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人来到客厅之中坐下,秦梓南作为跟秦彦最为熟悉的人,给他泡了杯茶,在他身旁坐下。

    秦彦从口袋里取出鉴定书递了过去,说道:“这是DNA鉴定的结果。”

    秦峰接过看了一眼,连连的点头,“我们相信你,相信你!”

    的确,秦朝集团家大业大,但是秦峰也听秦梓南说过秦彦的身份,天衡集团的总裁。天衡集团的资产可远远的超过了秦朝集团,秦彦自然也不会是贪图秦家的财产。而且,刚才秦敏的态度足以说明一切。

    “我给你介绍一下。”

    秦峰将在场的人一一给秦彦做了介绍。大伯秦豪、二伯秦翔,大表哥秦梓南、二表哥秦梓轩、表妹秦梓然。

    秦彦一一的点头示意,算是打过招呼。毕竟二十多年没见,想要让秦彦立刻改口表现出很亲热的模样也不现实。

    “梓南跟我们说起你的时候我就很激动,我们找了你二十多年,却一直杳无音讯,没想到终于在今天找到了。这些年你在外面一定受了很多苦,是外公对不起你,对不起!”秦峰情绪又有些激动,歉意的说道。

    “爷爷,你别激动,你的身体不好,不能太激动。”秦梓然一边轻抚着秦峰的胸口,一边劝说道。

    “你放心,这些年我在外面过的很好,没有吃苦,我师父一直对我很好。”秦彦微微一笑,安慰道。

    “你师父他人呢?我一定要当面谢谢他,谢谢他照顾你这么多年。”秦峰说道。

    “他老人家是个世外高人,纵横潇洒,现在在国外旅游呢。”秦彦说道,“这些年,我也一直想找到自己的亲生父母,可是,我师父除了知道我姓秦之外,就什么也不知道。没想到误打误撞之下碰到秦梓南,才终于找到。也许,这一切都是冥冥之中注定的吧。”

    深深的吸了口气,秦彦接着问道:“妈妈的病是怎么回事?”

    “哎!”秦峰深深的叹了口气,说道:“当年你刚刚满月,你父母领着你回燕京,准备让我看看你。本来我们准备去机场接他们,可是,你父母却推说自己打车过来就好。结果,当天我们等到很晚也不见他们过来,于是就派人四处去找。当时,找到你妈妈的时候,她浑身是血的倒在地上,而你父亲当时就不行了。在现场,我们没有看到你。因为考虑到你妈妈的伤势,我们赶紧将她送到医院。整整在重症监护室待了一个多月,你妈妈才醒了过来。在得知你父亲死了,而你也不见了,当时你妈妈就疯了一样。之后,她的情况就越来越糟,整天神经兮兮,我们找过很多的医生,都没有用。几年前,她的病情渐渐有了好转,可是,始终还是呆呆傻傻地样子。没想到,没想到刚才看到你,她竟然一眼就认出你。”

    秦彦知道秦敏是因为承受不住那样的打击,而导致自己痴痴呆呆,疯疯傻傻。这么多年,她承受的痛苦应该是最大的吧?如果当初不是秦家的阻拦,或许她早就追随秦彦父亲一起走了吧?

    “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秦彦追问道。

    “事后,我们调看过监控录像,是有人拦停了你父母打得出租车,然后持刀砍伤你的父母。当时跟随你父母一起过来的,还有你父亲家的一个老仆,你父母拦住歹徒让那个老仆抱着你逃跑。后来我们就赶紧派人四处调查你们的下落,可是,最后只找到那个老仆的尸体,却没有看到你。这之后,我们就一直在四处打探你的消息,可是,茫茫人海,无疑于大海捞针。”秦峰哽咽的说道,“孩子,是我们对不起你,如果当初我们去机场接你们的话,后面的事情或许就不会发生。最可怜的就是你妈妈,为了你们的事情变得痴痴呆呆。”

    秦彦眉头紧蹙,眼神中迸射出一股寒意。纵然,他失去了真气;但是,那股杀气依旧充满了森冷的寒意。一旁的秦梓南不禁一个哆嗦,打了一个寒颤。其他人,也都感受到秦彦身上散发的杀气,皆是一怔。

    “知不知道那些是什么人?”秦彦接着问道。

    “警察调查过,可是却没有一点线索。我们也请了很多的私家侦探去调查,也一样什么消息也查不到。”秦豪说道。

    “孩子,你也不要怪你外公。这些年,最难过的就是他,他为了这件事情内疚了二十多年。这二十多年来,他没有一天睡过好觉,没有一天真正的开心过。”秦翔说道。

    “我明白,这件事情错不在你们,在那些凶手。那些视频你们还有吗?我会查出当年的事情是谁做的,我不会放过他们。”秦彦的声音冰冷,宛如来自地狱最深处。

    顿了顿,秦彦又接着说道:“我这次来除了是跟你们相认,还有就是想治好妈妈的病。我跟我师父学习过一些医术,我会尽力治好妈妈的病。”

    “我相信,我相信。”秦峰连连的点头,说道,“你妈妈疯了二十多年,这些年没有跟任何一个人说过话。可是她刚才看到你却表现得很激动,我相信血浓于水,她已经认出你就是她的儿子。我想,她的病应该很快就会康复。你,就是最好的药。”

    话虽如此,但是,秦彦并没有多少信心。秦敏的病不是身体上的问题,而是精神上的打击,这不是药物可以治疗的。加上失去了无名真气,很多治疗手段秦彦也无法施展。也许,只能像秦峰所说的那样,希望秦敏在得知自己是她儿子后,精神会有好转。

    “你跟我们说说这二十多年你是怎么过的?在哪里?”秦峰问道。

    “我一直生活在安徽一个偏远的小镇,青山镇,一直都跟我师父生活在一起。”

    接着,秦彦简单的将这二十多年的事情说了一遍,隐藏了一切关于天门的事情。毕竟,这些事情对秦家的人来说太过震撼,超越了他们的认知。而且,这些事情始终是个秘密,也不方便让他们知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