端木婕妤的别墅!

    端坐在客厅沙发上的秦彦瞥了一眼换好衣服从楼上下来的端木婕妤,微微一笑,问道:“怎么样,没事吧?”

    “没事。”端木婕妤摇了摇头。

    “你是怎么做到的?”端木婕妤在秦彦身旁坐下,好奇的问道。不知不觉间,她也不知道为什么跟秦彦的关系变得亲密起来,换做以前,她是绝对不会跟秦彦坐的这么近。

    “什么?”秦彦问道。

    “就是我假死的事情啊,你是怎么做到的?”端木婕妤问道。

    淡淡的笑了笑,秦彦说道:“对中医来说,这并非难事。人身体有很多的穴位,每个穴位都有不同的作用,只要用力在某些穴位上按一下,就会导致那个人假死。不过,这也是很危险的事情,如果解救的不及时,又或者力度上出现问题,那个人就真的死了。”

    “那你的医术很好喽?”端木婕妤说道。

    “不是,我只是试试而已,也没有把握。”秦彦撇了撇嘴。

    端木婕妤一愣,“你只是拿我做实验?”

    呵呵的笑了笑,秦彦说道:“逗你玩呢。没有把握的事情我又怎么会做,怎么会拿你的性命开玩笑呢。”

    “你坏死了。”端木婕妤挥舞着粉拳狠狠的砸向秦彦。只是,这分明就是男女之间的打情骂俏,态度暧昧不清。

    “好疼啊。”秦彦假装痛苦的皱起眉头,一把抓住端木婕妤的双手。

    端木婕妤浑身一震,有一种被电流击过的感觉,脸色不禁绯红。

    秦彦也愣了愣,意识到似乎有些暧昧,慌忙的松开端木婕妤,尴尬的咳了两声,说道:“这段时间你最好待在家里,哪里也不要去。公司的事情交给其他人处理就好,如果让尤平发现你没有死,接下来的事情会很麻烦。”

    “我知道。”端木婕妤深吸口气,平复自己的心情。

    “你给尤平的方程式不会是真的吧?”端木婕妤问道。

    “当然是假的,不过,跟真的也差不多,只是稍微的做了修改,尤平应该看不出来。他们很快应该就会发现方程式是假的,所以,必须要争取时间将这件事情摆平。总之,你安安心心的待在家里就好,其他的事情交给我,我会处理。”秦彦说道。

    “嗯!”端木婕妤点了点头,“谢谢你。”

    “不用。”秦彦淡淡的笑了笑。

    顿了顿,秦彦问道:“问你一个不该问的问题,如果你不想回答的话那就算了。”

    愣了愣,端木婕妤说道:“你问吧。”

    “嗯……。”沉吟片刻,秦彦说道:“你好像很讨厌男人,而且,跟男人相处的时候似乎尤总排斥感。你……,你是不是……?”

    “你想问我是不是百合?”端木婕妤爽直的说道。

    “呃!”秦彦应了一声。

    “是,我是百合。”端木婕妤毫不掩饰的回答道。

    虽然秦彦早就猜到,但是,听到端木婕妤亲口承认,心里还是一样震惊。讪讪的笑了笑,说道:“那个……,那个……,我不是瞧不起你的意思啊。我是想说,好端端的你怎么会这样?”

    端木婕妤陷入一阵沉思,许久,抬头看了看秦彦,问道:“有烟吗?”

    秦彦点点头,掏出一根香烟递了过去。

    端木婕妤接过,点燃,深吸一口,呛的连连咳嗽。显然,她并不会抽烟。秦彦也没有追问,只是静静的看着她。

    “读大学的时候我谈过一个男朋友,是个英国贵族,很有绅士风度。他是我一个闺蜜的朋友,也是我闺蜜介绍给我的,我们一见钟情,很快的就走在一起。我们在一起一个月之后,他就跟我提出了同居,我明白他的意思,可是,我虽然出身在国外,但是我却认为女人应该懂得爱惜自己,我想把最美好的留到结婚的时候。我想谈的,是一个可以一次就到老的爱情,不是那种短暂的激情。我不知道他是真的爱我,还是只是为了自己的占有欲,那一次,是我们吵得最凶的一次。一次偶然的机会,我看到他跟我闺蜜睡在一起,而且,在闺蜜把他介绍给我之前,他们就已经有关系。当时我很气愤,就跟他分了手。之后,我就对任何男人都没有感觉,我觉得他们都很肮脏,他们追求我,都只是想跟我上床而已,不是真的喜欢我。后来,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不知不觉中我就喜欢上女人了。虽然这个在国外很常见,也不会被歧视,但是,终究被世俗所不容。”端木婕妤苦笑一声,看得出,以前的事情对她的打击很深。

    深深的吸了口气,秦彦说道:“你爷爷知道这件事情吗?”

    摇了摇头,端木婕妤说道:“我哪里敢让他知道。他肯定是希望我能正正经经的谈了男朋友,然而好好的在一起,能够为端木家开枝散叶。”

    “其实,你这是一种病,一种心理病。你是学医的,你应该很清楚啊。”秦彦说道。

    “能医难自医,又或者,是我潜意识里根本就不想治。”端木婕妤说道。

    “要不要我帮你?”秦彦问道。

    端木婕妤愣了一下,看了他一眼,苦涩的笑了笑,说道:“顺其自然吧。”

    其实,端木婕妤也许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的心态已经有了改变。很明显,刚才那种情形,如果是换做以前,她绝对不会做出那样的动作,也不会有那样的表情。也许,在不知不觉间,秦彦已悄悄的走进她的内心,触动了那根最柔软的弦。

    门口响起声音,赫连彦光走了进来,脸色阴沉。

    他恰好出现,倒是化解了秦彦和端木婕妤之间的尴尬气氛。端木婕妤起身站了起来,说道:“你们谈吧,我先上楼了。”

    说完,端木婕妤起身离去。

    “怎么了?”秦彦转头看了看赫连彦光,问道。

    赫连彦光也不言语,走到茶几旁,拿起水杯咕咚咕咚的猛灌了几口水。神情阴冷的迸射出阵阵寒意,那种肃杀之气,就连秦彦也感到浑身不由的颤抖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