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彦愣了一下,催动自己的真气,赫然发现自己经脉内竟然空空如也。对于一个习武之人来说,内练一口气,没有了真气就等于是废了。自己清楚的记得自己只是被重伤昏迷,怎么会无缘无故的练真气也没了呢?难道是被对方给废了?

    刹那间,秦彦感觉仿佛整个世界都要踏下来似得。自己辛苦修炼了十几年的无名真气,加上古柏鸿和端木明皓不惜损耗自身的真气将天罡正气和浩然之气灌输自己体内,可如今,一切都华为泡影。

    相对于一个习武之人而言,就等于是变成了废人。秦彦倒是不在乎自己那一身的功夫,可是,没有了这些,如何对得起墨离的期望?如何担当天门门主的大任?更重要的是,如何替皇擎天报仇?

    他不能接受这么残忍的事实,这对他来说,是一个天大的打击,是一个足以将他所有的信念都击垮的挫折。秦彦颓然的坐倒在地,整个人完全的懵住了。

    端木婕妤不禁一愣,诧异的问道:“怎么了?出什么事了?”

    “我变成一个废人了,我所有的功夫都没了。”秦彦颓然的说道。

    端木婕妤问道:“怎么会这样呢?怎么会无端端的就没了呢?”

    “对我们习武之人来说,练就的就是那一口气,可如今我体内空空荡荡,没有一丝真气。我废了,我成了一个废人了。”秦彦沮丧的说道。

    端木婕妤愣了愣,斥道:“你好端端的怎么就成了废人?你手能动脚能动,那些招式难道不会使?再说,就算没有了真气又怎么样?你不可以练回来吗?”

    “十几年,我用了十几年的时间才有今天这样的成就。”秦彦说道。

    “十几年又怎么样?你还有很多十几年,大不了再花十几年练回来就是。秦彦,我一直以为你是一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有担当,有魄力;我现在我发现你就是个怂货,真气没有了又怎么样?再去练就是,我陪你。你练一个小时我陪你一个小时,你练两个小时我陪你两个小时,你练一天,我陪你一天。怎么?这样你就要放弃了?秦彦,别让我瞧不起你。”端木婕妤愤怒的斥道。

    言语之中的斥责,更多的还是一种关心,她也试图用这样的方式骂醒秦彦。她或许不知道所谓的真气对秦彦有多么的重要,但是,看到秦彦的表情她也能感受到在秦彦心目中有多么的在乎。越是这样,她越要骂醒他。

    秦彦猛然一震。“秦彦,别让我瞧不起你。”多么熟悉的话语?皇擎天的话,仿佛又一次在耳边响起。对,我要去找皇擎天,我要去找他。

    想到这里,秦彦忽然间爬了起来,快步的朝外冲了出去。

    端木婕妤一愣,慌忙的追了上去,生怕他会想不开做出点什么伤害自己的事情。

    驱车赶到刚才的公园,秦彦疯了似的四处寻找,却没有发现皇擎天的踪迹,连他的尸体也看不到。就连封不平的尸体也消失不见。

    “他不在这里?是不是走了?”端木婕妤问道。

    “不可能,他伤的比我还重,不可能会走。”秦彦心里其实很是担忧,以当时的情形来看,皇擎天十有八九已经死了。可是,他不愿意相信,他还保留着那么一份期望,期望皇擎天还活着。

    “会不会是有人把他救走了?”端木婕妤说道,“很明显是有人把你送到我家门口,说不定就是他把你朋友救走了呢?你现在着急也没有用,我们先回去,然后我打电话到警局问问,我们再四处找找,好吗?”

    端木婕妤何曾这么温柔的跟一个人说过话?即使是面对端木明皓和端木玮那些亲人,语气也都是硬邦邦的,让人感觉到好像不近人情似得。可如今,面对秦彦时,话语却是充满了温柔。

    秦彦掏出手机,拨通墨离的电话。

    电话接通,对面传来一阵吵吵嚷嚷的声音,很是热闹。想起老家伙说不定在什么地方吃喝玩乐,秦彦更是气不打一处来,大声的吼道:“老家伙,你他妈混蛋。”

    墨离愣了一下,诧异的问道:“怎么了?出什么事情了?”

    “你整天在外面逍遥快活,什么事情都不管,你有没有想过别人?你明知道皇擎天的身体有病,你还让他去天谴卧底,让他一个人背负那么多的事情,扛下那么重的担子,你有没有想过他?你有没有为他想过?”秦彦连发式的叱问。

    “你都知道了?”墨离叹了口气。

    “这么重要的事情你一直瞒着我,你还当我是你的徒弟吗?你知不知道,皇擎天为了保护我,已经死了。可我呢?我连他的尸体都保不住,我他妈还配做什么天门门主吗?你为什么要收养我?为什么让我做天门的门主?这一切本都该是属于他的,可他却全部给了我。为什么?为什么你要那么残忍?”秦彦声音哽咽,有些沙哑。

    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

    深深的吸了口气,墨离说道:“我知道皇擎天的死对你打击很大,当初的决定也是他自己选择的,是他心甘情愿的。我知道你很难过,我也一样难过,可我告诉你,不管你多么难过都要给我振作起来。皇擎天所做的一切为了什么?还不是为了天门,为了你?难道你要让他的死这么没有价值吗?很多事情我暂时不方便跟你说,你自己好好想想,别跟我整这些没用的。等你想清楚你再告诉我,你不想做这个门主的话,我可以答应你。可是,如果你放弃门主之位,你就永远也不可能替皇擎天报仇。”

    说完,墨离“啪”的一声挂断了电话。

    他们相处了十几年,彼此都很清楚对方的心性,很多话语即使说的过重也没有关系。这些事情也是需要秦彦自己明白,如果他不明白,别人说再多也没用。

    听到手机里传来的“嘟嘟”的声音,秦彦放声大吼,直到气息不继,嗓子嘶哑。

    PS:超级兵王番外已经更新,微信用户直接搜索“步千帆”或者“qq65585327”添加关注公众号即可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