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天后!

    收到何杰打来的电话,说是唐治平已经约好了李洋在晚上见面。秦彦自是兴奋不已,这也算是到蓉城之后收到的第一个好消息,只要搞定李洋,就不怕找不到沈沉鱼。

    跟苏剑秋和苏羽打了一声招呼,秦彦马不停蹄的就欲离开,赶去跟何杰会和,做好前期的准备。

    苏羽拦住了他,说道:“昨晚回来的晚,看到你已经睡着也就没跟你说,我这边已经查出一些眉目。你女朋友的确被暗影的人给抓了,不过,现在并没有生命危险。而且,听消息说她已经被暗影的人转移到境外,所以,要想打听到关押她的地方可能还需要花费一点时间,毕竟那里不是华夏,咱洪门在那边的势力并不是很大。不过你放心,我这边会派人加紧追查。”

    “真的?”秦彦兴奋的问道。

    虽然尚未找到沈沉鱼,但是,至少知道她现在安然无恙,秦彦的心里总算是可以松一口气。这个消息,无疑是一个好消息。

    “当然是真的,我骗你做什么。”苏羽微微笑了笑,说道,“这下你可以放心了吧?只要她现在还没死,我就一定会想办法把她找到,然后安全的救出来。”

    “谢谢大伯。”秦彦感激的说道。

    “一家人说什么两家话,谢不谢的岂不是太见外了?”苏羽打趣的说道。

    顿了顿,苏羽又接着说道:“所以,你这边也千万要稳住,可不能打草惊蛇。万一让暗影的人知晓,恐怕会伤及到沈小姐的安危。”

    “放心吧,大伯,我会记得。”秦彦点点头,应道。

    “这样我就放心了。”苏羽满意的点了点头,说道,“你去哪里?正好我去公司,我送你一程?”

    “不用了,我朋友约我出去吃饭,大家一块聚聚,我自己打车过去就行。”秦彦拒绝了苏羽的好意。

    “行,那我就不送你了,你自己注意安全,有什么事情给我打电话。”苏羽交代了一句,驱车离开。

    看着苏羽离开之后,秦彦拦下一辆的士赶往跟何杰约定的地点。

    还是那家茶楼,还是那个位置!一路上,确认没有人跟踪之后,秦彦方才走进茶楼,在何杰的对面坐下。

    “唐治平跟李洋约好的是什么时候?”秦彦问道。

    “晚上六点,福清酒楼!”何杰回答道。

    “唐治平那边不会耍什么花样吧?”秦彦接着问道。

    “不会,他的罪证在咱们手里,要是他敢耍花样的话,他自己也没有好处。而且,我也拍了人在缉毒队外面等着他,在他身上也悄悄的放了窃听器,如果他真的跟李洋勾结想害我们,我们也可以随时知晓。”何杰说道。

    满意的点了点头,秦彦说道:“你这样安排很好。福清酒楼那边做好安排没有?这是咱们唯一的一次机会,绝对不能让李洋有机会逃走,否则,对沉鱼会非常不利。”

    “门主尽管放心,福清酒楼是咱们旗下的产业,里里外外我都已经安排了人,绝对不会给李洋任何逃走的机会。”何杰说道。

    对于何杰的安排,秦彦也没什么话说,一切都安排的很妥当。眼下,就等着李洋钻入他们设计好的圈套,将他擒下,到时候就可以通过李洋找到沈沉鱼的下落。虽然暗影的人都是亡命之徒,但是,只要捉住李洋,秦彦就有办法逼他说出实话。

    “那我们就在这等吧,差不多的时候咱们再过去。”秦彦说道。

    顿了顿,秦彦忽然问道:“对了,我大伯跟我说他收到消息,暗影的人已经将我女朋友转移到境外,你有没有收到什么风声?”

    何杰愣了愣,歉意的笑了笑,说道:“对不起门主,我这边还没有任何消息。洪门在这边的势力很广,耳目肯定也很灵通,既然苏先生说暗影的人已经将沈小姐转移到境外,恐怕十有八九是真的。如果真是这样的话,咱们可能要费一些手脚。不过,至少这也算是好消息,知道沈小姐现在还没有生命危险。”

    “境外有咱们的人吗?”秦彦问道。

    “这些年我也将这边的生意扩张到泰缅,在那边也安排了咱们的人,负责管理当地的生意以及打听一些消息。不过,那里毕竟不是咱的地方,咱们进行的也比较晚,在那边的势力并不是很强。”何杰说道,“门主也不用担心,在边境地方咱们有不少的人手,离那边也不远,随时都可以把人调过去。只要确认沈小姐的位置,咱们的人就可以立即行动,把沈小姐救出来。”

    顿了顿,何杰又接着说道:“而且,洪门在泰缅都有着很大的势力,万一到时候咱们人手不够,完全可以借用洪门的人马。都是一家人,相信不会有什么问题。”

    微微点了点头,秦彦说道:“咱们也不能将将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李洋的身上,为防止中间出现什么问题,你那边的调查还是不能中止。只有确确实实的掌握暗影关押我女朋友的地方,咱们才能掌握最大的主动权。”

    “我明白,调查一直都没停止,稍后我会电话联系泰缅边境的人,让他们也多加留意一下,看看暗影的人是不是真的将沈小姐转移到了境外。如果是的话,也让他们想办法将位置确定。”何杰说道。

    “暂时就这么安排吧。”秦彦说了一句,点燃一根香烟,默默的吸了一口,陷入沉默之中。不知为何,他的心里总有一点若有若无的不祥的感觉,总觉得好像哪里有什么问题。可是,当他想要捕捉那一丝丝的灵感时,却又恍然失去,根本抓不住。

    这些日子在苏家,虽然一直记挂着沈沉鱼的安危,秦彦却也没有一刻放松修炼。修炼一途,本就如同逆水行舟,不进则退。更何况,秦彦如今时日无多,没有那么多时间耗费。只有尽快的回复且提升自己的修为,才有可能在将来面对天谴时,不至于像上次一样,毫无还手之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