尤平愣了愣,问道:“二少爷,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我问你,我大哥昨晚为什么去见你?什么时候?”赫连玮靖问道。

    “昨天白天的时候我跟大少爷谈好计划,晚上大约九点多钟的时候,顺利的将方程式夺到手。之后,大少爷便到我家拿走方程式。离开的时候也就十点多一点。当时,大少爷还好好的。”尤平回答道。

    “也就是说,我大哥是拿着方程式走的,对吗?”赫连玮靖问道。

    “是。”尤平毫不犹豫的回答道。

    “大哥的尸体我们搜过,没有任何关于方程式的东西。”赫连玮靖说道。

    尤平愣了一下,说道:“那一定是凶*走了。”

    “那你觉得会是谁做的呢?”赫连玮靖接着问道。

    思虑片刻,尤平说道:“要说可能性最大的,就是欧美那边的毒贩。他们也一直在抢夺方程式,很有可能他们是知道了方程式在大少爷的手里,所以杀了他,抢走了方程式。”

    “你是说比利?”赫连玮靖说道,“根据我得到的消息,比利已经被下山虎杀了。而且,下山虎也已经投靠我大哥。欧美过来的那帮人全部都死了,他们怎么杀我大哥?而且,就凭那些人,还没有本事能杀我大哥。”

    尤平微微一怔,说道:“如果不是他们的话,那唯一的可能性就是端木明皓。当时,我们是绑架了他的孙女,然后逼他将方程式交了出来。在得到方程式之后,我们杀了端木婕妤。可能,端木明皓得知这个消息后不忿,因而找大少爷报复,杀了他,并且夺走了方程式。我跟端木明皓交过手,他的功夫很厉害。”

    “总之一句话,方程式在谁的手里,谁就是杀我大哥的凶手。你说对吗?”赫连玮靖问道。

    “是。”尤平赞同的点点头。

    “嗯。”赫连玮靖颇有深意的点了点头,转头瞥了光头男一眼,说道:“阿虎,你有什么要说的吗?”

    尤平愣了愣,诧异的转头看向他。

    “哦,你可能还不知道,阿虎一直都是我大哥的人。”赫连玮靖笑了笑,说道。

    尤平浑身一震,愕然的看着他,表情有些愤愤然。没想到自己最信任的手下,竟然会是赫连昱睿安排在自己身边的卧底。好在,自己并没有什么冒犯赫连家族的地方,否则,后果恐怕不堪设想。

    “二少爷,根据我在尤平身边这么长时间的观察,他其实一直都对大少爷十分不满。当晚,虽然他把方程式交给了大少爷,可是心里并不十分愿意。之后他借口离开,我就好奇,所以一路尾随,才发现他一直跟踪大少爷。而且,趁大少爷不防备的时候忽然出手杀了他。今天,他甚至借口让我们去对付秦彦,试图借刀杀人。若非我逃的快,只怕就没有人知道他做的事情了。其实,他是想拿到方程式之后去跟那帮欧美的人合作,而不愿意将好不容易到手的利益白白的让给大少爷。”光头男说道。

    “你胡说什么?你敢诬陷我?”尤平“呼”的一下站了起来,怒目而视,摩拳擦掌就欲动手。

    “怎么?想要杀人灭口吗?”赫连玮靖冷冷的瞪了他一眼。

    尤平有种哑巴吃黄连的感觉,愤愤的瞪着光头男,却不敢造次。

    “你接着说。”赫连玮靖挥挥手,示意光头男继续。

    “二少爷,这是我在尤平书房里偷的。”光头男一边说,一边将U盘递了过去,“这就是从端木明皓手里夺来的方程式。尤平杀了大少爷之后,抢走方程式,然后藏在书房中。他想着可以瞒天过海,等这件事情过去之后,就离开华夏去美国。”

    赫连玮靖晃了晃手中的U盘,冷声的说道:“尤平,你还有什么话说吗?”

    “不是,真不是我。我……,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方程式会在我书房里。一定是他,是他陷害我,是他抢走了方程式陷害我。”尤平慌张的指着光头男,说道。

    “你的意思是说他杀了我大哥,然后陷害你?他一直都是我大哥的人,为什么要杀了我大哥陷害你?这么做对他有什么好处?”赫连玮靖冷哼一声,说道。

    尤平也茫然了,也不知道怎么会这样。好端端的,怎么就将赫连昱睿的死怪罪到自己身上?这冤屈,别窦娥还冤啊,可偏偏他又是百口莫辩。

    “没话说了吧?”赫连玮靖冷哼一声,说道,“你胆子倒是不小,竟然敢杀我大哥,杀我赫连家的人。今天如果不杀了你,日后我赫连家还如何立足?如何服众?尤平,如果你识相的话,就自己解决,免得我动手。”

    “哈哈……!”尤平歇斯底里的笑了笑,说道:“欲加之罪,何患无辞?我对赫连家忠心耿耿,不惜背叛我多年的兄弟,帮你们拿到方程式。如今,你们却怀疑是我杀了赫连家的人,岂不是笑话?我尤平也不是束手待毙之人,想要杀我,也没那么容易,就看你有没有那个本事了。”

    “哼,你倒是挺自信啊,我也想看看你有几斤几两。”赫连玮靖不屑的哼了一声,眼神示意,一旁的年轻男子顿时飞身而上,一拳狠狠的砸向尤平。

    尤平嘴角勾起一抹寒意,侧身避过,一套连环的五连击狠狠打在他的身上。顿时,年轻男子一声惨叫,倒飞出去,倒地毙命。

    赫连玮靖不由一愣,没料到尤平竟然有这般身手,冷冷的笑了一声,说道:“真没看出来啊,你竟然还有这样的功夫,难怪你那么狂妄。这也就更加足以证明,我大哥是你杀得了。只可惜,你的功夫在我看来,不过尔尔。受死吧!”

    话音落去,赫连玮靖飞身而起,一掌狠狠的拍向尤平。

    推碑手!赫连家仅次于金刚不坏神功的绝学,可以瞬间将大理石碑碾为齑粉,其强大不可言喻。而赫连玮靖的功夫,更在赫连昱睿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