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知道,毕竟,你有那么多的事情要处理。这次劳你亲自来处理这些事情也的确是有些为难你了。你给我一点时间,我会想办法摆平这件事。”端木明皓说道。

    “摆平?你想怎么摆平?”秦彦愣了愣,问道。

    “我在江湖上打拼这么多年,虽然不参与道上的事情,但是多多少少也认识一些道上的朋友。我想那些人无非也就是为了钱而已,我会找人跟他们坐下来谈,希望可以用钱摆平这件事。”端木明皓说道。

    “恐怕这件事情不是用钱就可以摆平的。”秦彦说道。

    深深的吸了口气,端木明皓说道:“你放心吧,我会有办法解决的。”

    秦彦点了点头,知道端木明皓不想说,也就没有继续的追问下去。其实,像端木明皓这样的生意人,多少也处于一些个灰色地带,他们有一些自己的手段和方法也不足为奇。

    “这段时间就多辛苦你了,我只要婕妤安然无恙就好。如果你有什么需要的话,尽管跟我说。”端木明皓说道。

    “放心吧,有我在,绝对不会让端木小姐有事。”秦彦说道。

    “有你这句话我就放心了。”端木明皓说道。

    顿了顿,端木明皓又转而问道:“对了,我听说昨晚有人想要绑架婕妤是不是?”

    “嗯。从酒吧出来后就有车一直跟着我们,我问过,是下山虎的人。”秦彦说道。

    “婕妤那丫头也是,明知道现在的处境就不应该四处乱跑嘛,还去酒吧那种龙蛇混杂的地方,这不是找事嘛。你多多担待点,这丫头一直生活在国外,自由自在惯了,性子有些个拗。”端木明皓说道。

    “没事,她也是为了朋友嘛,我倒是挺欣赏端木小姐的为人。”秦彦说道。

    端木明皓笑了笑,说道:“看来你们的关系好像缓和了许多哦,这就好,这就好,我还担心那丫头刁蛮任性,会给你添麻烦呢。”

    片刻,端木明皓的笑容敛去,眉头微微一蹙,说道:“下山虎竟然也打这个主意,看来是有人指使他这么做,不然他一个道上的人要那个方程式做什么?哼,看来我得给这些人一个教训,不然的话,他还真当我端木家是好欺负的,连一个小小的下山虎竟然也敢动这样的脑筋,简直不知所谓。”

    “我估摸着这个下山虎的背景很不简单,否则,不会连当初的东北虎凌云霄都搞不定他。这东北五虎之中,看来这个下山虎最不显山不露水,却是最厉害的角色。”秦彦说道。

    “我也很好奇他背后到底是什么人支持。”端木明皓说道,“今晚我约了道上的几个大哥一起见个面,下山虎也在其中,有没有兴趣一起过去?”

    秦彦愣了愣,诧异的说道:“我一起过去?那……,端木小姐的安全……?”

    “没关系,我一会跟她说,让她留在这里,等你回来后再回去。实在不行,在这里住一晚就是。这里我也请了很多保镖,应该不会有事。我也不相信那些人敢闯到我家里来绑人。”端木明皓说道。

    “好吧,我也想会一会东北五虎的其余四虎。”秦彦说道。

    端木明皓在龙城多年,跟道上的很多人关系不错,虽然算不上深交,但是,却也维持的很不错。而端木明皓也会帮他们赚钱,因此,他们对端木明皓也一直都很尊敬。端木明皓虽然清楚天门的势力庞大,却也知道的并不多,甚至,连天罚是天门的下属也不清楚。

    看了看时间,端木明皓说道:“看时间差不多了,咱们走吧!”

    话音落去,端木明皓起身朝外走去。

    到了楼下,端木明皓看了端木婕妤一眼,说道:“我跟秦先生出去办点事情,你先留在家里,等我们回来后你再回去。要是你困了,今晚就在这过夜。”

    “好。”端木婕妤点了点头。

    出了门,秦彦直接上了驾驶位,驱车离去。

    端木婕妤不由的愣了愣,这小子并不是说不会开车吗?好啊,敢情一直在骗我。想到这里,端木婕妤有种被戏耍的感觉。

    “就我们俩个过去,不怕那些人耍花样?”路上,秦彦问道。

    端木明皓呵呵的笑了笑,说道:“他们都是聪明人,知道得罪我没什么好下场。况且,他们还需要我帮他们赚钱,不会为难我。再说,有我们两个,他们就算玩花样咱们也不怕。这么多年没跟人动过手,拳脚的确有些生疏了,不过,对付他们应该还是没有问题的。”

    “那倒是。”秦彦微微一笑。虽然他没有跟端木明皓交过手,却可以感觉出端木明皓的功夫绝对不弱,而且,还是端木文皓亲自传授,应该也是属于浩然之气吧?

    “听墨老先生说,你天资聪颖,精通百家拳,一身修为深不可测啊。”端木明皓说道。

    “跟师父他老人家相比,我还差的太远。”秦彦说道。虽然从小到大,秦彦似乎总是跟老家伙对着干,言语之中似乎也总是呛着他,但是,在他心里对老家伙却一直都十分的尊敬。如果不是老家伙,他也许早就死了,也不可能会有今天。

    “能拜墨老先生为师,真是你上辈子修来的。如今你身为天门的门主,身上的担子也很重,责任也很艰巨。这次你和墨老先生为了婕妤的事情不惜放下那么多重要的事情,我实在不知道该怎么感激你们。矫情的话我也就不多说了,日后你们有任何的需要,知会一声,我端木家必然鼎力相助。”端木明皓说道。

    “如果有一天我和你兄弟或者是子女发生冲突,双方不死不休的时候,你会怎么做?”秦彦问道。

    端木明皓愣了愣,说道:“如果真有那一天的话,那肯定是他们的错,我也会大义灭亲。”

    “有时候,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秦彦说道。“我也只是随便说说,我也希望不会有那一天的。”

    秦彦呵呵的笑着,岔开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