的确,如果新药问世,华夏集团的股价必然疯狂的上涨,华夏集团的资产也会成倍的增长。甚至乎,端木明皓因此而一跃成为华夏首富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但是,为了端木婕妤的安全,端木明皓不得不做出这样的选择。只有把方程式交出去,事情才算是可以了解,端木婕妤的安全才算是可以保障。

    沉吟片刻,龙王说道:“你的意思我明白。可是,即使你把方程式交给我,我也需要交给别人去生产。那些毒贩不可能会善罢甘休,说不定也会收买某些人,到时候还不是会落到他们手里?而现如今,知道方程式的只有侄孙女一个人,反倒容易保护。我看要不这样,我派些人保护侄孙女,然后派人调查那些入境的毒贩,将他们全部逮捕。如此,或许还有希望。”

    顿了顿,龙王又转头看向秦彦,问道:“秦先生,你有什么看法?”

    深深的吸了口气,秦彦说道:“其实,这个办法也不行,太过的被动。那些毒贩有多少人,会跟当地的什么势力勾结我们都不清楚,谁知道他们会在什么时候行动?会有什么样的布置?如果这样处处受制于人的话,最后的结果恐怕方程式还是会落到他们手里。”

    “那你觉得应当如何?”端木明皓问道。

    “这就要看你们是否相信我了。”秦彦说道。

    “这还用说?我们不相信你还能相信谁啊。有什么办法你尽管说。”端木明皓毫不犹豫的回答道。

    “那……,端木小姐呢?”秦彦转头看向端木婕妤。

    端木婕妤愣了愣,说道:“那就要看你说的是什么办法了。”

    很显然,对秦彦的信任,端木婕妤可没有端木明皓和龙王那么的坚定。这也难怪,毕竟,她不清楚秦彦的身份。

    淡淡的笑了笑,秦彦说道:“办法其实不难。把方程式交给我,由我负责保管生产,我可以担保没有任何人可以收买和威胁到我们的人交出方程式。这样不但可以确保药物可以顺利的生产出来,也可以确保方程式不会被那些毒贩抢走。当然,方程式毕竟是端木小姐的心血,我也不能白拿这个好处。药物生产销售之后的利润,我们和华夏集团平分。你们认为呢?”

    “我觉得这个办法可行,方程式交给你,才可以真正的确保安全。”龙王立刻附和道。

    “办法倒是个好办法,只是,这样岂不是又给你增添很多的麻烦?”端木明皓说道。

    “麻烦肯定是有的,不过,我还可以应付。”秦彦说道。

    接着,转头看向端木婕妤,问道:“端木小姐,你的意思怎么样呢?”

    “我只有两点要求。”端木婕妤愣了一下,说道。

    “什么要求?”秦彦问道。

    “第一,你要确保药物可以生产出来,而专利权依旧属于我。”端木婕妤说道。

    “这个没问题。第二个呢?”秦彦接着问道。

    “第二,你必须要保证方程式不会落入那些毒贩的手中。”端木婕妤说道。

    “这个也没问题。我可以保证所有接触方程式的都是嫡系成员,没有人可以收买他们,方程式断然不会落入到那些毒贩手中。”秦彦坚定的说道。

    耸了耸肩,端木婕妤说道:“既然这样,那我就没其他意见了。”

    满意的点了点头,对于端木婕妤的作风,秦彦倒是十分的欣赏。她身上并没有多少作为一个商人不停追逐利益的想法,更多的还是作为一名医者的济世之心,这十分的难得。这样的胸襟还真没有多少人能比得上。

    顿了顿,秦彦接着说道:“不过,这件事情也要从长计议,必须要让人深信不疑。否则,那些人必然还会找端木小姐的麻烦。”

    “那你有什么想法?”端木明皓问道。

    “倒是有一点点想法,你们听听看。”秦彦说道,“尤平找到我,希望我做卧底的事情你也知道,我们可以利用这一点。你不是已经跟尤平摊牌了吗?相信他很快就会再找我,让我想办法绑架端木小姐,或者是把方程式弄到手。咱们可以将计就计,将一个假的方程式交给他,而后你们可以对外宣布我偷走了方程式。如此,不但可以将他们的矛头转到我的身上,也可以引出尤平背后的赫连家族。赫连家族有近百年没有在江湖上出现过,至今甚至没有人知道他们到底在哪里,如今他们忽然出现,我也很想知道他们到底在打些什么主意。”

    当然,秦彦也是为了赫连彦光的事情,想要知道赫连家族更多地事情。不过,并没有说出来。

    “这个办法自然是可行。只是……,这么一来你就危险了。你这么做,让我有些过意不去。”端木明皓愧疚的说道。

    淡淡的笑了笑,秦彦说道:“我师父说欠你一个人情,那这次就权当是还给你了。而且,我也不是没有好处。新药一旦问世,我也能赚很多啊。高风险高利润嘛,我既然要这个利润,自然需要承担相应的风险。”

    “哎,墨老先生的话太严重了,他哪里欠我什么人情啊,反倒是我欠他的一辈子也还不掉。秦先生大义,我也就不再多说什么了,大恩不言谢,日后必图后报。”端木明皓说道。

    “有什么需要我做的吗?”龙王问道。

    “欧美那边毒贩派来的代理人我已经搞定,他也同意放弃争夺方程式的打算,相信他应该明天就会离开,那边暂时应该没什么问题。剩下的就是俄国那边黑手党的人,我得到消息,他们已经到了龙城。铲除毒贩,这也是你的责任,我希望你能够多调派人手,将他们全部抓捕,也算是一个警告。其他的事情就交给我来应付就好。有没有问题?”秦彦说道。

    “就这个?没问题,我明天就派人行动。其实我的人也一直在盯着他们,那些人绝对不能让他们在华夏搞风搞雨。”龙王毫不犹豫的回答道。

    PS:微信用户可直接搜索“步千帆”或者“qq65585327”,即可添加关注公众号,有惊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