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乐虎国际娱乐乐虎国际国际 > 辣手神医 > 第812章 开门见山
    当夜!

    秦彦和何杰提前抵达福清酒楼,在预定的包厢内坐下,酒店内外都已经安排好人手,以防万一。

    李洋为人谨慎,行踪诡异,如果错过这次的机会,只怕很难再有机会抓住他。而且,很有可能会给沈沉鱼造成危险。是以,这次的机会绝对不能有任何的松懈。

    秦彦和何杰泡了杯茶,一边喝一边等。约莫半个小时后,唐治平姗姗来迟,深情凝重,眼神中闪烁着一丝畏惧。他很清楚何杰和秦彦费这么多功夫让自己帮忙牵线搭桥,恐怕绝对不是找李洋谈那点小事那么简单。一方面,他担心自己的犯罪证据泄露出去,身败名裂不说,可能还要锒铛入狱。另一方面,也怕万一他们双方闹得不愉快,李洋绝对会把责任怪罪到自己这个中间人的身上。

    李洋是什么人唐治平很清楚,真的惹怒了他,他绝对是什么事情都可以做得出来。贩毒的,哪一个不是把脑袋别在裤腰带上?都是心狠手辣之徒,根本没什么情义可言。

    “人呢?”秦彦瞥了唐治平一眼,问道。

    “在路上,应该很快就到了。”唐治平回答道。

    满意的点了点头,秦彦说道:“你不用紧张,今天的事情跟你没有任何的关系,只要李洋赴约,你的任务就算完成了。”

    “那……,那些证据……?”唐治平小心翼翼的问道。

    “放心,证据我们不会交上去。对待朋友,我们都是信守承诺的人。”秦彦说道。

    唐治平微微点了点头,心里却始终放不下心。当年,因为自己一时鬼迷心窍被李洋控制,最后越陷越深,以至于最终在万恶的金钱诱或之下,他也越发的感觉到拥有财富的那种强烈的满足感。他,也一样会担心秦彦利用这些证据去控制自己,成为他的傀儡。

    片刻之后,唐治平的手机响起,慌忙的接通。挂断电话后,唐治平说道:“他已经到了,就在门外,我出去接一下他。”

    “好!”秦彦点点头。

    唐治平起身离开,不久,便领着一个年轻人走进酒楼。年轻人的年纪不大,看上去也就二十四五的模样,白净斯文,单单只从外表上看,绝对想不到他会是控制暗影那么大一个贩毒组织的头目。

    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

    除李洋之外,他没有携带任何手下,这有些出乎秦彦的预料,想不到李洋的胆子挺大。不过,想想,很有可能在附近安排了人也说不定。

    “我来介绍。这位就是李洋李先生。这位是何总、秦总!”唐治平简单的介绍道。

    李洋倒是很礼貌的一一问好。何杰表现得也很客气,起身握手,邀请李洋坐下。而秦彦,却是淡定的坐在位置上,眼神斜斜的看着他,冷峻的面孔看不出丝毫的表情,也不知他心中在想些什么。这也让李洋的心里微微一怔,暗暗地猜测着秦彦的身份。

    “听唐队长说你们想见我?不知道何总有什么指教吗?”李洋开门见山的问道。

    唐治平紧张的坐在一旁看着何杰,仿佛很担心他说出什么过分的事情,怕他们双方会闹将起来。

    微微一笑,何杰说道:“是这样的,我跟秦总在东北有很多生意上的合作,整个东三省,几百家夜总会、酒吧、ktv,需要大量的货物。我们知道李先生在这方面做得很好,所以,就麻烦唐队长给牵个线,认识认识,看看有没有合作的可能。”

    “既然是唐队长介绍的朋友,那自然就是我的朋友。这简单,要多少货你们说,要多少有多少,价钱方面你也不用担心,保证比市面上便宜。”李洋豪爽的说道。

    “需要的货肯定不少,每年至少五吨。只是,这货物要怎么运过去?这玩意要是被查到的话,那可是掉脑袋的事情。”何杰说道。

    “这方面你不用担心,我既然做这行,那就有这个渠道。货物我可以从境外运过来,保证安全。咱们就在蓉城交收,一手交钱,一手交货。江湖规矩,货物一旦交到你的手里,查到的话那可就不关我的事情了。”李洋说道。

    “那是当然,那是当然。”何杰连连的应道。

    “那你什么时候要货?”李洋问道。

    “越快……”

    “不用拐弯抹角。”秦彦开口打断了何杰的话。

    众人的目光齐齐的转向他。唐治平的心里不由的紧张起来,忐忑不安。

    李洋诧异的看着秦彦,问道:“秦总在东北的生意做得很大啊,咱们日后合作的话,一定可以赚大钱。”

    “哼!”秦彦冷冷的笑了一声,问道:“你认识一个叫沈沉鱼的女孩吗?”

    李洋一怔,眉头微微一蹙,冷声说道:“你问这话是什么意思?”

    “看来我没有猜错,你真的认识。告诉我,她人现在在哪里?”秦彦问道。

    听到沈沉鱼这个名字,唐治平浑身一颤,脸上露出惊恐之色。

    “看来谈生意是假,打听那丫头的下落是真啊。”李洋冷冷的笑了一声。接着转头看向唐治平,冷声说道:“唐治平,你有种,竟然联合外人设个局让我钻,我看你是真的活腻味了。你的那些罪证还在我手里呢,包括这些年我给你的每一笔钱,以及你怎么帮我运货的,我可都记得清清楚楚。如果我把这些东西交上去,你应该清楚自己会有什么后果。”

    “不要不要,李先生,我真的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啊,他们跟我说是找你谈生意,我也不知道他们是……”唐治平紧张的磕磕巴巴,说话都说不清楚。

    “我再问最后一遍,她人现在在哪里?”秦彦眉宇间渐渐的迸射出一股寒意,仿佛随时都有可能要迸发。

    不屑的笑了笑,李洋说道:“不错,她人是在我手里。你是什么人?警察?应该不是,这周边几个省市的缉毒警察的资料我基本上都有。”

    “我是她男人。”秦彦说道。