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乐虎国际娱乐乐虎国际国际 > 辣手神医 > 第801章 认祖归宗
    “老爷子,外面有位叫秦彦的年轻人说要见您。”管家从外面走了进来,恭敬的说道。

    他跟随苏剑秋几十年,算是苏剑秋最得力的助手。原本,苏剑秋是打算给他一番事业,让他管理一些公司。可是,他却坚持要留在苏剑秋的身边。因而,苏剑秋就将他留了下来帮忙管理家里的事情。

    虽然,名义上他是苏家的管家,但是,身份可不一般,即使是苏羽,见到他也要尊称他一声福伯。

    “快,快,快请他进来。”话音尚未落去,苏剑秋已经激动的起身走了出去。此时的心情,外人根本无法理解,只有切身体会的人才清楚他此时此刻心中的感受。

    门口,秦彦静静的站在那里,心里也是七上八下,一种说不出的滋味。然而,他却努力的装出一副很平静的模样。

    “你就是秦彦?”苏剑秋看着面前的年轻人,浑身微微的颤抖着。他在秦彦的眉宇间,看到一丝自己过世儿子的气质,心中更是激动难耐。

    “我是。”秦彦应道,眼神怔怔的看着面前的老人。这,就是自己的爷爷,自己二十多年不曾见过的亲人。

    “好,好,好。”苏剑秋一连说了三个“好”字,上前拉住他的手朝屋内走去。

    “来,我给你介绍。这是你大伯……。”

    “大伯!”秦彦叫了一声。

    “好,好孩子,回来就好,回来就好。”苏羽的表情也很激动。

    “这是福伯,是跟随爷爷多年的兄弟。”苏剑秋接着介绍道。

    “福伯!”秦彦礼貌的叫了一声。

    福伯激动的连连擦拭着眼泪。他跟随苏剑秋的时间最久,也算是苏剑秋最贴心的人,当初苏文遇害身亡,他也是最能切身感受苏剑秋伤痛的人。如今看到秦彦回来,福伯又怎么能不替苏剑秋感到开心呢?

    “福伯当年对你爸爸很是疼爱,到你出生,福伯对你也百般呵护。”苏剑秋说道。

    “爷爷,这些我都知道,妈妈跟我说起过。”秦彦说道。

    “好,好!”听到一声“爷爷”,顿时让苏剑秋的心里涌起一股暖意。这一声爷爷,他渴望了多久?苏羽虽然已经结婚,但是,这么多年却是膝下无子。况且,他终究也非苏家的血脉,岂能跟自己的亲孙子同日而语?

    拉着秦彦到屋内坐下,苏剑秋看了福伯一眼,说道:“阿福,赶紧去给泡杯茶。”

    “好,好,我这就去,这就去。看我,开心的连这都忘了。彦少爷,你稍等,稍等片刻。”说完,福伯慌慌张张的过去泡茶。

    “你外公昨天给我打电话,说是你要过来,当时我那个心情啊,真不知道该怎么形容。我没想到,没想到我苏剑秋的孙子竟然还活着,竟然还活着。”说着说着,苏剑秋不禁老泪纵横。

    “是啊。爸昨天接到电话之后,又是笑又是哭,弄得我也不知所措。”苏羽微微的笑着,脸上荡漾的亲切让秦彦感觉十分的舒坦。

    “对了,你不是昨天的飞机吗?怎么今天才到?害的我一夜都没有睡,还在担心你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情。”苏剑秋问道。

    “没有。昨天朋友接我的飞机,晚上就跟朋友一起聚了聚。也顺便平复一下自己的心情,怕见到您的时候太激动。这些年来,我无时无刻不想找到自己的亲人,可是,一次又一次的失望。好在天可怜见,总算是让我等到了。”秦彦撒了个谎。

    昨晚的事情让秦彦怀疑苏家泄露了消息,他不得不小心谨慎一些,不能像在秦家一样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况且,很多关于天门的事情他也的确不方便透露。

    福伯泡了茶端上来,递到秦彦的面前,“彦少爷,喝茶!”

    “谢谢福伯。”秦彦道了声谢,接过,抿了一口。

    “你妈妈还好吗?”苏剑秋小心翼翼的问道。

    秦敏的情况,他自然是知晓的。想起自己的儿媳,因为当年的事情变得疯疯癫癫,苏剑秋的心里也不是个滋味。他也曾想过将秦敏接回来疗养,但是,考虑到秦敏当时的情况,也就不了了之。而且,他也曾怀疑过当年苏文夫妻遇害的事情是因为洪门的仇人所为,担心将秦敏接回来,反而会招致杀身之祸,也就不了了之。

    再之后,谁都不愿意再想起那段痛苦的往事。苏家跟秦家的联系也就渐渐的变少,这仿佛也是两家的默契。

    “妈妈的病情恢复了许多,相信用不了多久就可以完全康复。原本,妈妈是想陪我一起过来的,但是,考虑到她身体和精神的缘故,就没有过来。她让我替她跟爷爷问声好,说对不起苏家,没有好好的照顾我。”秦彦编了一个善意的谎言。

    “哎,是我们苏家亏钱她的太多。当年的事情,受打击最大的就是你妈妈,害得她……。哎,如今听到她病情得好,我也很开心。”苏剑秋说道,“当年你爸妈和祥伯带着你去燕京,谁曾想发生那样的事情。这都是我的错啊,是我造孽太多,报应在了我后代的身上。是我对不起你爸妈,对不起你啊。”

    提起往事,苏剑秋又忍不住哭了起来。

    “爸,你别难过,当年的事情谁也不想。而且,现在秦彦不是回来了吗?还长成了大小伙,你应该开心才是。”苏羽劝慰道。

    “对对对,我应该开心,应该开心。”苏剑秋抹了一下眼泪,接着问道:“孩子,你这些年是怎么过的?”

    “我师父跟我说,当年他在燕京的街头捡到我,当时跟我在一起的还有一位老者。他伤重垂危,将我托付给他,临死之前告诉我师父姓秦。之后,我师父就一直收养我,抚养我长大。他是位老中医,无儿无女,对我一直视若亲生。”秦彦简单的说道。

    “阿祥,我苏剑秋亏欠你的一辈子也还不了啊。是你,是你保存了我苏家的一丝血脉啊。”苏剑秋感慨的说道。心中也大概明白为什么当初祥伯没有说秦彦姓苏,估摸着他也是怀疑是洪门的敌人寻仇,担心给秦彦带去杀身之祸吧?更何况,当时他也伤重垂危,说不出太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