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接着,一脚狠狠的踹在光头男的膝盖处。顿时,光头男双腿一麻,“噗通”一声跪了下来。握着自己的手腕,光头男瑟瑟发抖,疼的大颗大颗的汗珠落下。

    抽出一根香烟点燃,秦彦吸了一口,缓缓的吐出一抹烟雾。

    “其实你不说我也知道,是赫连家族的人要杀我,对吗?尤平不过是赫连家族的狗,自然要听命行事。”秦彦淡淡的说道。

    “你都知道干嘛还问我?”光头男愣了一下,说道。

    “我想知道的是,到底是赫连家族的什么人指使的,他又为什么要杀我。”秦彦问道。

    “哼!”光头男冷哼一声,一副爱答不理的模样。

    到了这般地步,光头男竟然还不说话,倒是有几分骨气。不过,骨气这玩意值几毛钱?

    冷冷的笑了笑,秦彦从怀中掏出一枚银针,在光头男面前晃了晃。“知道这是什么吗?”

    光头男瞥了一眼,虽然不清楚秦彦要做些什么,却是没来由的一阵颤抖,惊恐不安。

    “人身体内很有多处穴道,都有其不同的作用。有几处,叫作痛穴,可以将一个人的痛苦无限的放大。哪怕只是被蚂蚁咬一下,也会感觉到犹如噬心般的痛。你想想,你现在的情形,如果痛苦被放大的话,会是什么后果?”秦彦微微的笑着,却让人毛骨悚然。

    “你他妈有种杀了我。”光头男浑身颤抖一下,惊恐的叫道。

    微微一笑,秦彦的银针缓缓的刺了进去。刹那间,光头男仿佛感觉到一股难以形容的痛苦袭来,直冲脑海。那种痛苦根本无法形容,即使是女人生产时的痛苦,也无法比拟。秦彦一手抓住他折断的手腕,用力一捏,顿时,光头男发出一阵杀猪般的惨叫。

    “说,还是不说?”秦彦厉声问道。

    “我说,我说!”光头男终于承受不住,低头认输。

    每个人都疼痛的承受力都不一样,但是,都有一个极限。当超出那个极限的时候,绝对会比死还要难受。死,真的不是一件最可怕的事。

    满意的点点头,秦彦拔出银针,瞥了他一眼,“说吧。”

    “是赫连昱睿,赫连家族的大少爷,是他吩咐尤平杀了你。”光头男说道。

    “赫连昱睿?”秦彦愣了愣,相信昨晚被赫连彦光杀死的应该就是他。“他为什么要杀我呢?”

    “他说在燕京的时候见过你,不相信你会是真心投靠,以防万一,所以不能留下活口。”光头男如实的说道。

    “你是赫连昱睿的人对不对?你是他安排在尤平面前的眼线,是不是?”秦彦接着问道。

    “是。大少爷对尤平从来都不信任,所以一直让我在尤平身边监视他。如果尤平有什么不轨企图的话,我也可以及时的汇报。”光头男回答道。

    “那赫连家到底在什么地方?”秦彦冷声问道。

    “我不知道。”光头男摇了摇头。

    “哼,你是赫连昱睿的人,你会不知道赫连家在什么地方?”秦彦厉声喝道,“你如果不老实交代的话,我会让你更加痛苦。”

    “我求求你,求求你杀了我吧。”光头男哀求道。

    “想死?可没那么容易。再说,好死不如赖活着,何必寻死呢?”秦彦阴冷的笑着,“只要你老老实实的回答我的话,不就可以不用那么痛苦了。”

    “我真的不知道,大少爷从来没有告诉过我,我也不敢问。我真的不知道赫连家在什么地方。”光头男哭丧着脸说道。

    秦彦紧紧的盯着他,确认他没有撒谎。看来,赫连家做事的确很神秘,就连赫连家的人也不清楚赫连家的具体位置。当然,像光头男这样的估计也只是赫连家不入流的角色,难等大雅之堂,不知道也不奇怪。

    “你帮我做一件事。把这个,交给赫连家的人。”秦彦掏出那个假的方程式U盘,说道。

    光头男愣了愣,诧异的问道:“这是什么?”

    “方程式,赫连家千辛万苦想要拿的方程式。”秦彦说道。

    “怎么会在你这里?”光头男好奇的问道。

    “我也不怕实话告诉你,赫连昱睿已经死了。相信赫连家族很快就会派人联系尤平,到时候你把这个交给赫连家族的人,你知道应该怎么做的,对吗?”秦彦微微笑着。

    “不行,不行,如果让赫连家的人知道我背叛他们,我会死的。”光头男惊恐的连连摇头。

    “你认为你还有其他的选择吗?”秦彦冷哼一声,说道,“只要你乖乖按照我说的去做,我担保你没事。等事情结束之后,我会给你钱送你去国外,到时候你就可以重新开始。况且,就算我现在不杀你,就凭你跟我说的这些,你觉得赫连家族的人会放过你吗?”

    光头男浑身一阵颤抖,心知秦彦说的不假,即使秦彦不杀他,他也是死路一条。光头男不禁陷入一阵沉思之中,看得出心中纠结。

    “我这人做事向来公道,谁是朋友谁是敌人分的很清楚。只要你按照我的吩咐去做,那就是自己人,我会保你无事。而且,你也可以重新开始新的生活。可如果你坚持要做赫连家的狗,我也可以保证你会生不如死。该怎么选择,你自己决定。”秦彦声音不大,却仿佛充满了力量,震撼心扉。

    “好,我答应你。”犹豫片刻,光头男应道。他别无选择,根本没有其他的路可以走。

    满意的点了点头,秦彦说道:“你应该知道怎么做吧?不用我教你吧?”

    “我知道。”光有男应道。

    嘴角勾出一抹笑容,秦彦一指点在他身上。光头男只觉得身体微微麻了一下,如同蚂蚁咬过一般,便再无感觉。“你做什么?”光头男惊骇的问道。

    “没什么,只是在你身上施了一些手段。三天之内,只要你把事情摆平我就会替你解开穴道,否则,你会五脏六腑慢慢的腐烂而死。你也别想着可以让别人帮你解开穴道,我的手法独特,除了我之外无人可解。这也只是一个形式而已,只要你按照我的吩咐去做,我担保你安然无恙。”秦彦说道。

    事到如今,他还能有什么选择?只得无奈的叹了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