他们无处可逃。却不知,秦彦根本没想过要逃。

    “你待在车里,锁好车门,千万不要下车,交给我解决,知道吗?”秦彦嘱咐道。

    一脸严肃的表情,让端木婕妤出奇的没有怼他,而是重重点了点头。这,不仅仅是关系到自己的生命,也关乎到自己研制的那项专利。

    深吸口气,秦彦打开车门走了下去。

    对方的车门打开,前后各走出三人,都是华夏人。

    “各位跟着我,不会是想劫色吧?”秦彦咧嘴笑了一下,说道。

    为首的一名男子朝端木婕妤的车内看了一眼,确认她在车中。转头看了秦彦一眼,冷笑一声,说道:“你只是个保镖而已,每个月也就那么点工资,无谓为了她丢掉自己的性命。这样,你现在离开,把她交给我,我可以给你五十万。五十万,以你的工资,起码也要四五年吧?”

    “五十万?真的假的?”秦彦激动的问道。

    “当然是真的。只要你乖乖把人交给我们,钱就是你的。况且,以我们这么多人,你就是不拿钱也保不住她,何必为了一个不相干的人把自己的性命也搭进去呢?”男子说道。

    “我要先看到钱,万一我把人交给你,你却不把钱给我,那怎么办?”秦彦说道。

    男子挥了挥手,立刻有人回身从车内拿出一个纸袋递给他。男子随手丢给秦彦,说道:“这里是五十万,你数数。”

    秦彦倒是真的有模有样的数了起来。车内的端木婕妤看到这一幕,不禁一震,这小子不会真的为了五十万把自己给卖了吧?哼,早知道他信不过。想到这里,端木婕妤的眉头紧蹙,暗暗地思虑着该怎么离开这里。

    “钱你拿到了,人该交给我们了吧?”男子说道。

    “当然当然。只是,我不明白你们干嘛绑架她,不会是为了勒索华夏集团吧?以她的身份,如果你们绑架了她然后勒索端木家,赎金几个亿都不是问题啊。这区区五十万,会不会有点太少了?”秦彦说道。

    眉头一蹙,男子冷声说道:“我们要做什么不干你的事,你拿着你应得的马上离开。做人不要太贪心,否则很容易连自己的性命也搭进去。”

    “你们好像胸有成竹哦,看来是早有计划了,肯定有人在背后指使你们。是谁啊?谁这么猛,连华夏集团的总裁也敢绑架啊?”秦彦问道。

    “这个你不需要知道。”男子眉头紧蹙。

    “那怎么行,我是她的保镖,如果她被你们绑走了,端木明皓肯定会怀疑我,到时候我岂不是吃不了兜着走?再说,万一你们到时候杀人灭口咋办?为了自保,我更应该知道是谁指使你们,只有这样才能确保我的安全。”秦彦说道。

    男子眼神一凝,冷哼一声,说道:“你还真是敬酒不吃吃罚酒。既然你想找死,那我们就成全你。”话音落去,男子挥了挥手,顿时,五名手下从两边朝秦彦冲了过去。

    他本想兵不血刃就将端木婕妤带走,这样的话,短时间内应该不会引起警方的注意。毕竟端木婕妤的身份很敏感,如果杀了秦彦再绑走端木婕妤,必然会在第一时间内引来警方的注意,这对他们并不好。可是,秦彦的态度有些激怒了他,他也不想再浪费时间,万一引起什么人的注意就不好了。

    秦彦的嘴角勾出一抹冷笑,左脚在车头借力,整个人腾空而起,一个膝撞,狠狠的撞在前方一人的胸口。直接将他击倒在地,昏死过去。接着一记侧踢,狠狠的砸在另一人的脖颈之处,只听得“咔嚓”一声,对方的颈骨折断,倒地毙命。

    回身,手中一道寒光闪过,灵翼出现在手中,散发出森冷的寒光。瞬间划破两人的咽喉,鲜血飞射而出,划出一道美丽的弧度。接着一刀狠狠的刺进另一人的胸口。

    整个过程不过只是一瞬间而已,行云流水,一气呵成,没有丝毫多余的动作。

    车内的端木婕妤看的目瞪口呆,她虽然知道秦彦的身手了得,却也没想到竟然这么厉害,短短几秒之内就将五名匪徒击毙。更重要的是,秦彦的动作很优美,没有丝毫让人感觉到暴力和血腥。

    仅剩的那名男子眉头紧蹙,瞪大着双眼,神情愕然。显然,他也没有料到秦彦会这么厉害,心底升起一股寒意,不自觉的退了一步。

    秦彦转身看着他,咧嘴一笑,人畜无害。

    “我知道你也不过只是听命行事而已。告诉我,是谁指使你,你就可以安全的离开。”秦彦淡淡的说道。

    “不……,不可能。”男子的声音有些颤抖,显然是心有所畏。

    秦彦晃了晃匕首,灵翼散发着森冷的寒气,似乎还发出阵阵低鸣声,让人越发的不寒而栗。“既然你不愿意说,那就怪不得我了。”秦彦眼神冷了下来,猛然间一脚踹了出去。“砰”的一声,对方飞了起来,一下子跪倒在地。

    强大的力道以至于可以清晰的听见他双膝跪倒在地时砸碎骨头的声音,男子不由的发出一声惨叫。

    秦彦走了过去,森冷的匕首抵在了他的脸上,狠狠的划下。顿时,鲜血顺着他的脸庞留下。“说,谁指使你的?”秦彦冷声的问道。

    “我……,我不知道。”男子哭丧着一张脸,惊恐的说道。

    “看来你还真是不见棺材不落泪。”秦彦冷哼一声,一道狠狠的扎进他的肩膀。

    “啊……!”男子一声惨叫,连忙的说道:“我……,我真的不知道,是我老大让我来的,是他让我把端木小姐绑回去,我真的不知道是谁指使的。”

    眉头微微一蹙,秦彦问道:“你老大是谁?叫什么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