傍晚十分!

    赫连彦光走出酒店的时候,赫连瑶已经在门口等候。一辆奔驰迈巴赫,高端大气上档次。赫连瑶恭敬的替他打开车门,“请!”

    “爷爷交代过,必须要蒙上你的眼睛。”赫连瑶拿出一块黑布,说道。

    眉头微微一蹙,赫连彦光说道:“这是什么意思?请我回去还要蒙上我的眼睛,这分明就是不相信我啊。”

    “对不起,爷爷是这样交代的。赫连家族位置所在一直都很隐秘,你又是第一次过去,爷爷是想确认你的身份之后再正式领你去祠堂祭祖。”赫连瑶说道。

    “确认我的身份?哼,如果不相信我的话,又何必让我回去?我本就没什么兴趣。如果是这样的话,我倒不如不去。”赫连彦光倔强的说道。虽然他已经听秦彦说过赫连家族就在二龙山,不过,对于赫连家族这样的做法,心里却依旧感到很不开心。

    赫连瑶愣了愣,深深的吸了口气,说道:“你不要为难我好吗?我也只是听命行事而已。家里的人都已经在等你了,如果你现在不去的话,我很难交代。我想爷爷也没有其他的意思,只是希望你明白赫连家族位置所在的重要性。等你进祠堂祭祖之后,就正式成为赫连家族的人,到时候还是任由你来去吗?”

    沉默片刻,赫连彦光点了点头应承下来,没再言语。

    赫连瑶松了口气,替赫连彦光蒙上黑布,驱车驶去。

    一路上,赫连瑶跟赫连彦光讲述着赫连家族的历史,包括现今赫连家族的成员以及他们每个的性格。十分的详细,没有一丝落下。看得出,赫连瑶是担心赫连彦光回到家族之后无法应付,是以,提前给他说清楚需要注意的细节,以防他不小心得罪什么人。

    “你说你是被赫连家收养的,你父母呢?还健在吗?”赫连彦光问道。

    “原来我们一样,都是孤儿。”赫连彦光想起自己的母亲,心中也有些伤感。虽然赫连沁对他非打即骂,根本没有多少的情感可言,可是在他心里,赫连沁却一直是他母亲。这个地位,也是无法取代的。

    “你怎么会是孤儿呢?你还有那么多亲人呢。我相信等你回到赫连家,爷爷一定会很疼爱你。”赫连瑶想起自己的亲人都已过世,心里有些微微的酸楚。好在这些年赫连家主赫连春树一直对她疼爱有加,也算是一些填补吧。

    苦涩的笑了一下,赫连彦光说道:“我二十多年没有回赫连家,连他们的面都没有见过,更别提会有多少情感了。他们对我,恐怕也是一样。虽然名义上是亲人,可又有多少亲情在?况且,你也说赫连家族的人如今为争夺家主之位明争暗斗,他们对于我的忽然出现,不但没有欢喜,反而会很抵触吧?”

    赫连瑶愣了愣,哑口无言。她不得不承认赫连彦光的话不假,或许,真正开心的人也只有赫连春树吧?

    “你的父母是怎么死的?”赫连彦光问道。

    “被人杀死的,当时如果不是爷爷救了我,恐怕我也死了。这些年我一直都在追查仇人的下落,可惜却一直没有任何的线索。也许,一切都是命中注定吧,不过我不会放弃,我相信迟早有一天我会找到他们,替我父母报仇雪恨。”赫连瑶的眼神中迸射出阵阵杀意。

    “以赫连家族的势力都查不出来?那……,你爷爷当时救下你,难道他也没看到杀你父母的凶手?”

    虽然赫连春树也算是他外公,可他却实在是难以叫出口,只得以“你爷爷”去代替。名义上是亲人,可是,真的又有多少的感情在呢?

    “爷爷说,当时他赶到的时候我父母已经死了,凶手也都离开了。而我,因为身受重伤也是奄奄一息。是爷爷把我救了回去,不惜耗损自己的真气把我救活。只是,我对你期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也根本就不记得了。后来医生给我检查过,说我患了创伤后遗症,对那时候的事情都不记得了。”赫连瑶说道。

    赫连彦光愣了愣,说道:“我有个朋友是医生,医术很高。按照你所说,你应该见过凶手,只要能恢复你的记忆,也许就能查出来。我朋友可能能帮到你,如果你愿意的话,可以让他试试。”

    “你是说秦彦?”赫连瑶问道。

    “嗯。”赫连彦光点点头,说道:“不过,眼下最重要的还是尽快的先替他找到解药,解了他的毒再说。你不是说赫连玮靖手下有个药王门的人吗?你有没有见过他?”

    “我也只是听说而已,赫连玮靖做事向来十分的神秘。而且,没有实质性的证据,想逼他交出解药恐怕也不可能。赫连玮靖为人十分工于心计,在赫连家族内也备受家族长老的宠爱,如果没有实实在在的证据,我们很难逼迫他。而且,你刚回赫连家族,也实在不宜得罪太多人。这件事情恐怕还要从长计议。”赫连瑶说道。

    “从长计议?这件事情怎么能从长计议?拖的时间越久,就越是危险。我答应你回赫连家族,也是为了这个。我不管其他,总之解药我一定要拿到。如果赫连玮靖不愿意拿出来的话,那就把他手底下那个药王门的人找出来。”赫连彦光眼神中迸射出阵阵寒意,森冷恐怖。

    赫连瑶不自觉的浑身颤了一下,深深的吸了口气,说道:“我会帮你把人找出来,你放心。眼下最重要的就是尽快的回去,正式的祭祖之后成为赫连家族的一员。按照赫连家族的规矩,再加上爷爷的支持,你一定能登上家主之位。到时候,一切也都成定局,事情也就容易许多。”

    “嗯。我知道了。”赫连彦光点了点头。

    话音落去时,车子已经停下。

    “到了。”赫连瑶说了一声,扶赫连彦光下车。

    二龙山下,一片荒凉,只有几间破屋矗立山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