急急忙忙赶回赫连家族的赫连瑶,没有片刻停留休息,直奔赫连春树的住所。

    有些事情,她必须要弄清楚。

    屋里没有人,赫连瑶直奔书房。“砰砰砰”的敲响房门。

    “进来!”声音在书房门口的喇叭上传来。

    赫连瑶推开门,径直走了进去。书房内,赫连春树背对着门口负手而立。

    “爷爷!”赫连瑶叫了一声。

    赫连春树缓缓的转过身,目光从她身上扫过。

    “你怎么回来了?”赫连春树问道。

    “爷爷,我想知道小高杀我是不是你的命令?”赫连瑶直接问道。

    赫连春树愣了愣,问道:“你为什么会这么想?”

    赫连瑶惨然一笑,说道:“你这样说说明我猜得没有错,小高真的是你派过去的。不然,你不会这么问我,而是会好奇。爷爷,你为什么要这么做?彦光根本就没有离开,是你把他藏起来了,对吗?为什么?”

    深深的吸了口气,赫连春树说道:“我就说你是最懂我心意的,什么事情也瞒不过你。不错,彦光根本就没有离开。”

    “我以前也认为我最懂你的心意,可是,我现在发觉我根本从来就没真正的了解过你,没有真正的看清楚过你。”赫连瑶痛心的说道。在来之前,她还幻想着赫连春树可以欺骗她,可以否认,那样,她也可以找到借口欺骗自己。

    “彦光人呢?你把他怎么样了?”赫连瑶接着问道。

    “这个你不需要知道。”赫连春树冷声的说道,“你做好自己份内的事情就好,其他的不该知道的不需要知道,明白吗?”

    “彦光是我找回来的,我怎么能不管?爷爷,他可是你的亲外孙。”赫连瑶说道。

    “亲外孙又如何?他一日不把金刚不坏神功最后一式的心法说出来,他就休想可以离开。我也不怕实话告诉你,我让你找他回来就是想让他将金刚不坏神功的秘籍带回来。如果我不说让他继承家主之位,他又怎么可能会回来?赫连家族庞大的财富和权力也是他想得到的吧?”赫连春树冷笑着说道。

    呵呵一笑,笑得有些苦涩。赫连瑶说道:“彦光从来就没有想过要做什么家主,也根本没有贪恋过赫连家族的财富和权力,他之所以选择回来,是想从这里找到家。可你,却说他是贪图赫连家的财富和权力。你根本不需要为难他,只要你说一声,我相信他一定愿意把金刚不坏神功的秘籍交给你的。”

    “我要怎么做还轮不到你来管,别以为我疼你,你就可以在我面前放肆。我不想说第二遍,这件事情你不要再插手,安心的做好自己的事情就行。”赫连春树冷声的说道。

    “是吗?可你还不是派小高去杀我,不也亲自动手了吗?”赫连瑶苦笑道。

    眉头微微一蹙,赫连春树说道:“我还正想问你呢,那个人是什么人?为什么他会有天王令?”

    摇了摇头,赫连瑶说道:“我不知道,我只知道他是彦光的朋友。”

    “我知道了。好了,没你的事了,你走吧。”赫连春树挥了挥手,说道。

    “爷爷!”赫连瑶试图继续劝说。

    “住嘴!”

    话刚出口,便被赫连春树喝停。

    “你别以为我不舍得杀你。当初我可以杀了你父母,如今我也一样可以杀了你。”话音落去,赫连春树顿时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想要收回,已经来不及了。

    赫连瑶不禁一愣,怔怔的看着面前的男人,仿佛是重新认识了一样。

    深深吸了口气,赫连春树说道:“不错,你父母是我杀的。利益的争斗,必然会有一方输。胜者为王败者为寇,这是生存的必然之道。念在你当时年幼,我一时起了恻隐之心收养了你。只要你以后乖乖的继续听话,我不会杀你。”

    “你觉得可能吗?”赫连瑶惨然一笑,说道,“这些年我一直在寻找杀我父母的凶手,没想到凶手竟然就在我的身边。我本应该杀了你替我父母报仇,可是,你养育了我这么多年,一直对我比亲生的还好,我下不了手。可是,你让我以后还待在这里,每天面对自己的仇人,我又怎么能做的到?”

    深深的吸了口气,赫连瑶脸色冷了下来,说道:“我现在只希望你放了彦光,我们之间的恩怨就一笔勾销,从此以后,谁也不欠谁的。”

    冷笑一声,赫连春树说道:“你别忘了,你一身的功夫都是我教的,你觉得你能杀得了我?既然你不肯乖乖的听话,那也别怪我心狠手辣。你不是想知道彦光在哪里吗?我成全你。”

    说完,赫连春树按下按钮。

    书架轰隆隆的移开,露出密室。

    赫连瑶不禁一愣,她到书房无数次,却从来都不知道这里竟然还有一间密室。

    “彦光就在里面,进去吧。”赫连春树嘴角勾勒出一抹冷笑。

    深呼吸几口,赫连瑶缓步走了进去,目光四处扫了一眼,却不见赫连彦光的踪影。

    赫连春树按下墙上的按钮,地面分开,露出一截楼梯。

    “彦光就在下面。”赫连春树说道。

    赫连瑶毫不犹豫的走了下去,地牢的灯光昏暗,充满了血腥的味道,也不知从哪里飘来的丝丝寒风,让人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椅子上,赫连彦光双手双脚被缚在其上,浑身血迹斑斑,伤痕累累。这些,自然都是赫连春树的杰作,是他为了逼迫赫连彦光写出金刚不坏神功最后一式的心法而为。

    连忙的扑了过去,赫连瑶关切的问道:“彦光,你怎么样?你怎么样?”

    看着他这般模样,赫连瑶心痛不已,如果不是自己找他回来,他又怎么会落得这般地步?这一切都怪自己,怪自己看错了赫连春树。

    赫连彦光睁开眼,瞥了赫连瑶一眼,冷冷一笑,一言不发。

    在他看来,赫连瑶是赫连春树的人,她的所谓的关心也不过是故意示好而已,目的,无非还是为了金刚不坏神功的心法。可他,就算是死,也不会说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